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帆皱眉,“那只是我单方面对小柠的喜欢而已。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刘娟错愕地抬起头来,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身蓝衣的少年大步过来,如拎着小鸡一样地拎起她的头,一个巴掌“啪——!”地一声,狠狠地甩了下去!

一个巴掌下去,刘娟头晕目眩。

她不解地抬头,“墨少,我明明……明明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

男人冷笑一声,一把将苏小柠拉过来抱进怀里,动作温柔语气淡漠,“当着我的面,造我妻子的谣,是为我好?”

看着之前还趾高气扬的女人如今被人教训地跪在地上求饶,苏小柠的心里闪过一丝的快意,又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她回过头,想和墨沉域求饶,眼前却又浮现出了之前在天顶花园的时候,她救了白渠之后被恩将仇报的事情。

于是苏小柠抿了唇,虽然心里觉得墨沉域的惩罚有些狠了,但终究还是没有给刘娟求情。

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刘娟一边躲着不言的巴掌,一边费力地想要为自己解释,“墨少,我没有造谣,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苏小柠本来就和易千帆牵扯不清!”

站在远处,易千帆看着这边的景象,越看越觉得心里深寒。

他和刘娟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从她到疗养院工作,他就和她熟识。

他想不到,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刘娟为了自保,什么都说得出来。

男人的目光落到墨沉域怀里的苏小柠身上。

这墨沉域性格如此暴戾,在这里能这么对待刘姐,回去就能怎么对待苏小柠!

出于对苏小柠的心疼,易千帆抿了抿唇,缓步走上来解释,“墨先生,我和小柠之间,什么都没有。”

见易千帆居然站在了苏小柠那边,刘娟眼中的怒意更盛,她咬牙,也顾不上平日里对易千帆的喜欢了。

现在活命最重要!

“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亲眼看到你每天送她回家!”

“你还总是找各种理由接近她,抱她!”

易千帆皱眉,“那只是我单方面对小柠的喜欢而已。”

被墨沉域抱在怀里的苏小柠整个人狠狠地一滞。

她听到了什么?

学长说……他喜欢她?

女人的每一个反应和神态,都被墨沉域看在眼里。

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 太粗...太深了...用力点h/图文无关

他微微地眯了眸,没说话。

但周围的气压越来越沉,空气也越来越冷。

“墨先生,请您不要迁怒于小柠。”

易千帆仍自以为是地觉得他的解释是为苏小柠好,“真的是我单方面对她纠缠……”

“我当然知道是你单方面对她纠缠。”

墨沉域扣住苏小柠身子的手狠狠地收紧了,声音也变得冷漠桀骜深不可测,“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苏小柠她又不傻。”

易千帆怔了怔,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白,最后灰暗一片。

他沉了眸子,自嘲地笑了笑,“是啊,她又不傻。”

有了这么帅气有钱的老公,又怎么会多看曾经仰慕的学长一眼。

易千帆眼里的落寞,被苏小柠看在眼里。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揪紧了她的心脏。

“啪——!”

易千帆皱眉,“那只是我单方面对小柠的喜欢而已。

那边,不言的第二个巴掌已经结结实实地甩在了刘娟的脸上。

不言用的力气不小,两个巴掌下去,刘娟的脸已经高高地肿了起来了。

她哭着嚎着跪在地上求饶,但就是一口咬死了,苏小柠和易千帆的关系不一般。

不言的第四个巴掌甩下去的时候,刘娟终于被打得晕了过去。

林院长小心翼翼地过来开口,“墨少……要用冷水把她泼醒了继续么?”

墨沉域淡淡地挑唇笑了,“林院长对自己人还真是心够狠。”

他淡淡地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小人儿,“你觉得呢?”

苏小柠的目光,仍旧停留在易千帆身上。

虽然她早就对易千帆没有以前那么崇拜了,但她还是见不得她曾经的男神易千帆露出这么自嘲和颓废的表情。

女人的注意力都在易千帆身上,听到耳边男人低沉的声音,连忙回过神来,“老公,怎么了?”

她的一声“老公”,听在易千帆的耳中是一种无声的嘲讽。

可墨沉域听完,唇边却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喊着他老公,其实心里面,在担忧另外一个男人。

这边林院长还在毕恭毕敬地笑着,“墨少,如果您需要我话,我这就去……”

“算了。”

墨沉域摆了摆手。

学长大人上课和我做 太粗...太深了...用力点h/图文无关

既然她都不在意,他又何必呢?

林院长擦了擦脑门,如临大赦一般地差人将刘娟拖走,“那墨少,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么?”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墨沉域淡淡地开了口,单手放下苏小柠,“不言,我们走。”

“哦。”

蓝衣少年一个箭步上来,推着墨沉域的轮椅就往门外走去。

苏小柠一怔,转身就要追上去,刚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易千帆,“学长,不要对自己那么没信心!”

“虽然你不如我老公,但是你也很优秀的!”

言罢,她飞快地转过身,朝着墨沉域的方向追过去。

易千帆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

少女一头乌黑的头发扎了一个高高的大马尾,随着她跑动的幅度,马尾左右地甩着,满满的都是少女青春飞扬的甜美气息。

耳边浮现出她刚刚说的话来:

“虽然你不如我老公,但是你也很优秀的!”

他的双手默默底在身侧握成了拳头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不言走得太快,苏小柠一路狂奔,才终于在他们上车的时候追了上去。

她气喘吁吁地打开车门上了车,在墨沉域的身边坐下,“老公,你为什么不等我啊?”

墨沉域看着她因为跑动而变得绯红的小脸,拿起纸巾递给她。

苏小柠接过,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珠,一边抬眼看了一眼驾驶座的老周,“周叔叔,车里的冷气是不是开得太大了?”

老周整个人微微地一顿。

片刻后,他轻咳了一声,“太太,车里……没开冷气……”

苏小柠皱眉,没开冷气为什么这么冷?

正在她疑惑间,坐在她身侧的男人冷然地开了口,“和你的学长说完悄悄话了?”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