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是……怎么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这是一个在夜色笼罩下的中等城市,灯火辉煌,车流如洪,繁华之态比起白天也毫不逊色。整个城市如同跳动的乐章,而铸就这乐章的最小音符,则是忙碌在城市中的每一个人。我便是这样一个小小的音符,此刻正在这个不知道疲倦的城市角落里。。。在我家中看着一则紧急新闻快报。

“您好!这里是MNB新闻频道,在早些时间,本市A街C公寓,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公寓楼里发生了一桩凶杀案,死者是一名未婚女性,发现死者的是同住在该公寓楼内的死者的邻居。当时死者房门半开,邻居感觉异样呼唤后无人应答,推门查看随即发现死者并报案。具体死因还不清楚,但据知情人士称,死者有可能被碎尸了,而早些时间有人称有一名男子从该女子房内离开。现警方正在积极调查此人身份,同时提醒独居女性锁好门窗,便避免夜晚独自外出,谢谢关注MNB新闻频道,我台会继续跟踪报道。”

我看完这则新闻,冷笑了一声便将电视机关上。转头看了看餐桌上我刚刚亲手为老公烧制的美味晚餐,尤其是那盘糖醋排骨,看上去嫩红多汁颇有食感,它一直是我老公最喜欢吃的菜品。为了这个我还特意向高人请教过它的烧制手法,想到丈夫一会儿吃它的情景,心里还不禁有些妒忌。我又抬头望向墙上的挂表,心里盘算着老公到家的时间。虽然说我们俩结婚都接近3年了,但此刻我的心还是不争气的似小兔乱撞的‘噗通’起来。想着刚结婚哪会儿,他每次下班后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回家。有几次我提前做好饭后,算准时间就趴在门口仔细听,听他的脚步声临近还未及敲门时。我就“啪!”的一声拉开门,“哇!”的一声跳到他怀里,给他个“突然袭击”。想到老公当时从惊讶到欢喜再到狂热的表情,我不禁“噗嗤”一声笑出声儿来。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然后是掏钥匙找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眉头微微一皱,感觉似乎有些异样。便快步来到门前正准备从猫眼向外看看,门却突然被推开!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门口,他看到我后先是一愣,然后凶光毕露冲进门来。虽然没有搞清状况,但本能驱使我立刻回身逃跑,却顿觉脑后一沉,身体发软倒在了地板上,意识渐渐模糊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醒来。迷糊中刚一抬头一阵剧痛从脑后传来,我想用手去摸头却意识到双手被绑住,顿时心里一惊睁大了眼睛。才发现我被绑在了餐桌边的椅子上,而对面一个男子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餐桌上的饭菜。他似乎发现我的动态便抬起头来,我这才看清眼前的男子皮肤嫩白,头发凌乱蓬松,眉宇间透出一股匪气,让人有些厌恶。他正在咀嚼的糖醋排骨的肉汁,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深红色的汁液配上他白色的皮肤,让他看上去活像是个吸血鬼一般恐怖。我不禁泛起一阵恶心胃液一阵翻腾,张嘴欲吐却发现嘴被毛巾堵住,挣扎着想叫喊,却最终成了一阵阵呜咽声。

那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徒劳的挣扎,变态的翘了一下嘴角调笑道:“醒了小妞?急什么,等我吃完饭再来‘照顾你’哦,这糖醋排骨太TM好了!太TM嫩了!可惜你老公吃不到了。。。希望你的身体也能有这般美味,我TM死了也值了,哈哈哈哈哈!”说完他的眼神贪婪的滑向我的胸前。我突然意识到今天特意为和老公共进晚餐换上了黑色的低胸礼裙,头皮一阵发麻,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摇着头耸着肩,恨不能将身子躲进椅子里。为了回避男子的目光我将头转向桌角,却瞟见桌角放着一把刀,刀柄宽阔足够将人打晕,而在刀的旁边是一串钥匙和一张身份证。我立刻认出那是属于我丈夫的东西,心里一紧不安与急迫的心绪涌上心头。情急之下环顾四周,瞥见了墙上的挂钟转而又冷静了下来。我试探着动了动手腕感觉被绑得不是很紧,挣脱开只是时间问题,这多少让我的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

