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其实不是我的姐姐,她比我小六岁,叫齐琪

  • A+
所属分类:七喜吧
街拍摄影

七喜吧我妹妹实际上不是我姐姐。她比我小六岁。她的名字叫齐琪。他是北京一所重点高中的大二学生。在品格和学习上都很出色,受到学校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怀。当然,全校都知道,无论是班主任还是教学主任,甚至是校长齐琦的那种关怀,都不仅仅来自于她优异的成绩。也因为齐琪近乎完美的美貌和无与伦比的淑女气质。七七是绝对的校花。即使在这个城市的这样一所精英高中里,你也只能一眼看到她。

我的工作单位离齐琦学校不远。去年五月的一个中午。我在工作时吃了午饭。当我感到无聊的时候,我记得晚上我和一些朋友约好了一起吃火锅,所以我又去洗手间补了补。他拿起包下楼去超市。去超市的路是穿过学校。学生们三三两两吃午饭后也该回学校了。我想了想晚上吃点什么,但没注意到学生们进来了。几个女孩谈笑风生,好像他们很开心,也许没有注意到我的对面,所以我遇到了其中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还年轻,我也是一家外国公司的高级职员,所以双方都很有礼貌,很想互相道歉。如果我离开这里,如果不是因为另一个女孩,我认为我的生活在未来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至少不会突然改变。”你在干什么?”声音很悦耳。我抬头看着说话的女孩。那张脸的美丽使我震惊。”嘿,嘿,没关系,奇奇。你怎么这么快?我遇到的那个女孩拉着齐琦到她身边,用手挽着她的胳膊。”哦,中午的人少了。你不必排队,所以继续吧。愚蠢的“奇奇机智地眨了眨眼。”这是谁?是你的朋友吗?齐琦问她旁边的女孩:“哦,不,不,刚才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朋友。是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改变了我以前在公司里的傲慢态度,惊慌失措地向齐琦解释。嘿,没什么。别那么客气。你不能自责。小玲,他们当然看不到路。是吗?”齐琪和我说话,笑着拍了拍小玲的头。“哦,我也应该道歉,”我语无伦次地继续说。没关系。别担心。我们要上课了。再见。”厨房接上她的同伴,向学校走去。那个女孩留给我的是她英俊的脸庞和通情达理的性格。

以后的几天我始终神情恍惚,总是有事没事的往楼下望望,希望还可以看见那个叫琪琪的女孩。忽然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我奇怪我为什么想要看见那个女孩呢。我也是公司里有名的美女,追求者遍布公司各个部门。我身边从来没有缺少过出类拔萃的男人,我都没有动过心。但是我怎么会对一个女孩子牵肠挂肚的,我不会是同性恋吧?可细一想又不像,周围也有好多漂亮的女同事,我也从来没有过什么不好的感觉啊。可是从那天以后,我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在遇见琪琪。渐渐她的身影在我印象中也淡去了。转眼四个月过去了,已是金秋九月。这天下班无事,两个同事叫我和她们一起逛超市。我想回家也是无聊就答应了。五点多的超市里人山人海,看着就眼晕。偌大的三层购物空间,竟然连步子都快迈不开了。我们上了三层服装天地,准备买几件换季衣服。忽然我眼前一很眩晕,我看见了琪琪,那个女孩。一个人正在闲逛。我的心脏砰砰的冲击着我的胸腔,我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不是沸腾,而是凝结了。我的手发抖,腿也开始打软。同事说有一个服装摊位的衣服很时髦,她经常在那里买要我们跟她过去看看。我眼睛盯着那个女孩对同事说我不去了,我一个人去那边转转,一会我去找你们。同事没有发现我的异常,转身离开了。

