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把她家钥匙弄到手了

  • A+
所属分类:丝袜恋足
街拍摄影

小安是我的好哥们,退伍回来一段时间后来到我市的一家高档楼盘任保安主管故事从这里说起。我第一次去他那找他,没进门就被那宏伟壮观的大楼所震撼,××花园,不愧是市里的顶级住宅,那框架大楼的结构,错落有致的楼层,一草一木,清澈的河流围绕着人工堆建的假山,无不衬托出富人区的人文环境,然而这里让我最吸引人的还是衣着时尚的男男女女。

在保安的指引下,找到了小安的办公室。小安见到我一脸的兴奋,和我夸夸其谈起来,“到这里工作实在惬意,工作量不是很大,而且办公环境很好,最重要的的是这里的靓女天天看不完!”,说着他走到了窗台,环视着屋外,“铃”电话响起,他拿起电话“嗯啊”了两句,放下电话说,你先坐会,物业部不知道要开什么会,我一看说:“那我先走,晚上再联系”。“那好,晚上我请你,你六点来接我。”

晚上六点,我准时来到了“××花园”,给他打电话,“你先上来吧”我一脚油冲进了门口,突然,一辆红色现代卡普一个急加速和我并排进了门,又马上超过我的车,然后又不紧不慢的行驶着“有这样开车的吗”我怒,“谁家的怨女,开着破车那么晃,”卡普缓缓驶入停车位,我的车开的也很慢。等卡普停稳,我的车已经在空挡滑行了,几乎接近停止。
红色的车门打开了,“哇,我没有白期待”,我清醒的看到,一支白色尖高跟鞋的玉足探出车门,我狠狠的咽了一口,第二只也随后伸了出来,两条腿一点点的展露出来,好美!那细致的脚上裹着晶莹剔透的肉色丝袜,搭配着白色的高跟女鞋,迈出了红色的跑车,1秒,2秒,3秒——真的希望时间静止,想把那两条腿不顾一切的拖到我的车上,玩弄一番。我感觉脸好热,就像烧开的水在我心里沸腾,不过这对脚的家教好像是很配合的,并没有着急把身子探出来,而是把身子探了进去,好像是去付驾座上拿包,两条腿微微抬起,哇塞!只见隐约的裆部勾勒起闪亮的细纹,是双连裤袜!虽然只有一秒,但我还是抓住了这个瞬间,看的清清楚楚,我得小DD也不禁收缩了一下。双脚的家教终于露面了,一个丰姿卓越的女人,28,9岁的样子,1.65的身高,极佳的体形,飘逸着过肩的长发,穿着一身得体的职业女装,我想应该是“宝姿”,反正低于不了“AIR”档次,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她对任何事务都不屑一顾的眼神,但最受不了的还是她那修长的玉腿上裹着那羞答答的肉色丝袜。

她关上车门,车灯也符合着闪了一下。这时小安下楼了,朝我这边走过来,走到我的车门前,拉开车门,面对着将要走过来的靓女微笑,“呦,您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小安话语间带着点油腔。“是啊,今天没事,难得早回来。”我马上兴奋起来,不等他关上车门就问“你认识她!?”“是,这女的有味道吧!要是能将她搞定就行了!”小安边说边露出得意的笑。典型的男人,没什么头脑,正配他那1.8的个头和粗矿的身子,

我心想“我想搞定她的可不是她的身体,只要能得到她腿上的那条丝也就绝对满足了。”“你小子就是个色!” “男人么!”他还反说道“你信不信我有她家钥匙?”“不信!”但我心里还是跳动了一大下!“那拉到,没必要跟你多说”他还有点生气了。我着了车“走,咱们吃饭说。”

车一拐弯开到了“××府香辣蟹”,算是个吃饭,聊天,消磨时间的好场所。点完菜,我就扯起那个问题,“这女的干什么的,看着好招摇啊!”后来从他口中得知,这女的姓陈,是个自由职业者,听说是搞医疗器械,是个代理商,但他的家庭情况外人很少知道,好像没有老公,没有孩子,平时也不见有人到过她家,她经常是早上出发,半夜很晚开车回来,因为她总是半夜两三点鸣笛叫门,所以,这的保安都知道她,完全是个独立型女人,每次晚上她喝多少酒也不见有人送她回来,而且她是小区里公认的靓女,她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年四季都穿裙子,可能她的衣柜里没有一条裤子,(这要待我去搜寻,验证~~),所以,无论春夏秋冬,都可以让人欣赏那让人心痒痒的玉腿。由于工作忙,业务多的关系,她总是忘带钥匙回家,或是把钥匙忘在家里,所以有一天她找到了物业部,要求物业存放备用钥匙,物业知道她有晚归的习惯,干脆就把钥匙交给了保卫科,结果就由小安保管了。“钥匙!钥匙!”我的心为之一动,潜意识的有种冲动,吃完饭后,我就痒痒的回家了,晚上躺在床上,我就开始幻想了,想到了她那白皙俊俏的脸,高条的身材,修长的双腿,到现在还是一个“老处女”,最重要的是她一年四季的穿裙子,穿薄薄的丝袜,我就有种想将她吞并的念头,脑子不时浮现出见到她的一幕,双腿微微翘起,丝袜被整个露出,乃至看到了裆部(印证了是一条加裆提臀美体裤袜),突然那股积蓄已久的热流迅速喷出,犹如那把“钥匙”,穿透了她家的门,翻开她家的衣柜,拉开抽屉,面对着让人喷血的丝袜,裤袜,毫无保留地洒在她们身上,我伴随着梦睡着了。我下定决心,一定尽快得到那把钥匙!