就在此时门口却忽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和一声叫喊:“查水表!”。

我和男子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而后我又紧张的看着对面的男子。他猛的站了起来,但似乎用力过猛身体有些晃动,险些跌倒,他立刻用手撑住。也许是因为害怕,让他本来就发白的脸上却浸出了汗珠,他回过头来转向我一脸疑惑,随即拿起桌上的刀。与此同时大门突然被撞开一群全服武装的警察随即冲了进来。“不许动!放下武器!”带头的一名便装模样的人高喊到。但那男子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拿着刀恶狠狠地盯着我!随后高高地将刀举起向我挥来!于此同时“嘭、嘭”的枪声像爆炸一样响起,男子顿时像被车撞了一样向侧方倒去,身体由于巨大的冲击力转了半个圈。一口鲜血在他倒下的瞬间从他口中喷出,随着身体的旋转这血也在空中画了半个弧线如同血雨,而那盘糖醋排骨不幸正在这场血雨范围内,结果被混合了血色后的糖醋排骨,色泽却更添了几分灵动反而更加诱人。

警察们围拢了过来,我也被解开了绳索拿开了嘴上毛巾。和我年龄相仿的一位警花搀扶着我走向卧室,我极力的思考想弄清楚状况,却发现脑子空白一片身体也哆嗦成一团。警花看到我的样子,便将外衣脱下来为我披上,我俩在床边坐下。

“你别害怕,你现在很安全。”警花安慰我道。

“你……你们是......怎么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你……你们是......怎么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图文无关

“你是说我们是怎么知道你有危险,赶到这儿的吗?”警花却很有经验的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

“这个嘛。。。首先。。。很难过的通知你一件事儿,你的丈夫现在正在医院里。”

“他……在医院里?”我望着警花的脸,无神的重复着她的话。

”哦,不过请你放心,医生们正在全力抢救他。“警花用手扶住了我的肩头。

”在救他?他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我反手抓住警花的手,由于激动我的手不住的颤抖着。

她一边安抚我的情绪一边继续说道:“我们发现你的丈夫中了数刀躺在C公寓后面的小巷子里,不过发现得早,现在正在抢救中。我们查明了你丈夫的身份后曾给你打过电话,但是你手机似乎关机了。“

”哦,我。。。我。。。手机没电了。“我立刻解释道。

”我们通过监控排查,发现嫌疑人到了这个小区,再联想到你丈夫丢失的物品。怕你会有危险就派特警过来,用反窥器看到屋内情况紧急便采取了行动。”

”我看到那个男子拿着我丈夫的钥匙和身份证。“我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恢复了一丝思考能力。

”嗯,他很有可能和你丈夫被刺有关,不过这还需要调查,当时是他自己用钥匙开得门吗?“警花似乎犯起了职业病问道。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把他打死了?”

“当时情况紧急为了保护你我们不得已而为之,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的同事们会处理好的,如果他被击毙了我们会把他拉回去的。”

“拉回去。。。火化吗?”

“哦,这个还需要查明身份和尸检后才会的。”

“尸检?他。。。他不是被你们亲手打。。。击毙的吗?”