我赶紧朝琪琪的方向走去,静静地跟在后面。琪琪穿着黑色短款上衣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不知什么牌子的旅游鞋,后背背着百事的双肩背包,手里甩着一串钥匙正在悠闲的走着。这身打扮我平时也会穿的,但是看了琪琪穿上这身以后,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这样打扮了。同样类型的衣服穿在琪琪身上实在是太完美了。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偷偷在后面跟着琪琪,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琪琪手里的钥匙甩了出去掉在地上。我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急步快走过去给她捡了起来。琪琪明显的愣了一下,眨着眼看着我结果我交给她的钥匙。“谢谢阿”琪琪有点不知所措“哦,不用不用。我们见过面的,你还记得么?”我讨好似的往她身边凑了凑。“嗯,记得”琪琪非常肯定地说“阿?是么?你记性还真好" 我有点不太相信。“是啊,我见过的人一般不会忘的。那天中午在这超市门口,你撞了我的同学。对吧?”琪琪笑着问我。“哦,你还真可以啊。真记得呢”我好像都有点受宠若惊了“嘿嘿,这倒没什么。对了,你家住着附近么?”琪琪歪了一下头,看着我“哦不,我单位就在边上那座写字楼里”我被琪琪的天真彻底征服了“不错啊,那可是有名的外企哦,呵呵”琪琪的表扬顿时鼓舞了我的勇气“那什么,你叫琪琪是吧?我现在没事,陪你一起逛逛好么?”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得寸进尺,不知道琪琪会不会答应“嘿,你也不错啊,还记得我叫什么”琪琪也有点惊讶地笑出了声“那当然,我一直记着你呢”我真是得意忘形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怎么?你一直记着我。干什么啊?”果然琪琪有点警惕的表情“没没没,我随便说的。咱们别站这说了,挡别人的路。我陪你转转”我赶紧给自己解围“哦,你吓我一跳。嘿嘿”琪琪竟然连憨笑都如此可爱。于是我跟在她后面半步的距离幸福的走着。“你叫什么呢?”琪琪侧过身问我“我叫郭婷”“哦,真好听”“嘿嘿,是么。谢谢啊” “你怎么那么客气阿,到底是在外企工作,真有素质,你别走我后面啊。说话多不方便啊”琪琪话怎么能不听呢,我赶紧快走了一步追上她。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或许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和琪琪并肩而行。

“那你叫什么啊?”我紧张的问她“嗯哼?琪琪阿,你不是知道么”琪琪回过头站住了看着我“我是说你的大名,你姓什么啊?”我也赶紧停下脚步站好“哦,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这名字第一次听见是容易误会。我就姓齐,齐天大圣的齐,也叫琪,一个王加一个其实的其,嘿嘿”琪琪一边说一边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哦,是这样啊。你的名字有意思,好听”我奉承道“有意思?有什么意思啊?”这一句我没听出琪琪的语气,还以为她生气了“不是不是,你别生气。我说错了,对不起阿”我慌忙认错“哈哈,你瞧给你吓的。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可没生气。”我一直在想,琪琪怎么就笑得那么可爱呢“嘿嘿,我,我以为你生气了”我低下头解释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怕我啊?不会吧你?”琪琪用一种特别认真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有开始发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路上我就顾着和琪琪聊天,竟没有注意到她手里甚么时候有了一个购物筐。里面已经装着不少东西了。我赶紧走过去跟琪琪说“怎么你什么时候拿了筐了,我帮你拿着吧”我把手伸了过去。“别啊,那怎么行。又不沉,我拿得动”琪琪本能的闪了一下身子“还是我来吧,我比你大。我来拿吧”说着我大着胆子从琪琪手里抢过购物筐。琪琪明显感到不适应,眼神中透出一种迷惑。她用手托了一下双肩背包继续往前走。我跟着她一件一件的把挑选好的商品放进筐里,筐越来越沉,我也有些吃力了。琪琪又托了一下背包问我“是不是太沉了,还是我自己拿好了”

