学长开心地合不拢嘴,我却心中坦然了。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约饭日,我起了一大早,准备好好拾掇自己。因为我的化妆品全都放家里了,我便向张总求救。第一次求她急救化妆品仍是上次跟学长吃饭的时候。没想到还会继续搞这一出,不过不怕,毕竟有经验了。

不料当天我手机正好欠费,怎么也联系不上张总(她当时有事住在外面,我不认识路),实在没办法,从绝望坡上来来回回几遍,折到东九教学楼连上wifi来跟她联系。

走路上,我就一直在想,阮三水呀阮三水,你这又是何苦呢?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张总的寝室,那个时候已经离学长来接我的时间,只剩下30分钟了。我紧张地赶紧化起妆来。张总在旁边看得一脸无语,同时还试图推荐给我几款她用的好的化妆品,都被我无视掉了。

终于摸完以后,我和张总才发现外面已经零零星星下起了小雨。而我没带伞。

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紧张的心情也更甚了。下楼的时候死死拽住张总让她陪我下楼,她死活不肯,反而说:“要不让学长到我们楼下来接你?”

我推千辞万,因为我害怕自己得到太多的优待,可能是因为自己总是习惯独立,不给别人添麻烦;况且本来约得是在等校车的地方,又怎能临时变卦?

可是看着雨势越来越大,我就真不想冒雨了,就想:damn it, 不就只是个学长吗?而且还是他主动邀请的,还有小电动,怕啥?

所以我万丈豪情地,把手机给了张总,让她帮我拟了一份说辞发给学长,让他在楼下接我去。

学长回的倒快,说没问题,就是不太认识路。而且他没带伞,还要这回去拿伞。

我当时有两个感受:

如果我是男生,我感觉有点丢人。毕竟跟学妹约饭突然下雨又没带伞;

又不能按时赴约了。上次他迟到了半个小时,这次又是,我兴趣没了一半。

算了,还是我慢慢走下去吧。然后我就下了楼,沿着校区的路淋着小雨朝约定的地方快走过去。

走之前我狠狠地拥抱了不肯陪我下楼的张总,张总看了看我,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加油。

加鬼油!我心里想,努力的目的是啥,方向是啥,想都不敢想。

到了以后,一边站在树下举目眺望,一边幻想和学长见面的场景。毕竟上次见面还是我没有去北京的2个月前。

过了大概10分钟,学长才来,开着一辆银白色的中型电动,一只手扶车把,一只手举着一把被风吹的直不起腰的小黑伞,一部分头发被风吹得贴在额头上,另外一部分在风中飘扬,身穿黑色的短装羽绒服和牛仔裤,异常艰难地开到了我面前。

不知道为啥,我觉得这一幕很喜感,并且跟我想象中学长的闪亮登场360度大不同。

我差点笑出声。

这个时候,我们寝室群里快炸开了。

“卧槽,我为啥好激动好激动~”

“见到学长没?!见到学长没?!”

“别吵了,她可能已经坐上学长的车了”

“卧槽,好幸福!!!!”

我看着她们聊得这么high,于是上学长车之前潇洒地在群里甩了一张美美的自拍,就微笑着看向学长。

后来我在后座上看了看手机,看完我自拍后,群里写着:“卧槽,美!!”

学长将我抱到小树林要了我 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图文无关

“学长好!”看到学长时,我很礼貌地点头敬了个礼。

然后学长停在我面前,电动车横过来,站定,看着我说了一句:

“**,是不是瘦啦?”

一句话就把我噎得不轻。我想到要自然,要想啥说啥,所以直接问:

“那我上次有很胖吗?”

高情商的学长就只噎了一小会儿,快速反应:

“没有没有,可能是上次穿的衣服比较宽松吧。”

不满意这个答案,我在心里默默地减了一分。

坐稳以后,我觉得学长一个人打伞可能不方便,就要求帮忙打伞,可是学长异常倔强,争不过他我就放弃了。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沸腾的话:

“**坐不稳可以扶着我的,没关系的!”

扶着!?我可是想!只是奈何性子太作,就只轻轻掐了他一点衣角,跟拈蚊子一样。现在想起来真应该一下子环上去,吃点豆腐也是可以的。

因为下雨加上学校在修路,这一趟吃饭之旅非常艰辛。我们几次下车推着走,我打伞,他推着车。我心里不知是高兴还是觉得好笑,反正都快笑出声了。这种乌龙的场景我也真的没有想到过。

路上学长问我的近况,我就巴拉巴拉讲了一路。从公众号讲到我和他都认识的一个女生的情况。又从我聊到他,他最近在节食减肥、最近跑完了一两个项目然后不知道为啥还聊到了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不重感情性情冷淡的人,遇到了我的极力否认。

因为他从商比较早,所以聊天上非常在行,再者我又很爱讲话,所以从来不存在冷场。

终于停了车,过马路的时候,他扶着我的背包,一起过了马路。我知道女生要矜持,但心里的小开心还是暴露了自己的邪恶。

这个时候画风一转——他竟然开始讲起来自己的家事。要知道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跟我聊起过,而且我也根本不知道这些情况。

我心里窃喜,觉得这可能是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吧?

