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闹过,求过。可我娘眼泪巴巴的说,我妹毕竟才十八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花寡妇娶刘小果喽!”

随着村里孩子们的一声哄闹,顿时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蒙着红盖头的我,被老爹一脚踹进了花轿里,在摇摇晃晃中踏上了送亲的土路。

我就是刘小果,一个大学刚毕业,满心憧憬着回村建设家乡的有为青年,却要嫁给一个大我七岁,死了三任丈夫的寡妇。

没错,就是“嫁”!

因为我是倒插门儿,今天,我是新娘…

“新郎”叫花茎芳,是我们邻村花家杖子人,听说长的挺漂亮,而且有钱,在城里开公司。

可我不乐意,打死我也不乐意!

这娘们可比我大七岁呀,我又不缺乏母爱!

而且她在我之前嫁过三回人,三个丈夫全都死了。听说第一个是出车祸没的,第二个是喝多了酒掉河里淹死的,第三个更牛X了,害了场痢疾就能嘎嘣儿喽。

三任丈夫全都死于非命,这娘们…克夫啊!

我才刚二十三呀,我还没活够呢…

想起这个我就怕的浑身“花枝乱颤”,泪珠子吧嗒吧嗒的砸透了红盖头,怎奈身上被绑的那叫一个结实,想跑?没门!

都怪我那个不务正业的爹,平生就一个嗜好——赌!

年前我爹刚卖了一年的收成,还没回家就碰到了花寡妇她爹,花老愣子。

花老愣子说撺了个局儿,拉着我爹就赌上了,不光把卖了一年收成的钱都输光了,还借了花老愣子三万块钱,也都输光了。那花老愣子知道我爹还不起,就提了俩条件。

一个是把我妹嫁给他家二小子,一个是把我嫁给他家花寡妇,任选其一。而且还答应,只要我爹同意了其中一项,不仅不用还钱了,还可以给我家十万块钱的礼金。

十万呐,在我家那穷山沟里,可是巨款了,我爹当时就心动了。不过花老愣子他家的二小子是个二傻子,把我妹嫁过去,就要遭一辈子的罪。

两权相害取其轻,况且花寡妇又是有钱人,我爹当即就拍了板儿,把我嫁过去!

结果俩老家伙一合计,只等我毕了业回家,就将我绑上了花轿。
说实话,我闹过,求过。可我娘眼泪巴巴的说,我妹毕竟才十八
说实话,我闹过,求过。可我娘眼泪巴巴的说,我妹毕竟才十八,而且为了供我念书,我妹早早的就下地干了活,权当我给我妹攒笔嫁妆了。

我爹更干脆,就一句话:“克夫怕个啥,你小子命硬!”

我硬你个大头鬼呦!

不过我也暗暗下了决心,反正我是个男人,真到洞房的时候,我就不配合,你花寡妇一个女人,还能霸王硬上弓喽?

坐在新房的土炕上,我心里紧张的要命,也不知道花寡妇到底长个啥样?她要进来了,我该跟她说个啥?晚上我要不要睡觉?

不行,绝对不能睡着了,万一这娘们趁我睡迷瞪的时候,再把我给“咪西”喽,不就生米煮成了熟饭?我这如花似玉的身子呦,自此不就彻底成了花寡妇的盘中餐,肉中菜了?

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努力强迫自己不要睡着了。可这几天为了抗拒这门婚事,我也没怎么睡过觉,实在乏得很,况且我们这里有个风俗,入洞房的时间必须要在子时,结果没到十点,我就熬得闭上了眼。

“喂,醒醒,咋睡的跟个死猪一样?”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踢了我一脚,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当先看到炕沿儿边上的一双穿了红色高跟鞋的大白腿。

我“跐溜”一下坐了起来,敢情红盖头已经给掀了,眼前正站着个一身红旗袍的女人。

不用问,花寡妇呗!

我那点瞌睡一下子全醒了,心肝脾胃肾一股脑都提到了嗓子眼,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瞅向了花寡妇。

还别说,花寡妇长的真好看!

瓜子脸,柳叶眉,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儿。身上的红旗袍剪裁合体,高挑的身材被衬托的那叫一个婀娜多姿,玲珑有致。充分体现出了什么叫成熟与丰满,还有那旗袍下摆的开叉,都快开到腰了,两条大长腿皙白有劲,令人浮想联翩。

我看的直咽唾沫,差点就冒出了“任君采摘”的念头…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