我赶紧说“不沉不沉,没事。我拿着,你挑东西吧”“那多不好意思啊”琪琪伸过手要拿筐“不要了。你拿不动的,我来好了。对了,你的背包是不是很沉阿。你放下来,我给你背着”“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你对所有的人都这样么?”琪琪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我,我不是啊。我不知道,我就是想帮你”我怯怯的低声说道琪琪看着我沉默了一会,眼光变的不可捉摸过了好一会,琪琪摘下背包跟我说:“包是挺沉的,里面都是书。你给我背着吧”我第一次感到琪琪口气里有一种冷漠,搀杂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命令。然而这种口气却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仿佛触动了我长久以来积压在心灵深处的一种情结。“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用这样一种卑贱的口气回答琪琪。我背着琪琪的包,真的不轻。手里提着购物筐,琪琪还在不停地挑选着新的东西放在筐里。不断加重的负担,使得筐上的提手把我的手擂的生疼,我觉得我的眼泪快要留下来了。但是琪琪却再也没有回头看过我一眼,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也不敢盲目的和她搭话,就只好这样默默地跟在琪琪的后面。好容易琪琪挑选完了东西,终于肯回过头和我说话“我没什么要看的了,你呢”她问我的语气已经明显不再像从前那样温和。“我,我没有。我就是陪你呢”“那好,咱们走吧”说完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掉头走了。我快步跟上,又不敢和琪琪并肩,只能又一次落后她半步。从这时起,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和琪琪每次出门就只能永远这样落后她半步了。

收款台前面好长好长的人在排队交钱。我觉得肩上和手上的压力越来越难以承受,我两只手都已经被弄出了血印。我看人实在太多了,就把框放在了地上。刚想看看自己的手伤得严不严重,就听见琪琪对我说:“哎,我那筐里都是吃的东西,你怎么给我放地上了”“哦,对不起。我,我手有点疼。我拿起来”重新拿起来的时候,那种疼痛更甚从前。我努力控制着眼泪。琪琪看了我一眼,就又到别的地方溜达去了。好容易到了我们,我迫不及待地把筐放到收银员身边的台子上,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琪琪,看她没什么责备的意思,才放下心来。“把包给我,我的钱在里面呢”琪琪不知道为什么皱了一下眉头不耐烦地说“不用,我有”我慌忙从自己的皮包里掏出钱夹,把钱递给收银员。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我执意给了琪琪五十元钱要她打车回家。琪琪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她接过钱说“我明天晚上还要来,你呢?”“我,我也来。”此时我手上的伤已经被心中莫名的兴奋所抚慰,已经不显得疼痛“那好,明天还是刚才那个时间。你等我”说着就自顾出了门“是”我在背后小声的应道。小姐姐回到家里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我拿出钥匙打开家门,父母正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和他们简单的打了一声招呼,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甩掉脚上的鞋子,把皮包扔在沙发上。我的人一下子扑到床上,心绪伴随着刚才的那次奇遇飘飞,徜徉。回想着和琪琪在一起的短短一个多小时,那感觉好像是我从未有过的满足。正在我品味着那些美丽片段的时候,妈妈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小婷,刚才林夕打电话来,说一会就来”“嗯?林夕,来干什么?”我一挺腰坐了起来“嘿,你们几个不是说好今天在家里吃火锅的么?”妈妈吃惊的看着我“阿!天哪”我夸张的惊叫起来“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我答应给她们买东西回来,结果忘得一干二净。一会这几个丫头来了非折磨死我不可”

