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进“晓心”的时候,无忧闻到一股好闻的天竺葵香。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踏进“晓心”的时候,无忧闻到一股好闻的天竺葵香。

耳边是前台小姑娘好听的声音,“赵医生在忙,两位在接待室稍等片刻。”

无忧礼貌地道了谢。

门被关上。

踏进“晓心”的时候,无忧闻到一股好闻的天竺葵香。

她握紧一旁无虑的手,“这位赵医生是张珂介绍的,听说人很和善,待会儿你要配合他知道吗?”

无虑看了她一眼,点头。

无忧松了口气。

这时房门敲响,她起身,“请进。”

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一身西装,笑容和煦,此时正值下午,浅薄的日头自走廊的窗户洒下,在暖黄色的光线下他熠熠生辉。

无忧愣了愣,随即轻轻一笑,将无虑拉起,“您好赵医生,我是宋无忧,这是我弟弟无虑。”

男人走到姐弟俩身边。

看着无忧,他的神情有片刻的错愕,朝无忧伸出手,“你好,我是赵彧(yu)。”

这是无忧记忆中第一次见他,却不知怎的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两手交握的瞬间,她微微愣住。

赵彧给无虑做了个心理评估。

忘了说了,“晓心”是一间心理咨询室。

之后让无虑去放松室休息,赵彧叫来了无忧。

“无虑的情况不太好。”他翻着评估手册。

无忧被吓到,“怎么个不好法?”

虽然来之前心里多少做了建设,可从专业人士口中听到还是有些慌。

绵长的视线顿了顿,赵彧看着无忧,片刻,“你不用太紧张,医生都会把情况往最坏的地方说。”

无忧这才意识到自己情绪过于激动,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将散落的头发别到耳后,“抱歉赵医生,您继续说。”

好在赵彧并不介意,继而道,“简单来说,他这属于抑郁症。”

他停了一下,视线在无忧的脸上停留,似乎看到她皱起的眉头,他补充道,“不过你不用太担心,抑郁症是当今社会很普遍的一种心理问题,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没有问题。”

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图文无关

无忧的视线中充满了忧虑,“那我需要怎么配合?”

赵彧迟疑了一下,“我想知道,你们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宋无忧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里有间不大不小的公司,一家人生活美满。

直到她十七岁那年,公司破产,债主上门,父亲不堪压力自杀,母亲又被查出患了胃癌,那时候宋无虑刚刚五岁……

后来母亲也过世,为了补上公司的欠债,无忧只能卖了宋家豪宅带着弟弟搬去租住屋,可还是不够填补公司空缺,总会有债主上门,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无虑的情绪就已经开始不对劲。

可惜无忧并没有意识到,直到几天前,无虑跟她说不想上学了,而他的老师也找到了她,告诉她无虑在学校的情况……

“他不爱交际,沉默寡言,甚至情绪十分不稳定,我问了很多次他才告诉我,那年他亲眼看到父亲跳楼,之后的这十年,它总是会梦到那一幕……”

她的声音很轻,可描述的故事却有些残忍。

赵彧静静听完,沉默许久,用温厚的掌心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们。”

赵彧亲自将姐弟俩送出去,回到工作室,把评估表交给助理于馨,“建下档,再安排下时间。”

于馨说了声好,“那费用方面怎么算?”

心理咨询以及治疗这一块的费用,是根据病人情况由医生制定。

赵彧想了想,“先空着吧。”

于馨有些意外,不过老板都发话了她自然没理由多说什么,拿着评估表离开。

身后,赵彧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家,无忧给张珂打了个电话道谢。

挂断电话,却看到无虑已经回屋。

紧闭的房门令无忧皱起眉来,看着手机屏幕上银行app显示的资金余额,又想起在网上查到的心理咨询方面的收费,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晚上她有工作,给无虑准备好晚饭才匆匆出门,到了童话里音乐餐厅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

赶紧放下东西冲到前面,“不好意思经理,家里有事迟了些。”