如我所愿,不出三天,我总算抓住机会,拿出了小安办公室里地钥匙,迅速配了一把,又将原来的放回,最重要的是,从放钥匙的备注卡片中得知了具体地址。“陈×× A1202”

钥匙到手了,我的心情也随着揣在口袋里的钥匙而变得不安起来。这天,天气非常好,我早早的起床,将车停到了停车场,离那辆卡普车很近,很适合观察,等啊等,8:20,女主角从远处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还是那样的神采奕奕,还是轻盈的迈着玉女步,细尖的高跟着地的声音也愈来愈有节奏,她上身穿着黑色的长袖正装,然而不变的是下身穿着不过膝的灰黑色短裙,最要命的还是被穿在腿上,若隐若现,让我们这些爱袜人摸一下足以晕倒的透明丝袜。她还是自信的眼神目视着前方,右手从新款LV的挎包中娇滴滴的拿出车钥匙,对准钥匙上的按钮摁了一下,便钻进了车,我还是目送着那双丝袜的腿从被托进车门,到关门的离开,心跳啊!油门一轰,车渐渐远去。

“她走了,确信她们家里没人,她家的钥匙在我手里,她这样的女人家里应该有好多换下来要洗的丝袜,还有很多堆在柜里的丝袜,甚至卫生间里还晾着很多———,我还等什么?”

“现在偷偷的破门而入,别管是干什么,让人抓到了,不就是个贼吗?”

“可你那么多天惦记的是什么,准备那么多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你就舍得放弃她家里的那些可爱的丝袜,裤袜吗?”

“但是如果被人发现,这可决不同于在人家院里偷走一双丝袜,门口拣走一个易拉罐那么简单。”

“算了,为了我钟真的丝袜,为了我爱的丝袜,为了我能得到我的所爱,无所谓了,我喝出去了,顶多就是逮着判三年,进心理医院找个心理医生给治治,受人的白眼吗。”我的心里进行着N次地震,还有就是觉得对不起小安,算了,为了这一次,我豁出去了!

关上车门,径直走到A座,直奔12层,我没有坐电梯,来到了这位靓女的家门口,按了门铃,没有人,掏出那振奋人心的钥匙,插进去,没错,能转,一圈,二圈,三圈,门开了,真是粗心的女人,只锁了防盗门,让我配的第二把钥匙显得多余,头先探进屋里,迎面而来的法国香水味让我感觉到这是一个纯女人住所。确定了没人,我轻轻的进来,轻轻的把门带上,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是鞋柜。只见这个木质三层的鞋柜,摆放着五颜六色不同款式的高跟女鞋8双,有粉红色的性感凉鞋,有白色、黑色的筒靴,有黑色的筒靴,还有尖尖的头,尖尖的跟的欧版鞋,这些鞋的共同点就是细跟在5厘米以上。想想它们都是丝袜的亲密搭档。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错层住宅,客厅设计是日式风格,红木地板上一圈转角沙发,对面一套家庭影院,42寸SONY的液晶电视配着全套BOOS音响足以看出女家教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沙发下铺着一个很大的圆形毛地毯,再有一个小吧台,一个水族箱,就没什么好介绍的了。我拿眼睛扫了一遍,就直奔卧室而去。进入卧室,看到了墙面上各挂着巨大的靓女的照片,与其说这几张相片照得漂亮倒不如说骚味十足,什么“婀娜多姿”“天生丽质”的词语都无法替代她的美貌。与其说她是一个商人,不如说她是一个懂生活、懂艺术的人,或是一个依*自己美貌在商场活动游刃有余的高手。这时一个三角衣架展现在我面前,只见衣架的挂角上随意的挂着两件睡衣,咦!那是什么,睡衣后面好像挂着我想要的东西,我三步并作两步,掀开睡衣,是一条全黑的裤袜,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