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找到我的归宿感在归途的高铁火车上

  • A+
所属分类:恋物爱好
街拍摄影

前段时间我坐从哈尔滨至上海的硬座车去办事,此时正值盛夏,我在满是臭汗的气味间挤来挤去,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擦了擦汗。过了一会儿,上来两个女孩,一个拎着一个大仔包,一个拎着一大袋面包。两人坐在我的对面,她俩从一上车嘴就不闲着,一边大口大口喝着雪碧,一边高谈阔论。我倚窗而坐,随便捧一本书打量着两个女孩,两个女孩听口音是地道的北京人,20来岁,在我对面坐着的穿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因桌子挡住看不到她穿什么鞋;另一个穿着柠檬黄的休闲衫,紧身牛仔裤,脚穿NIKE跑鞋,鞋和裤之间露出令我澎湃的雪白色棉袜。对面那个女孩看到我正在看她,用胳膊碰了另一个女孩几下,轻轻的说:小点声。我冲她优雅地笑笑,问:你们在哪儿下车?

终点站。她打了个哈欠,眨眨长长的睫毛,说:我和朋友去那里玩几天。我说:这么远的路怎么不坐卧铺车呢!她甜甜地笑了笑,说:坐卧铺花钱多呀。  列车缓缓开动了,我旁边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农,一*位子就打起了呼噜。可能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就开始犯困,迷迷糊糊之间隐约感到有一异物在我两腿之间晃荡,睁眼向下一看,原来是对面女孩一对可爱的小脚丫!我马上抬头向对面望去,一个趴在桌上,一个*在椅背上睡得正香!再看看旁边的老农,旁边竟是空的!老农显然到站下车了,那个穿跑鞋的女孩已经脱去了鞋子,把脚放在椅子上,老天实在太抬举我了,竟同时享受两对风格完全不同的美莲。此时车厢里的人大部分都在昏昏欲睡,我有充足时间来欣赏啦!我两腿间的美脚穿着肉色的长筒袜,袜子里隐约雪白的脚丫。我努力向后移,想闻一下这诱人的味道。

我装着趴在两腿上睡着了,鼻子离美脚近在咫尺,一股余热伴着脚的清香飞入我的鼻子,老二早已经坚挺不拔了!仿佛在抗议,于是我把老二轻轻抵住美脚心,两只手仿佛也开始不安稳了,于是我轻轻把手放在美脚的两侧,女孩的脚微微颤了一下,但可能是太困了,一会就没动静了。于是我更加大胆的把手延脚趾慢慢滑到脚背,延脚背摸到小腿,最后又一次捧住双脚,伸出舌头隔袜挨个把每个脚趾前端添了一便!老二不争气的把兴奋之液喷了我一裤子!接下来是另一个女孩,看得出她很爱干净,棉袜底部只一点点灰,我故意把手平放在她的脚旁,用手来感觉棉袜的柔感。抬头看看车厢还是一片昏昏沉沉,于是放心的侧身把鼻子贴过去,一股淡淡的汗臭飘过来,迅速伸出舌头添了一口,麻麻的感觉,好爽!哎,如果能得到这双长筒袜和棉袜,少活伍年也愿意!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双手放在对面女孩的脚上,要命的是我竟然捧着美脚进入了梦乡!梦中我梦见我捧着美脚问对面的女孩:小姐,能让我吻一下你的脚丫吗?这样我就可以天天享受美脚和美袜的味道了,一边说一边将双脚越抓越紧。谁知那女孩立刻杏目圆睁,说:变态,快放开我!,一边想把脚从我手中抽出来…

…先生,你...你的手..!我一下从梦中惊醒,眼前的景象一定很滑稽,我紧紧抓住那女孩的脚,对面的女孩脸红到了脖子根!另一个女孩正在掰开我的手。幸好女孩声音不大,幸好列车过常州站,这一车厢差不多没什么人了,否则非闹笑话不可。我忙松开手,连忙说对不起,但想半天也想不出为自己辩解的理由。两女孩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跑到另一截车厢去了。懊恼之余,突然发现女孩的一个小黑皮包在硬坐下,可能是因紧张遗忘的。本想送过去,又不好意思,最后打开皮包,里面全是女性用品,竟然还有一双乳白色的半透明半筒丝袜,闻闻竟是穿过的!还有一包未启封的白棉袜!立刻把两样宝贝揣入怀中,拉上黑包拉链,等小女孩来取!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