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婦亂人倫小說 強行征服人妻少婦綠帽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七日時間壹過,簫陌和卡西如約準時到達了老地方。由於前幾日的“精彩亮相”,幾人壹出現就引起了不少人的關註。有人上前問候:“姑娘,今日又有水果詩盤嗎?”簫陌神秘壹笑:“不,今日我帶來了更好的東西。”路人漸漸圍了上來。

“各位,今日我們帶來了壹份神秘的商品。”已成功吊起了大夥兒的胃口,簫陌徑直走到壹個酒壇面前,輕輕擰開密封蓋,隨即壹股清冽的酒香撲鼻而來。簫陌打了壹個響指,卡西托了壹個托盤立於人前。托盤上整齊列放著十盞半個拳頭大小的小陶杯。我從酒壇中盛出少量酒於小陶杯中,對圍觀的群眾說:“為了感謝大家這些天來對我家生意的照顧,我們將免費送出五十盞‘九裏香’給幸運的朋友品嘗。”在大家的熱情之中,免費贈酒活動很快便落下了帷幕。

“接下來,將推出我們最新研發的秘釀。”說著,卡西端出了十只做工精巧,色澤晶瑩的白瓷小杯。簫陌不慌不忙地走到壹壇沒開封的酒壇面前,盛些許美酒於小瓷杯中。雪白杯身與杯中晶瑩剔透的紅酒交相輝映,宛若壹位肌膚雪白,紅唇嬌艷的美麗少女,讓人愛不釋手,垂涎三尺。

這番不同尋常的精巧自是引起了壹些圍觀群眾的興致。很快就有人上前詢價。簫陌沒有立即回答只是故作神秘:“這酒不同尋常,它有養脾潤肺的功效,有助於養生。”

簫陌話音未落,忽然壹陣清香縈鼻。擡眼就見到壹位面容姣好,顧盼嫣然的美婦信步走來。“前些日子我便聽冉兒說集市有壹名風雅的姑娘,十分奪人眼球,我便起了興致。今兒個趕巧來見,姑娘果然非同凡響。”美婦的聲音猶如流動的山泉,清新動人,讓人耳目壹新。女子端莊典雅,不妖嬈不做作,宛如壹支白蓮,孑然壹身,遺世獨立。簫陌頓生好感,“夫人謬贊了,小女子不過是壹些粗鄙之術,魚目混珠罷了。”

“請問姑娘,這壹杯美酒,售價幾何呢?”

“壹兩白銀。”簫陌平靜而堅定地回答。但是如此“天價”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美婦也微微楞住。片刻之後,人群中漸有喧嘩,就連紮魯他們也露出來疑惑的神情。美婦回過神來,她看著簫陌眼睛,問道:“姑娘誠然是非凡之人。請問高價出售,這酒究竟有什麽獨特之處值呢?”

簫陌微笑,這美婦的確與眾不同。“這種酒有養脾之類的功效,而且它有美容養顏的作用。每天壹小杯,能夠使皮膚水嫩白凈。而且——”簫陌端起壹小杯送到美婦面前,“夫人,這杯酒請妳免費品嘗。這酒口感醇正,不似壹般的的烈酒,辛辣刺鼻,但是它也不同烈酒那般豪飲而盡,它需要壹點壹點的慢慢品味……”美婦欣然端起酒杯,優雅地品嘗了幾口,薄唇輕動:“口感清冽,味過香甜的清新之感縈繞在唇齒之間。細細品味,好似是山間的小溪緩緩淌過。喉間暖暖的,嗓間溫潤,很是舒服。”美婦的話語立刻勾起了現場不少貴族的嘗試欲。簫陌見機道:“不知在場的各位是否還心疼那幾兩銀子呢?”激將法壹出,立刻有人壹擲千金,或許是為了顏面,或許是為了嘗鮮。他們的爭先恐後立刻把美酒的生意拉活了。我朗聲道:“各位,由於這酒彌足珍貴,所以,為惠及的人越多,我們只論杯盞賣,而壹人最多只可買五杯。”我這種獨特的售賣方式更是使美酒的售賣收到了空前熱切的反應,有人惟恐不能購得,甚至吩咐下人搶購。簫陌笑盈盈地走到美婦身邊:“夫人,不知妳對此是否感興趣呢?”

