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 我想要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刚刚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羞涩,无论是对周围的环境,还是陌生的人。从地铁口到目的地约20分钟,中途经过一所中学,上下班时间刚好与上下学的时间吻合。

看着公交车上涌进的几个中学生,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彰显着稚嫩的气息。他认识其中一个女孩儿,她是房东的女儿。圆圆的脸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小小的个子显得头很大。

大头,他便是这样称呼她的,后来觉得不好听,坚决抗拒,便改口称其为:丫头!

“大叔!”丫头不知为何向他走了过来;他立刻直了直身子,紧接着听到丫头萌萌的声音:“我可以借你手机用一天么?”

额?他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或者是错过了对方的某个关键字。

“大叔!把你手机借我用一天,晚上还你,就在楼下超市见面。”丫头又说了一遍,只是没等他的反应,便“接”过了他手中的手机。就像手机的主人原本是她一样,转身离去时还抛下一句:谢谢咯……

先生,垃圾要丢在那边。他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转身时,见到楼下超市阿姨(也是房东)和蔼的笑脸。

他急忙点头,拎着垃圾袋穿过那条房东所指的胡同,果然看见两个大大的垃圾桶,他走进垃圾桶,刚把垃圾袋放进去,脚下突然被一个丢过来的垃圾砸中。

转身看去,一个头很圆,穿着一件粉红色卫衣,个子小小的女孩嘟着嘴,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站在自己身后,眼皮没抬一下,转身就要离开。

喂!他站在身后叫了一声,女孩转过身,长发散乱的铺在肩上,一种凌乱的美。

垃圾不要丢在外面。说着,他弯腰捡起垃圾重新丢进垃圾桶,看着她。

女孩没说话,只是露出了深深地酒窝,然后猛地眨了几下眼睛,转身离开。

他被女孩儿的表情搞得哭笑不得,摇摇头。

之后常常在超市里见到女孩儿,知道她是老板娘的女儿,他开玩笑似的叫她:大头……

第一次和她正式聊天,还是在电梯里。电梯门打开时他看见了她,笑了笑,她别过脸,他的笑容就变得尴尬。

突然在5楼时电梯停了下来,停电了;我靠!丫头嘴里骂了一句。

昏暗中,他看到了她的侧脸,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像个洋娃娃,看着她的样子,他笑了。

丫头发觉了什么,转头看了他一眼,撇撇嘴:大叔,你样子好猥琐呀!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一副关怀的模样,像是对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讲话一样。

樱泺。女孩本想不理他的,但想到白天手机的事,还是说了出来。

樱泺?他重复着,像是某个漫画中的名字。

她迅速从背包里取出圆珠笔,在他手臂上写下了那两个字!

感觉肌肤痒痒的,他笑了。多难记的名字,不如叫大头好了!

她白了他一眼,大叔,你有木有文化?

这时突然来电了,电梯直接下到了一楼,他等她出去,手指按向7楼的数字。

她突然停住,转身一脸萌死人的表情看着他大叔,能陪我去一个地方么?

他愣住了,整个人像是被冻住了一样,脸上也突然红了,他走出电梯,空荡荡的电梯上了七楼……

丫头 我想要 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图文无关

他呆呆的站在超市门前的娃娃机对面,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就是要我陪你玩这个?

她一脸不屑地表情,怎么了,你不会吗……

哎呀!就差一点点了,真可惜。丫头嘟着嘴,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他有些不知多措,看着对方失望的样子,心里有些难过;

“你还有没有硬币?”

丫头嘟着嘴抬眼看了看他,“算啦,天也不早了,下次吧!”

顿时松了口气:“是呀,我们走吧……”

话到一半,突然被丫头的表情终止了。

只见丫头愣是把一张圆脸拉成了长脸,“大叔果然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

“额…不是…”他一时间竟无语了,只好指了指旁边的摇摇机说了句“不如我们坐摇摇吧!”

丫头一下子被他气乐了,捂住嘴巴转身便走,真的是万般无奈,最终还是憋不住问道:诶,我手机呢?

只听远处传来理直气壮的声音:上课时拿来听歌,被老师没收了!

他当时那种欲哭无泪的表情,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娃娃机,他的目光突然落在里面一只粉色的毛绒小兔子上面,是丫头刚刚一直在抓的毛绒玩具。那种洋溢着青春活力的表情,充满童真的兴奋地眸子,是他早已失去的东西。成长,或许也是一种无奈,一种莫名的悲哀……

走在长长的绿灯下面,朝着自己长长的身影走着,不一会儿,影子就被甩在了身后,直到走过下一个有路灯的巷口。

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 我想要

丫头突然跳了出来,像一只兔子,把他吓了一跳。

“大叔!哈哈,有木有吓到你呀?”