妈妈一脸慈祥地看着我“去,哪有那么严重。一会他们来了,你请她们到楼下的火锅店吃,不就行了么。店里的味道总要比家里的好嘛”“嗯,好主意。还是我老妈聪明,嘻嘻”我抱着*** 胳膊调皮的说“好啦好啦,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我不管你了,我和你爸的晚饭还没弄呢。我去做饭了”妈妈笑着拍了一下我的头转身朝门口走去。“没关系的,我一会从店里给你们打包回来”我赶紧叫住妈妈“我说你这丫头今天是有点不对劲,你怎么好像傻了啊?”妈妈差异的回过身看着我“什么啊?谁傻了啊?我好心好意的想给您带点回来省的您麻烦,您怎么这么说我啊?我怎么了?”我不高兴的站了起来大声嚷道“你看你看,这就不是平常你的性格。你急甚么?你们要去的是火锅店,你给我们能带回来什么吃的?”“那火锅店就没有炒菜了”我还倔强的在坚持“哎,小婷。你今天没事吧?”妈妈走过来关切地问我“没阿,我能有什么事阿?”我奇怪的反问“那不对。你这哪里还是我那个平常鬼怪机灵的闺女啊?那家火锅店你去了多少次了,你见他们卖过炒菜么?人家是专营的。小婷,你到底怎么了?”妈妈一边说,一边走过来要摸我的头我赶紧一闪身,说“没事没事,我真没事,也没发烧”“那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这么反常的。你约了林夕她们吃饭你忘了,你答应给人家买东西你忘了,楼下火锅店不卖炒菜你也不记得。”“嘿嘿,可能上班今天太累了。糊涂了,没事。”我安慰着妈妈。“小婷,你真没事才好。有什么事你可千万别瞒着家里,你这孩子从小就主意大。可没少让我和你爸操心”妈妈柔声细语地和我说“啊呀,妈。我真的没事,您去做饭吧啊,去吧去吧”我把妈妈轻轻的推到了门外“我换身衣服,这就给林夕打电话,叫她们直接去。您别替我担心了”我冲门外喊道。

我从衣柜中拿出那件黑色短款上衣,刚要换上。眼前清晰的浮现出琪琪的身影,我心中一荡,立刻又把那件衣服放了回去。取出一件大格格的上衣换上,抄起沙发上的皮包踩上鞋子又和客厅里的爸爸说了一声就匆匆出门了……第二天上班没什么具体的工作,人也就闲下来了。琪琪的身影总是在我眼前飘来荡去的,想到晚上又可以看见她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心慌就有一种紧张,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细线揪住一抽一抽的。好在今天工作清闲,不然我想我一定又会出很多错。想想昨天晚上妈妈说的反常,其实是对的。琪琪已经占据了我生活中那个最重要的位置。午饭的时候,一点胃口也没有。我恍然觉得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琪琪的召唤,其他的对我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好不容易熬过这漫长的八小时,我到卫生间重心梳洗了一下,化了一个淡妆,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端详半天,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匆匆出了公司直奔超市。如果说在公司的八个小时等待是漫长,那现在的这种等待就是煎熬。我不知道琪琪是不是真的还会来,我也不知道琪琪如果真来了会怎么对我。看着超市门口人来人往进进出出,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我感觉自己的腿又一次发软,好像昨天看见琪琪的那一刻。我手握住皮包的地方,由于出汗已经留下了四个清晰的指印。我故作轻松地打量着周围的街景,好像一幅心不在焉的等人的模样,其实我在不停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琪琪学校的门口,盼望那个美丽的身影能够出现。“干什么呢你?”我一惊,好好听好熟悉的声音,我急急一转身,没错,就是琪琪。“阿,小姐,我等您呢”后悔,说完这句话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后悔,怎么这么称呼她?对琪琪长时间思念的折磨和等待的煎熬竟然让我没有掩饰的暴露了自己深埋多年的奇异情结。“小姐?你叫我什么呢?”琪琪的表情已经不再是昨天的惊异,而换成了现在一种淡淡的莫测的浅笑。“阿,对不起,我,我……”我不知道给怎么解释。我觉得自己都没脸面站在琪琪面前,在琪琪面前在她这种浅笑之下我竟然觉得自己是卑贱的,我觉得我应该给这样一个女孩子跪下才正确,可我不敢。因为这是在大街上,更因为我不知道琪琪的想法怎样。