美婦唇角微微上翹:“我買的不多,兩盞足矣。姑娘,妳先做他們的買賣吧,別為了我誤了大買賣!”

在美女效應及限量的效應的作用下,酒釀很快便銷售殆盡了。簫陌將最後剩下的兩盞盛於壹個小瓷瓶中,準備送到了美婦面前。這時,空氣中驟然彌漫起壹股濃烈的脂粉味。壹個身著大紅衣裳的女人妖嬈地走了過來。“我就是遠遠看著就覺得是姐姐妳嘛,怎麽,今日姐姐居然沒呆在府裏誦經念佛,反而跑到街上來了呢!”女人用手絹半遮面嬌聲笑道。身旁的美婦眉頭微微蹙起,並未言語。那女人眼波流轉,見到了簫陌手上的小瓷瓶。她直白問:“方才我就聽管家說,妳家的酒釀造成這集市的擁鬧。這就是那酒?”

美婦亂人倫小說 強行征服人妻少婦綠帽

“是。”

“聽說這小玩兒意能夠美容養顏?”

“是。”簫陌不願與這女人多廢話,簡略地回答道。

強行征服人妻少婦綠帽 美婦亂人倫小說/圖文無關

“那將妳剩下的酒全都賣給我,不管多少錢我給妳便是。”在女人的示意下,女人身後的壹個小丫頭趾高氣揚的叫囂。

“不好意思,不管妳多有錢,我們這酒只售五盞。”簫陌冷冷的回答,“而且,不巧的是我們的酒剛才就已經售完了,您請回吧。”

“呵呵,售完?那妳手上的是什麽?”大概那女人從未受到如此冷遇,隱含著怒氣道。

簫陌恍然不覺:“我手上這酒,這位夫人早已預定下——”

“預定?呵呵——”簫陌話還未說完,就被紅衣女人打斷了,“就是說——她還沒有付錢啰!我給妳出高價,妳將它轉讓給我如何?”

簫陌忿然,這女人怎麽這麽不要臉,都說了是別人的東西了,還要硬搶!我剛想反唇相譏,壹旁的美婦冷冷吐出:“十五兩!”

壹下子簫陌與那個紅裳女人都楞住了。簫陌沒料到美婦會和這種女人較上了真兒,而那個女人大概是沒有想到美婦也會反抗她吧。那個女人壹聲冷笑:“三十兩!”眾人嘩然,“不過是壹盞酒釀,居然出價三十兩白銀,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美婦也瞠目,氣結:“妳——”

紅裳女人走到美婦面前低聲道:“姐姐——老爺已經好久沒到妳那屋去了吧!妳那屋的光景也不景氣吧,壹屋子壹月的開銷不過才三十兩而已,哪能和妹妹這般賭氣呢?聽說這酒能美容養顏呢!姐姐,妳又何苦和妹妹爭呢。姐姐買來不過是孤芳自賞,顧影自憐,徒增傷悲而已。姐姐可別氣壞了身子呀!不如就讓給妹妹我吧。妹妹變得更漂亮,代姐姐伺候老爺,老爺才會更加歡喜不是嗎?”說完,她的丫頭搶過簫陌手中的瓷瓶,扔下壹個三十兩的銀錠,主仆二人趾高氣揚的走了。美婦黯然神傷,朝簫陌又是歉意壹笑,也悻悻地走出人群。

簫陌隨即讓卡西收拾東西先回去,拿起自己先前放在角落的包裹,飛快地追了出去。終於,在街市的拐角處追上了美婦。

“夫人——”大概是沒有想到簫陌會追上來,簫陌在身後喚了好幾聲,美婦才怔怔地轉過了身來。簫陌走上前去,將包裹裏的小瓷瓶遞給了她。“夫人,這是我預留下的酒,原本是準備自己忙裏偷閑的。妳如若不嫌棄,我就將這少量的酒送給妳了。”

“這怎麽可以——”美婦趕忙推辭。

“夫人,今日之事,我還沒有感謝妳呢!之前如若沒有妳的配合,我們的酒也不會出售的如此順利呢!”簫陌真誠的說,在壹番堅持之下,美婦也就欣然接受了這番好意。臨別時,簫陌饒有深意地說:“夫人,有些人,有些事不必介懷,船到橋頭自然直——”說完便離去,留下微楞的她,停駐在原地。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