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之后,我觉得好似失去了什么,魂不守舍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我曾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很多年。也因生在小山村,信息不通,对读书的欲望和要求也不高,而没有上大学。十几岁离开学校后就在家乡镇上打工,卖过手机,也做过通信公司安装工。

有一次我在镇上新建的家居城作业时,遇到了她。她高中毕业出来打暑假工,店里帮忙卖厨具,刚好是拉她门店的线路,就跟她聊了起来。她清纯可爱,声音特别好听动人,皮肤白皙,圆脸可爱,有点微胖,一看就知道是没被生活经历压摧残过单纯的人,而我喜欢这样的女孩子。我找个借口要了她的电话,找机会约她出来玩,喝奶茶逛公园看电影,她都来了。有一天她对我说不怎么想读书了,想要去大城市看看,我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读过大学,不知道说什么。我们玩了很久,但我从没有表露过心声,七夕那晚,买好的花始终没有敢送出。

后来,她去了大城市。我送她去坐车,她安稳坐在我身后,有句无句的跟我说话,她靠得很近,脚有意无意的碰了身体,当然十八岁少女的小腿是让人向往的,不过当时我也是二十出头没有过多的想法。

那日之后,我觉得好似失去了什么,魂不守舍,在小镇里还是跟往常一样,经常玩的几个年轻人白天上班,晚上泡网吧或者一起打牌聊天。然而总是会浮现她的画面。之前相处的日子,让我很是想念她,没什么心思工作,突然有一天我决定了,我要去找她。

我上了火车,马不停蹄的,赶往她的城市。经过十个小时路程的煎熬,终于来到有她在的城市。我掩不住兴奋的打电话给她,让她知道我来看她了。然而收到回复,让我是失落的,她没有为我接风洗尘也没有表现出很高兴。我有点难过,有些忧伤,但眼前的问题是要先解决的,找个地方住,找份工作。等安定好脚了,再去找她,问问看怎么了。

在离市中心偏远的地方,我找了非常小的旅馆住了下来。付了两百块押金,四十块一天的房租。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卫生间但有热水,对我这个刚到这里的外来打工者,够了。

接下来,我遇到我那个魔鬼女领导的了。

第二天我起床得很早,然后沿着城市道路走,希望能找到一份可以做的工作,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到有合适的招工,我泄气的蹲在路旁抽起了烟。抽完烟后,过了路口的转角,看到一个这个城市的招聘中心,觉得合我的需求,就走了进去。很多人在找工作,手里都拿着一张白纸,当然最多人的是那些工厂招普工的,某某工厂工资5000元包吃住,上班八小时,有五险一金,很多人排着队应聘。我不喜欢进工厂,在工厂做过几天就做不下去了,重复着一个动作,几乎上十二个小时的班,我是受不了的。最后逛了一圈,没有见到合适的工作,准备离开的时候。在一个角落里有两个应聘的,那里有个女的叫住了我,“帅哥找工作吗?月入过万不是梦,要不要试一下?”我一听,月入过万?我以前没有拿过这么高工资过,会不会是骗人?但身体还是朝那边走了过去。

我轻声问什么工作,谨防自己被骗。女的说“卖房子,以前有做过吗?”卖房子?在我印象里是个很高深的工作,我摇了摇头,没接触过。她高兴说“只要你努力,年入几十万不是梦,我们做这行十几年了不会骗你”,我有点惊吓到了,年入几十万,然后迎娶白富美,真有这么好的事?心想反正我啥也没有,骗子也不会来骗我,她们图什么,所以我信了她们,填写表格后,就跟她们来到她的公司。后来才知道,是做中介的,不是售楼部,售楼部对学历还有要求,中介谁都可以做。虽然这个行业没做多久,但经历可以让我记忆深刻。

底薪3000,早上8.30上班,下午6点下班。有员工宿舍,是租其他厂房不要的宿舍给我们住。入住的都是像我一样刚来的员工,宿舍虽然破烂但对我急需一个工作的人来说,省去租房钱,也是不错的。

很快入了职,每天八点半到公司,六点下班,轻松的过了很多天。刚开始还以为是轻松的工作,后来才知道当时是多么的天真。慢慢的我发现,下班时间到了,出了我几个新人,其他没有一个老同事下班的,我暗自的观察,觉得有点奇怪怎么回事。开始想他们可能是表现给领导看的,好升职加薪。所以晚十几分钟半个小时下班,可以理解。最后我错了,十几个员工,很多都加班到九点十点,问了才知道还没有加班费。我惊呆了,但我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没了工作,找地方住有点难。