“您怎么从里面出来啊?我还看着您学校的门口呢”我疑惑的问道“嗯,我今天放学早,和几个同学进去看看,什么也没买”琪琪用手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哦,我还担心您把我忘了,不来了呢。”我惴惴地说“哈哈,你真逗。”琪琪居然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脑袋“我……”当琪琪的手拍到我的脑袋的那一刻,我感觉全身都轻飘飘的,我认为那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好啦好啦,看你的样子。对了,你刚才叫我什么?”琪琪忽然变了一种严肃的表情我知道这次不能逃避的了,我也不想再掩藏什么。说实话我的自信和尊严从五月份第一次看到琪琪的时候就早已被琪琪征服摧毁了。我豁出去了,这么多年不为人知无处解脱的情感我需要宣泄,彻底的释放,尽管为人不齿尽管低级下贱。“小姐,我刚才叫您小姐”我鼓足勇气,但是低着头回答琪琪“哼!好,我没听错,你喜欢这么称呼我?”琪琪的目光再一次莫测,但是我隐隐看出一种鼓励的神情从琪琪眼中透she出来“是,我愿意称呼您小姐”此时我已经把廉耻抛到太平洋了“NO,我是问你喜不喜欢,不是问你愿不愿意。这两个不同的,你知道么?”“是,对不起。我知道了。我喜欢”“你喜欢什么?痛快点说,别挤牙膏似的我问一句你说一句,烦人”“我喜欢叫您小姐”我马上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因为担心琪琪真的生气,再也不理我了。“哈哈,好。我也喜欢,以后你就叫我小姐吧。记得哦,不可以叫错一次。

否则后果你自负啊”琪琪更加大胆的用手拍我的脸“是,小姐。我记得了。”我激动地应承着“今天我不买东西,就是特意找你来看看的”,“阿,谢谢您,小姐”我受宠若惊“你急甚么?我还没说完呢,讨厌”琪琪皱了一下眉头“哦,对不起小姐,我错了,您说。小姐的包,我帮您拿着吧?”我赶紧伸出手“嗯,真乖。这次先给你,以后你在想替我背包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要你表现好才有机会,知道么?”琪琪侧过身把后背的书包对着我命令“自己给我拿下来”“是,小姐。谢谢您”我一边讨好,一边感激替琪琪摘下背包。“你跟我到面包房去,我饿了”“是,小姐”我捧着琪琪的背包,快步跟上小姐姐距离面包房还有很远的时候,就可以闻到那种面粉和着奶油或者巧克力什么的被烘烤出来的独特的香味。进屋以后琪琪很熟悉的走到一个秋千似的座椅上坐下,我站在琪琪旁边一个手指勾着自己皮包的同时用两只手捧着琪琪的背包,既不敢把包放到桌子上更不敢坐下,就这么怯怯的望着琪琪。“你干什么?干嘛这么看着我?”琪琪习惯性的皱了一下眉头,仰着脸问我。“没,没什么。小姐,你吃什么”我赶紧琪琪“随便啦,其实这里的东西味道很一般,你看着买吧”琪琪用手捋了一下头发无所谓地说“哦,那你等会儿,我去买”我转身朝货架走去“你就这么去啊?你手里拿那么多包怎么挑啊?”琪琪一声叫住了我。“嗯,那我可以把你的包先放桌子上么?”我小心翼翼地问“废话,先放下,一会回来再给我抱着”“是,谢谢小姐”我谦恭的应道……我站在琪琪的身后,看着她很斯文的吃着面包。身子还在秋千椅上轻轻的荡来荡去,那样子实在美极了。琪琪大约吃了30分钟左右,这三十分钟对于我的视觉来说实在是极大的满足,但终于还是要走了,我意犹未尽。出了面包房的门在路口琪琪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我赶紧跑过去帮她拉开车门,琪琪坐了进去。