“程序上是这样的。”警花解释道。

也许是因为惊吓,我突然到四周的墙壁都要向我压下来,忽然眼前天旋地转起来,我意识到最近半年来,新得的病又犯起来,我摇晃着站起来从床头柜里翻出一瓶药。“请麻烦给我一杯水,我有眩晕症。”

“哦。。。好,稍等。”警花立刻出去,拿了杯水进来递给我。

我紧握着药瓶,艰难的倒出一片药用水送下,将药瓶随手放在柜子上,在床边缓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好点。

“哦。。。对了,你刚说我老公在抢救?他在哪家医院?我要去找他!”我对警花说完没等她回答就站起身来,迈出去一步后,又回过头来想了一下,伸手把刚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拿起来,放在警花给我披着的警服兜里,然后走出了卧室。

警花本想阻止我,但见我意志决绝也只好起身陪我来到客厅。此时的客厅已经被那群警察占据,他们在那个男子的尸体旁边鼓弄着什么。我扫视了一下他们,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冰箱。

此时刚刚领头冲进来的那个便装,看到我们出来就向我走来,他的脸好像是大理石一般棱角分明,说话时不带任何表情:“你好!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哦,这个是我们刑警队长王磊。”警花从旁边跟上来解释道。

“对不起,我要找我的丈夫!”我转回头没有看对方,冲我身边的警花说道。

”哦,这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这对我们尽早破案。。。“王队长继续补充道。

“我要见我的丈夫!现在!!马上!!!”我忽然抱着头,摇着脑袋大叫起来,声音听上去有些歇斯底里。

王队长显然没有料到我有这样的反映,皱着眉上下当量着我,警花则一手扶住我,一边转过头探寻的看着他,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你……你们是......怎么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图文无关

少顷。。。”好吧!小彤你带这位女士去医院,先陪在她身边吧,有情况立刻向我汇报!“王队长的话虽然简短,却透露着一种不可违背的力量。

”是!“

在我和警花从卧室走到大门口儿这段时间里,我明显感觉到王队长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的后背,直到我换上鞋走出大门这感觉才终于消失。

在警花的搀扶下我来到楼门外,门外警灯无声的闪烁着,时明时暗的光影投射在楼体外侧,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警察的警戒线拉到了10米以外,警戒线外聚集了一堆看热闹的人。我低着头缩在警花的制服里,却仍感到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快步逃也似的上了警花的警车。等警车开出小区上了公路后,我把车窗摇开贪婪的呼吸着夜晚略带冰冷的空气。夜风也随着车窗灌入,吹乱了我的长发,也让我的大脑清醒了许多。

这时警花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歪~嗯,嗯,我明白王队,好的!“警花挂了手机侧声和我说道:“好消息,你的丈夫已经脱离危险,现在在重症病房里。一会儿到了那边,我们在找医生了解情况。”

“哦。。。”我向警花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心里却好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那个。。。你穿的礼裙很漂亮啊,今天你们有聚会吗?”警花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我穿的礼服,她此举可能是想平复我的情绪,但也有可能是想替王队长来探问我的话。

我叹了口气回答道:“哦,这礼裙是结婚后我老公送给我的,3年前的今天是我们俩相识的日子。”

我回答着警花的问题,思绪也跟着跳动到他送我礼裙的那一天。

当时他下班回家有些晚我有些生气,但他嬉皮笑脸的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礼盒说是周年礼物。我打开盒子发现是礼裙,他便要马上让我换上,我拗不过他回屋换上礼裙后发现胸口太低,便一直用手护住低着头红着脸才走出门。他看到我后先是一愣,随即打开音乐缓步来到我面前,从胸口上拿开我的手牵在他手里带着我跳起了舞,裙摆在乐章中飞扬旋转。我看着他那俊朗的脸上浮现出的迷人的微笑,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他突然一下拥我入怀,在我耳边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伴相生、永不敢违。我当时感到整个人都要融化了,趴在他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一定很浪漫吧?”警花的问题,又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我是在大学化学课上认识的,他是我得化学老师。“我想到自己还穿着低胸的礼裙,便索性穿上之前警花为我披上的警服,并将扣子系到了领口。

“师生恋?”

“怎么不行吗?”我对警花这种说法有些厌烦,便不客气的回应道。

“哦,你别误会,我其实很羡慕你们呢。”

“羡慕?”

“嗯,可以看的出你和你丈夫感情很好啊!”