她在这儿好几年了,经理也知道她有弟弟要照顾,没多说什么。

无忧调整好状态才朝餐厅一角的钢琴走去。

她每周三次在这儿弹琴,或许小时候被母亲逼着练琴的时候她也不曾想过,有朝一日无忧要靠这个来养活她跟无虑。

一曲kiss the rain,刚才来时有些飘雨,这曲子着实合适。

弹完之后她就下场,后面还会有歌手现场演奏,她找到经理。

“秋哥,您那儿有没有认识的其他地方需要钢琴演奏的?我想再找份兼职。”

林秋想了想,“上回群里好像看到有人发消息,待会儿忙完了我看看。”

无忧赶紧道谢,“有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

林秋说了声好。

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图文无关

无忧才收拾东西出了餐厅。

相较来时,此时的雨更大了,她打着伞迅速跑到公交站点,却许久没等到车。

这时一辆黑色凯美瑞缓缓停在了公交站点前。

车窗落下,露出一张好看的脸,赵彧惊讶地看着她,“在等公交吗?”

无忧点了点头。

“上车。”他解开车门锁。

这时微信来了条消息,是无虑发来的,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无忧迟疑了一下,拉开车门。

“不好意思赵医生,麻烦你了。

车里开着暖气。

一上车,扑面而来的温暖让无忧打了个寒颤。

赵彧看着她,“怎么这种天气还出门?”

无忧指了指身后方向,“我在那边工作。”

“童话里?”

无忧点了点头。

把伞放到脚边,她拘谨地直视着前方。瓢泼的大雨,有种倾盆的趋势。

他迟疑了一下,“我每周有三天晚上在那儿演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补充这一句。

“弹琴?”赵彧随口问。

无忧一愣。

他指了指她的手,“我看到你手指有茧子。”

他重新发动车子,却发现无忧的安全带没系。

“安全带。”他用下巴指了指。

无忧还在想着刚才的对话没有反应,他一迟疑,直接侧身过去。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无忧一跳,身体僵住,后背更是紧紧贴在座位上,感受着他的气息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她的心脏莫名迅速地跳了两下。

“谢谢。”她轻声说。

车子平稳行驶。

赵彧一直将她送到楼下。

看着破旧的小区,他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

“对了,我让助理安排了,以后每周五晚上,直接带着无虑去我工作室就好。”

无忧点了点头,神情却有些犹豫,好半天才问,“那费用方面……”

“放心吧,我很便宜。”

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图文无关

他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这话有些歧义,自己先笑了起来。

和煦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风。

没来由地,无忧也跟着一笑,“还是告诉我吧赵医生,我好提前准备。”

后来回想起这天晚上,无忧用了温暖两个字来形容。

父母过世后她看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好像这是第一次有个人,让她觉得没有攻击性也不用设防。

莫名安心。

临走前,在她的坚持下,他到底说了费用,一个小时一百,比她打听到的便宜太多。

无忧不傻,怎会不懂他刻意的帮助,只是不知这种帮助,是出于同情还是张珂的面子。

回到家无虑的房间还亮着灯。

餐桌上一杯带着温度的牛奶,她一口气喝完,身上的寒气退了大半,无忧弯了弯嘴角。

次日无忧把无虑送去学校。

临去前又跟他确认了一下是否能够上课。

他给了她肯定的回答,无忧才放心地离开。

早晨出门前接到林秋的电话,昨天他发到群里的消息有了回复,城西一家餐厅需要一名钢琴师。

她按着地址找去,经理正在员工开早会,让前台小姑娘把她带到休息区,百无聊赖,无忧四下打量了起来。

这是一家西餐厅,上下两层,表演区外一层休息室旁边。

她走过去。

墙上挂乐一些照片,有餐厅外籍厨师,有明星来吃饭的合影,还有几张……无忧愣了愣。

“那是我高中同学,他钢琴弹得不错,之前来帮我撑过几次场子。”

无忧回过头,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现在身后。

西装革履,梳着背头。

“您是万经理?”

对方笑了笑,“你好,无忧。”

他招呼着她坐下。

前台小姑娘送了两杯水来。

无忧道了谢,万凝指了指墙上的照片。

“你认识赵彧?”