她背着鼓鼓的书包,影子却像个乌龟,想到这儿,他笑了。

看到他的表情,丫头失望的嘟着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他。

他低头看了看,接过手机,多了一个手机坠,像一种透明的橡胶饰品。

他皱着眉头,“什么东东,这么丑?”

丫头很生气,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脚,他痛的大叫。丫头一把夺过手机,跑到路灯下举起手机像是在照着什么。

他也走了过去,顺着丫头的目光,看见了小小的七彩的光,路灯下像极了彩虹,是手机坠折射出的。

怎么样,漂亮吧?丫头笑着,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某个心爱的玩具。

他接过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却被闪光灯出卖了。

丫头眼睛立刻瞪起,“好哇,给我看看!好丑,赶紧删了!”

“哪有,明明很可爱的。”他学着丫头的腔调,护着手机不让对方抢到。

整个巷子里,充满了两个人的笑声。

一直黑黑的毛茸茸的小家伙“滚”了过来,丫头立刻转移了目标。

“小乖乖!”丫头蹲下身,摊开掌心,小东西立刻依偎过来,他看清是一只小狗。

丫头 我想要 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图文无关

妈妈不喜欢我养狗,小乖乖是只流浪狗,每天我都会来这里那店里的东西喂它,所以每次它都会在这里等我。

“大叔!”

他被丫头突然的叫声愣了一下,“什么事?”

“帮我和小乖乖拍张照吧!”她笑了,脸上又浮现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他走到巷子的另一边,蹲下身举起手机,屏幕上的对焦框住丫头的笑脸。

于是十分钟后,巷口的一间便利店的娃娃机前,一个大叔,一个萝莉,还有一只毛茸茸的小黑狗,三个快乐的生灵构成一幅童话书里的插图……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他早已经习惯了南方天气的诡异多变。北方还有一年四季的分明,而南方,只有晴天和雨天。

还是感冒了,原因是他把雨伞借给了房东,自己只好冒着大雨跑回家。第二天果然发烧了,向单位请了假,在家里过着厚厚的棉被等着发汗,倒了开水在床头,没来得及喝便沉沉睡去。

睡梦中,感觉额头突然有些冰冰的,强自张开睡眼,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猛地从床上跳起,却因随之而来的眩晕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捂着头强自挣扎坐起,看见丫头圆嘟嘟的小脸,眨着大大的眼睛,萌萌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进来的?”

丫头神秘的笑笑,“我找到妈的钥匙,就自己配了一把。”

看着丫头不以为意的笑脸,顿时背后冒出一身冷汗,感冒也顿时好了大半……

窗外还在下着雨,雨水冲刷着窗上的玻璃,划出蜿蜒的轨迹。

大叔是北方人吧,那一定见过下雪了。丫头看着窗外的玻璃,嘴里喃喃着;

两个人对望着,丫头嘴巴又嘟起来,“下雪天一定很美吧,大叔能带我去看雪么?”

他目光开始躲闪,怀疑自己是否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女孩儿,这会是一件好事么?

就在那一刻,丫头说出那句话的一刻,两个人心中似乎都有了一些波动。就像水面上的涟漪,无风自起。

南方这个所谓的一线城市,变态非常的天气,昨夜还是雷雨大作,第二天早上便是烈日炎炎。学校放暑假,丫头吃完店里第三根雪糕,依然无法阻挡夏日的荼毒。

突然头上飘落白白的碎屑,雪花?

丫头抬起头,阳光异常刺眼,分明有雪花飘落。仔细看去,楼顶阳台上露出大叔憨憨的笑脸。

丫头蹦蹦跳跳的上楼,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喷雪”,举得高高的,一蓬蓬的白絮,从丫头手中飘出。

他愣住了,从包里掏出相机拍下了当时的画面,丫头仿佛立在雪中,闭着眼睛享受童话般的世界。

听到快门的声音,丫头正看眼睛看着他,“哇,这相机是我一直想要的那种诶!”

他笑了,递过去说:“送给你的!”

丫头脸上没有笑容,反而有些害羞的表情,“大叔,这怎么可以,太贵重了吧!”

他摇摇头,“一个同学送的,放在家里也不会用,不如送给你好!”

丫头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默默地接过去,从口袋里取出一盒感冒药,“大叔,看你感冒还没好吧,给……”

他有些尴尬,嘴里说着没事,还是犹豫的接受。

“大叔,你为什么不约我呢?”

丫头 我想要 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图文无关

他心里也是一动,想起了自己的初恋,这一切,不就是恋爱的场景么……

“大叔,我觉得你穿白衬衫应该更帅一点。”

“什么,你不觉得我眼神很有魅力么?”