"羡慕。。。感情很好。。。“我机械的重复着警花的话,思绪又飘到了1年前。

他像往常一样准时到家,不过不同的是他怀里抱着一只,纯黑色的没有一点杂毛的刚刚断奶的小黑猫。说养猫是他从小的梦想,而这小家伙正巧在楼下流浪就准备收养它。开始我也觉得小猫可爱,照顾它吃喝陪它玩,但后来我发现丈夫陪猫的时间似乎比陪我多。而且我看黑猫的眼神似乎也透着某种敌意,特别是我和丈夫在一起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黑猫在背后盯着我们,我和丈夫说了此事,他却不以为意。。。那天我委屈的哭了,感觉他根本就不理解我对他的爱有多深,有多拍失去他。最终丈夫为了让我开心,还是把猫送给了同事。。。但从那天后慢慢的我似乎感觉到丈夫身上起了一些变化,总感觉他有事儿瞒着我。所以每次他回来我都会仔细的趴在他身上,闻闻有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每次给他洗衣服的时候,我也要仔细看看有没有其他女人的头发之类的痕迹。

”不过。。。我们是在A大街C公寓后面的小巷子里找到你丈夫的,你丈夫今天下班后似乎没有直接回家,你知道原因吗?“警花话锋一转,明显是想套我的话。

”我只是想和他一起吃一顿晚餐而已。“

你……你们是......怎么来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被大肉榛征服的警花 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图文无关

“什么?”

”没什么,我不清楚!“我冷冷的回答道,稍顿我又补充道:”哦,我。。。有些累了,我现在就想尽快见到我的丈夫,我很害怕失去他。“虽然我心有准备,但当听到她说出这话时,我的心还是犹如被一万多根针扎一般痛。而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一个月以前,我发现了老公公文包夹层里的一把钥匙,并跟踪看到他和一个女子进入了A大街C公寓的那个房间时。

好在警花没有再问下去,因为车已经驶进了中心医院。医院的大厅里人们三五成群,全然没有了白天里摩肩接踵的繁荣景象。我跟着警花上了电梯,转回头电梯门缓缓关上,眼前的医院大厅也被电梯门所取代。我就这样一直盯着这道门随着它升到医院的顶层,当电梯门打开时我感到头一阵眩晕,忙扶着门才走出了电梯。电梯外的大厅已经被一条走廊所取代,走廊里空荡肃静,墙面反着白色的灯光,如同通往天堂的通道。在ICU病房门口有一个男警察守候着,警花交代他去找医生后便带我进入病房内。房间内只有一张病床和一把椅子,其他空间都被各种仪器所占据。躺在病床上面的正是我的老公,他身上有少说也插了7-8根管子,看上去异常虚弱。我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警花敏捷的扶住了我,我突然捂住脑袋,长大了嘴巴喘着气。并从穿着的警服兜里拿出了在家装好的药片,表情艰难的对警花说道:”请。。。给我一杯。。。水。”

警花有些犹豫,但见我如此状况,抿了一下嘴唇冲我点了点头,扶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说道:“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我眼见警花快步跑出了房门,便“嚯!“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将药甩在地上向病床走去,我直勾勾的看着床的男人,在呼吸机的帮助下艰难的喘息着,气若游丝之态像极了A大道C公寓的那个女人。眼泪不知什么时候,从我的眼眶里直直的流出,滴落在我颤抖着的双手上,而我双手的目标则是他的咽喉。。。

还在接水的警花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王队长急促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小彤,那个女人有重大嫌疑,马上把她控制住!”

水杯即刻落地,警花冲回ICU病房,房间里病床上的男子平稳的呼吸着,监护仪上的指针依然正常的工作着,但我并不在房内。一阵风吹过了警花的面颊,她迎头望去,见一扇窗户开着,窗户边放着她的警服,她飞奔到窗前往下看去,一个穿着黑色礼群的女子面朝上躺在楼下的水泥地上,身下是一片血红,裙摆被风吹扬着,让那个人看起来宛若在红色的地毯上合着乐章跳舞一般。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