“小明,来这里工作几天,感觉还好吧”女领导问,我的名字叫卢小明。“嗯,还好”我答到,我现在每天就坐在公司,不停地摸索公司的电脑系统,不觉工作得有什么难的。“那明天开始给你新安排了”,女领导说。“嗯”我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来上班。简单的小组会议后,女领导带我走到了一张地图前。这是本市城市小区图的一部分,她给我指出我们公司就在这小区楼下的哪个位置。做这个行业就是要熟悉楼盘,然后在地图上画了一圈,叫我记下之后,让我去跑盘。当时觉得,这不过是小问题,走路看路记名字小孩都会。我出了公司,沿着公司门口的路走,进了右边一个楼房较破旧的小区,小区保安大爷在低头看着报纸,我进去逛了一圈,数完房子栋数出来经过大门,大爷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的报纸。公司门口左边有一个小区,不过楼房看上去比较新,保安也不是大爷而是一位年轻的大叔。我径直的走过去,推门进入。“你是来干什么的?”“进去逛逛”我应答到,“走走走”保安不让我进去。没办法,遇到问题问领导,我跟女领导说某某小区不让我进去。女领导给我出谋划策说“女就说找亲戚,随便报个房号给他”。我如得秘籍,装模做样的再次来到小区门口,“保安开门,我要去1栋2501我朋友家”,保安说都不说直接把我赶了出来。我莫名奇妙的回去报告。女领导说“小区最高十五楼,你怎么报了这么高楼?”女领导以为我真的是傻子,开始让我做别的事情。

女领导安排我,下一个工作,打电话,不停地打电话。这对自幼胆子小我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女领导手把手教了我一遍后,让我自己打,让我遇到问题都不能求助。我拨通电话,“喂黄先生,你,”后面问他是不是有房卖的话,就是说不出口,等听到对方咋咋呼呼的挂了电话后,我眼泪差点流了下来。而女领导没有给我好脸色看,骂我没用,这点事都做不好,每天在这样的工作,让我倍受煎熬。女领导见我打电话畏畏缩缩,对我语言更加变态起来,用变态的词,实在是我被骂得印象太深刻了。拿出几百个业主电话让我打,就算不卖房子都要让我打出卖房的来。电话里被业主骂,怎么老接到你们的骚扰电话,信不信我去投诉你,公司里被女领导骂“真是没用,电话都不会打”“你是傻子吗?刚才教你的话述不会说吗?”“我教了你多少遍,你怎么就是不会?”被女领导折磨着,我真的不会说话,这个工作也不适合我。我想离职了。

女领导看出我的心思。开始说她的故事给我听。她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身无分文,上班不舍一块钱的公交费,选择走路上班,住的地方离公司远,中间还隔了个小山,她不坐公交车,就要走过山下的隧道,而隧道有一两公里远,是没有设有人行通道的,但旁边有一米多宽的路肩。她就沿着路肩走,她说她第一次走的时候,走到一半眼泪不住的掉了下来,整个隧道没有一个人,有时有车辆经过,非常安静,她非常害怕和恐惧,她当时想回头,不想要工作了,但她坚持了下来。女领导肥肥胖胖的,虽然被人劫色的可能性不大,但当时我听得也是心惊胆战。她说,那段时间,一个月就走烂一双鞋,而她刻苦的精神,很快得到了客户的认可。慢慢的赚到了钱。

我跟她学习了一段时间。虽然还是喜欢折磨我们新人,也教会了我们不少。她表面肥胖圆润,有时心里很腹黑。从她做了一件事后,我就决定离开了。

有个业主急用钱,卖房,价格很低。她接到房源后运作了起来。一边压低业主的房价,还时不时的打压一下业主的心里“现在市场不好,房子难卖,李总不是我不帮里推,这个价卖主要看缘分”李总,就是放房源急卖房的业主。其实女领导手上有几个客户都想找这类房源的房子。但她就是要压低业主的价格,她经常打电话联系和拜访业主,就是想把房源控制在她手上。然后吃差价,对你没听错就是吃差价。业主价格两百万的房子,她报给客户210万成交,多出的十万她跟业主底下商量分掉。还要在客户面前表现得自己怎么怎么的站在客户这边,假装打电话“喂,李总,房子客户看上了,出到208万,你看什么有空过来签合同,什么最低210万,不行啊,客户真的最多208万,这个客户很诚心的,定金都交在我手上了。李总你再考虑考虑,好的,好吧”客户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最低200万,好吧。其实电话都不是打给业主,要么是打给公司的人,要么打给她老公。真的佩服她们这自导自演的演技。脸不红,心不跳的在人面前说大话。也许女领导她们是从没有规则的年代走过来,不这样做就会饿死。所以我也是能理解她们。

觉得自己做不到在人面前说谎脸不红,心不跳,不久就离开了。折磨人的女领导,我在也不会受到折磨。不过心里有点茫茫然。

离开之前,我打了一个电话。接了,那个我来找的女孩早离开了这座城市。她说出来才知道打工累,回去复读高考了。我笑了笑,也回到了那个来时的小镇。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