“切,臭美!”

昏暗的电影院里,丫头一把一把抓着他手里的爆米花往嘴里塞,眼泪却不断的往外流。

巷口的娃娃机前,丫头依然责怪他轻言放弃没能把里面的粉色兔子从里面抓出来。

路灯下,他们和小乖乖一起合影,像是一家三口。

整个夜晚的约会结束了,他和丫头一起往回走,丫头却像是打鸡血一样兴奋不已,一路上哼着小曲。

在那条必经的小巷口前,他停住了脚步,“丫头!”

丫头好奇的看着他,眨着大大的眼睛,歪着头。

“现在这条巷子里没有人,我们可不可以拉着手走过去?”

丫头低下头,没有回答,只是悄悄的勾上了手指。

“大叔,你喜欢孩子么?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像你一样的可爱。”

“那你不是可以同时拥有了两个女人?”

“啊?那就男孩吧!”

“大叔就是重男轻女!”

“……”

“你不说话,就是心虚喽?”

两人突然停住了脚步,巷口处,房东就站在他们面前,两个人的手立刻本能的松开……

妈妈,我是真心喜欢大叔的;丫头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到丫头眼里的泪花,却听到了丫头话语里的哭腔。

房间里很黑,他被要求坐在一张木制的板凳上,阿姨坐在对面椅子上。

您有三十多了吧?丫头妈妈问,语气中的迅速拉开了距离,丝毫没有往日的和蔼。

二十九,他小心的回答;

泺泺刚刚十八岁,虽然性格外向,可是当妈的知道,她背地里有多孤单……

就这样,房东在回忆中陈述者丫头的故事。

丫头从小没了父亲,母女两个一起生活,虽然不说,但她看得出,丫头还是渴望了解自己父亲的。她有一间书房,里面放着属于父亲的一切,但也只是一张照片、一本书和一件只穿过一次的白色T恤衫;

丫头 我想要 你好深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图文无关

“她喜欢你,”房东说,“就是因为缺少父爱的原因,所以那根本不是爱,而是寻找一种替代的感情。你们在一起,也许过不多久,她就会真正找到爱情,到时候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也许房东说了好多,但他除此之外,不记得什么了。他起身告辞,那时已经很晚了,丫头还没睡,她一直守在门后。丫头想听到什么,但是什么也听不到。

丫头一直在身后跟着他,跟着他上楼,要关门时,她就站在门口。问他们之间到底谈了什么,他没有回答。

“大叔明天还会不会和我一起玩娃娃机呢,还会去看小乖乖么?”

他目光躲闪,心里很慌乱,“你现在学业要紧,不要总是贪玩……”他声音有些许颤抖,“而且我最近工作也比较忙!”

丫头失望的表情更加刺痛他的心:“是呀,大叔就是一个喜欢轻言放弃的人。”

看着丫头委屈离去的背影,一种莫名的心疼,像是自己亲手打碎了一只精致美丽的玻璃杯。看到一个十八岁青春洋溢的笑容,因为自己而失去。十八岁,那么年轻,而他,他们之间又能有怎样的结果呢?

那一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很美,很美的,梦。

梦见自己和丫头一起,看电影,玩娃娃机,喂小乖乖,一起拉着手,走在梦幻寂静的小巷子里,他穿了件白衬衫,手拉着手——但那只是一个梦!

前一天晚上跑了很远的路去找朋友喝酒,第二天醒来头还在痛,已经记不起昨天夜里的事情。客厅里的桌子上,突然多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白白的瓷碗,下面压着一张字条。

他走过去,抽出字条,上面还有温度:大叔知道你经常起晚不吃早餐,这是妈妈做的,记得趁热吃哦!还有,我买了新手机,不好吃记得打电话给我(记得不要告诉妈妈)后面是十一位的电话号码……

他笑了,拿起碗里的汤匙尝了一口,掏出手机按下那一串数字,发了条信息:丫头,我以后会早起的,另外,粥有点咸了!

丫头回了一个挖鼻孔的图片,附上一行文字:大叔你又调皮了;

他便将以前手机拍下的丫头的照片发了过去……

一切,仿佛回到了过去……

丫头在吃午饭的时候,一直在抱着手机傻笑,一旁的妈妈用勺子敲了下她的头。

“哎呀!干嘛,总是敲我头,会变笨的!”

“死丫头,你什么时候聪明过呀?还有,你爸的衬衫怎么不见了?去哪儿了?”

“你总收拾屋子,问我干嘛!”

“你这死丫头,平时都是放你床头柜里的。”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