从他最近在跑的商业项目,到他们家族产业的业务方向,再到他现在的进退两难的处境,学长对我一一道来。

我一时间不知所措,傻傻地一步步走着。有那么一瞬间,我我觉得不喜欢他了,因为我觉得我好像其实并不认识他。然后为了不冷场,赶紧把游离的思绪拽回来。

到外婆菜以后,我们领了号排队。坐在店外的椅子上,学长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让我先点菜。我心思完全不在这里,就矜持地点了两盘素菜,递给了学长。学长一看这么素,就刷刷刷点了几盘荤菜,边点边问我喜不喜欢吃。

对其中的一盘菜,我说了no。因为女生还是要有自己的个性品味,但是我当时好像连那盘菜叫啥都没听清。

这时,寝室几个妹子又开始呼叫我了,

“呼叫**,呼叫**!!”

“她估计现在都开始跟学长开始吃饭了吧!”

“挖槽,好激动好激动!!!”

关掉手机,我觉得我要好好享受真正投入,免得人家白激动一场。

进店找了一个靠里的座位坐下,因为我坐在靠墙的一边比较安全,学长把背包递给我,我帮他把包小心放在墙角。

学长将我抱到小树林要了我 硬的快要爆炸了摸摸它/图文无关

菜也都点好了,似乎接下来是闲聊时间了。

“躲不过了。”我心里这样想着。说点什么吧?

令我放心的是,学长这时话变得很多。他继续介绍了他的家庭环境、亲子关系,也有很多他对于生活的感悟,人生的想法,和未来的迷茫;

还有他刚分手的“前女友”。

他讲了他们怎么不合适、怎么磨合不成功、怎么痛苦和难受,还检讨了自己在关系里做的不对的地方。

我一直不知道他跟我讲这些干嘛。古人向来“劝和不劝离”,我只有很礼貌性地劝他想开一点,女孩子很好很优秀,值得他珍惜;但是他的做法也有自己的理由和无奈,女方不能理解其实说明两人还不够合适,所以有这个结果也不用过度自责。

说得多,阐释的多,可是我觉得不管我说着什么,说话的我只是个场面上的我,而不是真的我。

吃完饭后,我觉得让学长花了这么多钱心有不安,就提议请他喝咖啡。结果出乎我意料,学长很开心也很爽快地答应了。

这个时候我在想,学长几次约我吃饭到底有什么目的没有?第一次他说,是想请教我一点关于运营和市场方面的事情,但实际上没有聊很多这方面的事情,都是闲聊;这次他又说就是聚一聚没什么原因。

但是我相信所有人做事都有一个原因,所以一直在试图寻找。如果不是正事就是私事,我和学长的私事能有什么呢?

朋友的话走动联络太少,事业伙伴的话太遥远不太像,我一直苦于寻找答案——他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咖啡店里,我和学长点了一样的咖啡然后坐下。学长感觉比刚才更加放松,就开始教授我一些作人做事的大道理。只是他不知道,这些我都不想听;只是我想听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一句一句地迎合着,听他夸我可爱,夸我情商高,夸我将来进入职场一定能大显身手,直到有一句话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朋友之间,很多感情和关系都是一次次刷脸刷出来的。像我们俩这样经常出来聚的交情,我在大学已经没几个了。”

所以,我终于找到了困扰了我已久的答案。

然后我也放开了,如果学长只是拿我当刷脸可以刷出来的朋友,那我不想跟他做朋友了怎么办?

我说:学长,你知道你最吸引我的一点是什么你知道吗?

他一个机灵激动地坐直了身子说:说来听听!

我说:因为你情商很高。总是让周围的人很舒服,能照顾到周围人的感受,而且还能在别人说话之前就能猜中别人的需求。 我在大学里,你是唯一的这种人。

学长开心地合不拢嘴,我却心中坦然了。
学长开心地合不拢嘴,我却心中坦然了。

这句话是我的真心话,也算是我一种变相表白。这句话说出来,我想,我跟学长也不过就是这样的交情了。只是我没讲出来的是——

“可是你连我的心思都没猜透。”

而且学长还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感情,不论友情还是我心里的爱情,都是不只是这种刻意而又心不在焉的刷脸所能达到的境界。

刷脸也许是他这种商界人士结识人脉的最佳方法,却丝毫不能让人感受到一点点的诚意。

特别是当他还主动告诉你,这次吃饭不过是我们刷脸的一次机会,不过呢,是可以培养友情的灵丹。

所以,两次吃饭都能够迟到;所以我感受不到学长的诚意;所以他能坦然地告诉我这只是一两次刷脸罢了;所以,最后他以要回去喂狗为理由,主动结束了这次的会晤。

没有后面了,因为我要跟我室友一起继续约饭,跟这群“疯妹子”一起的日子,才是最轻松最开心的;

没有然后了,因为这一页,也就要这样翻过去了。

毕竟,两个对相互关系期望值不同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共存。

那天约饭的最后一幕是,

他说,“等**从德国回来,我们再聚呀!”

我说,“好哇。”

那时我想,德国回来,身体是回来了;

可是从这时起,心是回不来了。

再见了,亲爱的学长。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