无忧点了点头,“算是吧。”

万凝笑了起来,“烟城还真小。”

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图文无关

无忧是林秋介绍来的,所以业务上没什么需要考核的,无忧简单地弹了一首曲子,万凝直接拍板。

“工资跟老林那儿一样,每周三、周天晚上8点到9点。”

没想到这么顺利,无忧赶紧说好。

“对了无忧。”看着她的笑脸,林秋总觉得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无忧愣了愣,仔细地看了他半天,摇头,“我好像没有印象。”

他又看了她两眼,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可能长得好看的人多少会让人眼熟吧。”

他笑着开玩笑。

从餐厅出来,无忧心情明媚。

无虑还有一年就要上大学了,除了看病,学费她也要提前给他攒着,可不能让他像自己一样,连学都不能上。

周五晚上带着无虑按着约定时间去了“晓心”,一个多钟头的治疗,之后安排无虑去做心理沙盘。

无忧等着的时候赵彧也过来了,挨着她坐下,“听说你要去小巴黎工作。”

小巴黎是万凝担任经理的餐厅。

不意外他会知道,无忧点了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赚点钱。”

“怎么不考虑做钢琴老师或者其他的?我听说教钢琴课很赚钱。”

无忧不是没想过,“现在一般的工作都看学历,我大学没上完,这是硬伤。”

她的情况上回已经说过了,赵彧想了想,“那有没有兴趣来我工作室?”

无忧一愣,扭头看他,他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心头莫名一颤。

“不了吧。”她收回视线,轻声说道。

无虑出来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

相比来时,心情好像不错了很多。

又跟赵彧聊了两句,姐弟俩从工作室出来。

吃了个饭回家,刚到楼下,就看到许方意坐在楼梯上。

显然在等他们,见二人回来一喜,立马拍了拍屁股迎上去,“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跟张珂一样,许方意也是无忧的大学同学,虽然她只在学校待了不到一年,但是他俩跟她一直有联系。

“出去办了点事顺便吃了个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方意自己做生意,这两年移动支付盛行,他开了家网络科技类的公司。

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宝贝 不痛 对谁它 坐上来/图文无关

说着话无忧拿出钥匙开门,许方意要跟着进屋却被无虑拦下,他盯着他没说话,但不让进门的意图明显。

许方意已经习惯了,尴尬地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我一下飞机就过来了,这是给你和无虑带的礼物,无虑不是一直想换个笔记本吗,看看喜不喜欢。”

无忧还没说话就被无虑推进去了,直接关上门,“姐,我累了。”

他一直不怎么喜欢许方意,每次见他都不愉快。

未免他情绪波动,无忧不好意思地从里面敲了敲门,“你先回去休息吧方意,礼物就不用了,我替无虑谢谢你。”

外面说了声好,听着下楼的脚步声响起无忧才转过身去,看着无虑,“你怎么回事啊?”

无虑的性格一直不太好,不过也仅限于话少,一般来说对人的礼貌还是有的。

可独独对许方意,见一次,黑一次脸。

无忧知道是为什么。

几年前许方意喝醉了酒跑来他们家跟无忧表白,甚至还想亲她,被无虑撞见,直接赶了出去。

虽说后来酒醒后许方意来道了歉,可少年记了愁,说什么都不肯原谅。

“能不能让他别再来了,还想追你,凭他也配!”

无虑愤愤的,提起许方意就讨厌。

无忧有些无奈,“人家怎么就不配了。”

无虑直接回屋了,无忧想了想还是给许方意发了条消息道歉,不管怎么样,无虑的态度的确太差了,对方回了个不要紧,又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吃饭,无忧盯了屏幕许久,才回了个“有时间再说吧”。

看着屏幕由亮转暗,她微微出神。

周日晚上无忧有工作,是第一次去小巴黎演出,所以特地早早吃了晚饭。

临出门前许方意又来了,说什么要把礼物送给他们。

无忧赶时间,就让他稍后再说,她则匆匆坐上公交去了小巴黎,刚进门,手机就响了。

陌生号码,还是座机,她愣了愣才按下接听键。

“你好。”

“你好,是宋无忧小姐吗?我们这儿是烟城公安局。”

无忧眼皮突突跳了两下,她有些懵,抱着手机好久才道,“我是。”

“宋无虑跟人打架,虽然对方同意和解,还是需要监护人过来签一下字。”

无忧简单地问了下才知道,她走后无虑跟许方意起了冲突。

她一个头两个大,立刻跟万凝请了假,急匆匆地打车去了派出所。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