我恭敬的低着头把包递给琪琪,心中实在恋恋不舍。“你也上来”琪琪没有接包“阿?我?”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命令,我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一时间愣在当场。琪琪没有再说话,瞟了我一眼拉上了自己的车门。当时我根本就来不及再想什么,就一步走到车的后门也坐了进去。车子启动了。我一个人坐在后面胡思乱想,不知道琪琪要做甚么。我突然感到有点害怕,手开始渐渐变冷。可是我不敢说话,不敢问琪琪。时间不长,车子停了下来。我朝窗外望了一眼,还好。还算是一个熟悉的地方,是北京一片著名的高干小区。这种熟悉让我有了一丝安全感。琪琪把钱给了司机,推门出去了。我也赶紧跟着下了车。“我家就住这儿”琪琪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对我说“哦,小姐家人是高干啊?我说小姐的气质怎么那么好呢。”我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这片住宅楼“别废话,跟你没关系”琪琪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掩盖不住那种骄傲“是,小姐。我知道,不过还是有点关系的。我能跟你这样的女孩走在一起,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羡慕多少人嫉妒呢”“哈哈,讨厌”琪琪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头,开心地说“小姐,外面有点凉了,你赶紧回去吧。明天我直接到你学校门口等你好么?”我放肆的问道“我爸妈今天出门了,家里没人。你愿意陪我一晚上么”琪琪歪着头看我“真的?”我兴奋的几乎喊出来“小姐,你真的让我到你家里,还可以陪你一晚上?”我简直无法相信琪琪的话是真的“是啊,不过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不不不,我愿意。我愿意”。“来吧”

一进琪琪的家门,我有一些局促。我不知道该作什么,无助地看着琪琪。琪琪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好像没有要理睬我的样子。“小姐,我,我可以进来么”我极小声的请示“嗯,锁上门。过来吧”琪琪一边吩咐一边用遥控器不停地搜索电视“是,要换鞋么”我返身锁好门“不要了,你直接脱了吧。”“哦,好的”我脱掉脚上的鞋子,轻轻地走到琪琪身旁站好“知道今天为什么叫你来么”琪琪依然看着电视“不知道,小姐”“你老实说,你对我这样到底为什么”“没什么啊,我看你长得太好看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想见到你”“你同性恋?玻璃?”“不是,绝对不是”“那你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不知道?那你走吧,我不用你陪了”琪琪猛地抬眼盯着我“我,我就是想照顾你,陪在你身边”我看出琪琪是真的有点不耐烦了“照顾?这个词不准确吧,你再换一个词表达,我就让你留下”琪琪玩弄着手中的遥控器“我,我想……”我明白了琪琪想要听到的那个词。可是我实在说不出口。“你想怎么样?”我看出琪琪的眼中有一种鼓励“我想,我想……小姐,你已经知道我想什么,我实在说不出来,你就别逼我了”我近乎哀求地说道“我逼你啊?你很为难哦,那好,算了。你滚吧,以后也别来找我了”琪琪站起身朝里屋走去。“不要,小姐,我说我说,我想伺候你,做你的女奴你的使唤丫头”我彻底崩溃了,内心最后一点残存的自尊也被琪琪剥夺了“哼哼,早这样说多好。”琪琪回过身冷笑的看着我“是,小姐。我错了,我还妄想在你面前保留一点尊严,对不起”“你可要考虑清楚哦,别看我平时文静,可我要是发起脾气来很吓人的。你要做我的丫环,就要随时准备好承受我的喜怒无常”

“嗯,我知道的。我愿意,我愿意小姐随时在我身上发泄情绪,我会永远听小姐的话,心疼小姐,伺候小姐”我信誓旦旦地保证“真的么?你真这么乖?”琪琪用手拍着我的脸“是,小姐放心吧”“我先问问你,知道女奴应该做什么么?”琪琪又回身坐到沙发上“不太知道,我就是一见到小姐的时候才有的这种念头”我低声下气的解释“唉,笨。还要我慢慢教你”琪琪把腿平放到沙发“是,谢谢小姐,小姐受累了”“你先跪下吧,我仰着头看你很不舒服的”琪琪用一只脚点了点身边的地毯“是”我顺从的跪了下去“我给小姐换双鞋吧?”我请示道“好。你爬过去,把门口那双蓝色的拖鞋给我叼过来,记得用嘴叼哦”琪琪用穿着鞋子的脚温柔的蹭了蹭我的脸。我马上调转身子向门口爬过去,从鞋架上找到琪琪说的蓝色拖鞋,把嘴凑过去用牙咬住一只在回身爬到琪琪脚下,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