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满趾甲油的脚上随便的拖着一双拖鞋,简直美极了

  • A+
所属分类:足美屋
街拍摄影

我父亲在市政府工作了10多年,成绩一般,所以他没能做到,在同事面前也抬不起头来。1997年,我被上海第一中学录取,排名第一。上学期,我被分配到文科班。班上有许多女孩,她们很漂亮。其中,一个叫赵梅的女孩最陶醉于她的大眼睛,白脸,更重要的是,她美丽的腿。从那时起,赵梅就成了我心中的偶像。每次我自己学习,我都会偷偷地享受几分钟。有一天她不来上课,我受不了。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不见了。有一天,他放学回家,父亲高兴地对我说:“你父亲希望升职。市长听说你学习很好,请你辅导他女儿的家庭作业。只要你能教好女儿,你还担心升职吗?我对这份工作不是很感兴趣,但当我看到爸爸快乐的样子时,我无法打败他,所以我接受了。星期六,我拿了英语和数学课本,打到我父亲告诉我的地址。当我敲市长家的门时,我震惊了。不是坐在客房里看电视的赵梅吗?她抬起高贵的头,以问候的眼光看着我。市长夫人赵梅的母亲说:“客人不来打招呼真是太可惜了?“我揉了揉手,看上去有点拘谨。赵梅开始做心理咨询,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我转向语法部分,开始告诉她语法。她不明白,也不明白,这使我不知所措。

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起身要去喝水,我坐在桌旁等着。当她回来时,我又一次把眼光盯在她那双漂亮的腿和脚上----修长的美腿穿着一双白色短袜,涂满趾甲油的脚上随便的拖着一双拖鞋,简直美极了,让我看了差一点流口水。 随后的几个周末,我就在名为辅导,实为欣赏美腿的日子中度过。这些日子里,赵美很少和我说话,总是一副高贵的面孔! 转眼间,又要期中考试了,虽然我已经尽力了,但还是有点担心赵美考不好,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考试时,赵美恰好坐在我的后面,中间,隔了一个同学-------当我做完题目,准备检查时,赵美咳了一声,并向我仍来一张纸条,我只好装做拣橡皮,顺便拿起了纸条,可糟糕的是,就在此时监考老师走了过来,并发现了我的举动,开始对我特殊“照顾”,直到下课,我也没有把答案给赵美。放学后,赵美瞪了我一眼,然后气冲冲的走出了教室。我知道,这下不好了。果然,在随后的周末,我便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当我走进市长家的门时,发现只有赵美一人在家。她一眼也没有看我,似乎没有发现我走进门,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她道歉! “过来,把我的花盆端到阳台上!”赵美一副命令的口气对我说。

我正要弯腰去端花盆,她从后面一脚踹到我的屁股上,我自然的压在了花盆上。“你------” “我什么,把我的花盆都压坏了,猪狗不如!”说着赵美又一脚踩到我的头上。我有些气愤,然而为了爸爸能提升,我只好忍气吞声!“过来----” “跪下!”赵美命令我。“ 这————-” “跪下!——————” 我只好跪在她脚下。“ 把我的鞋舔干净”我不愿意忍受次等耻辱。 赵美冷笑了一声,“装什么啊?你不是一直都在看我的脚吗?舔” 我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一下子把嘴贴在她的乳白色的皮些上舔了起来。赵美高兴了,她得意的笑着,把另一只脚踩到我的背上,足美屋用力压着我,让我无法移动。 这样本姑奶奶太累了,到沙发上去,说着,她踢了我一下坐到了沙发上去。我正要起身,她大声喊到:“贱狗,谁让你站起来的,爬过来,继续舔!”我顺从的爬到她脚下,继续舔。“用你的嘴把我的鞋和袜子脱了吧!”我费力的张开嘴把她的鞋带解开,又把袜子轻轻脱下。“不许放下,把我的袜子含在嘴里。“ 我把袜子吞到嘴里,稍微又一点咸。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