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塞了已经二十个鸡蛋了作文 犯错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纸醉金迷的灯光下,一道男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温姝根本没反应过来对方口中喊的是自己,可他却直接走到了自己跟前,还一脸急切的模样:

“绾绾你最近都去哪了?我给你发的消息你都不回,还把我拉黑了。”

温姝看着眼见穿着正经西装的男人,真的是烦呐,说谁来谁。

叶暮装作深情款款的样子朝着温姝开口说道:“绾绾,你这几天去哪了?你一定是生我气了,拉黑了我?我……很想你。”

原本他只是觉得对面那个穿红色晚礼服的女人美到极致,举手投足又添了几分性感,他好奇的走过去想认识一下不多见的美女,越靠近越觉得长的像温绾绾,走过去一看还真是的!

温绾绾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好看到他压根挪不开眼。

宋芝芝一眼望见叶暮跟温绾绾两个人,她不顾形象地直接冲了过去,接着挽住了叶暮的手臂,装起了小可怜:

“叶暮哥哥,你不要被这个女人蒙骗了心思,温家都倒了,所有人避而远之,她又怎么可能进的来这样的场合,她要么就是偷溜进来,要么就是被有钱人给包养了!”

温姝忍着爆出口的冲动,单手放在身侧已经握成拳头。

怎料,宋芝芝还是没完没了,“温绾绾她就是给钱就能上的……”

温姝气急,等不到她说完,手直接扬了起来——

“怎么,要打我吗?哎呀,大家都来评评理,说不过我就要动手了,这得多做贼心虚啊?”

温姝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可一下子,一边一道阴影慢慢接近,温姝转过头,就听见了人群中的欢呼声。

“陆总来了 !”

“陆总好帅,yyds!”

陆圳宴的到来,宋芝芝看着温姝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一丝阴狠,马上哭唧唧的小跑到他跟前:

“陆总,我是芝芝,你还记得我吗?”

此刻,叶暮站在了宋芝芝身旁,他挺直了背脊,看向坐在轮椅上不怒自威的陆圳宴,声音都变得紧张了好多:“表舅,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宋芝芝。

陆圳宴没有说话,眼睛也不知道看的是哪里,可很明显根本没有想搭理叶暮的意思。

宋芝芝还是刚刚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模样,“陆总,我和叶暮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可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个温绾绾知道我是叶暮哥哥的女朋友之后,还想勾引他!看我揭穿了这女人的真面目,还要打我……”

温姝却是一惊,手也是僵硬放下。

叶暮跟陆圳宴居然还是亲戚?

眼见陆圳宴驱使着电动轮椅,竟是缓缓往前来到温姝面前,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

敢得罪陆少,她死定了!

宋芝芝颇为得意,嘴边的笑意止不住的流淌出来。

她心里闪过一丝讥诮:“敢跟我作对,那就是死路一条!”

谁想到——

陆圳宴双手捧着温姝的掌心,动作温柔,随后他垂下黑沉的眉眼,轻轻地说道:“手举累了么?绾绾。”

语气是难得的温和,低低沉沉透着一抹难以掩盖的心疼。

所有人脸上浮现出大写的吃惊,包括温姝在内。

温姝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陆圳宴……脑子没事吧?

温姝半天才说出几个字出来:“还……好。”

“以后教训外人这样的事情,不需要陆太太亲自出手。”陆圳宴的眼帘一低,眸光又黑又沉。

宋芝芝彻底呆住了,根本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

叶暮更是目瞪口呆地盯着温姝看了许久,最后实在是憋不住问道:“表舅,是不是搞错了,她怎么可能是……”

陆圳宴眉头微蹙,“怎么?你有意见?”

叶暮被陆圳宴的眼神吓得直摇手:“没有没有,我怎么敢。”

宋芝芝原本诧异的脸色到现在变得愤恨,眸光甚至是带着一丝丝狰狞。

温绾绾!她凭什么!

“陆总,温绾绾她根本不喜欢你,她喜欢的只会是你的钱罢了!”宋芝芝一下歇斯底里的开口。

陆圳宴却是满脸不在乎:“那别人也有钱,为什么她不喜欢?”

宋芝芝瞬间语顿,不知如何是好。

温姝微微侧身看着旁边站着的男人,他体格修长有型,五官又近乎完美,那双黑眸此刻就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大海……

这样的男人,让人说不着迷,都是违心的。

可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一想到叶暮跟宋芝芝是怎么欺负温绾绾的,温姝眼里很快闪过一抹厉色,然后用着不饶人的语气冷冷开口道:

“按照辈分,叶暮,你得叫我一声表舅母,是么?”她正了正身,望着叶暮的那一刻眸光渗透着寒光。

叶暮眉头一拧,整个身躯都僵硬起来。

宋芝芝看不惯温姝这副嚣张的模样,她怒道:“温绾绾你别太过分,让叶暮叫你表舅母,你也不怕折寿!”

“那你可以一起试试,看看我能不能受得了。”温姝淡漠的回道。

叶暮眼下的处境很明显,已经被刀架在了脖子上,他不能不喊。他又抬高脖子试图去向陆圳宴求情,可惜陆圳宴脸色……

叶暮只能咬了一下舌头,逼迫自己朝着温姝说道:“小—舅母。”

他一说完,几乎是没有任何停留,狼狈的离开了现场!

温姝没有忘记这次来的目的,也就没有继续发难,想要进门,却被男人一把抓着,离开了场地。

赶紧会场二楼的单向透视玻璃干净明亮,几乎可以把所有宾客尽收眼底。

陆圳宴正处于中位,墨黑的西裤上叠放着一对修长分明的双手,左手大拇指的白玉扳指更衬出了几分凛然薄情。

温姝一直盯着陆圳宴的样子,正好跟陆圳宴那双压迫感十足的眼眸对视。

陆圳宴脸上温度骤散,直接用最精简的语句说道:“我只有明天早上十点有空,没什么问题的话,你准时出现在民政局就行。”

他轻轻扭动白玉扳指,深不可测的目光一直落到了温姝身上。

按理来说,陆圳宴应该很讨厌她才对,更加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借此好好的羞辱她一番。

可现在……

温姝没想到陆圳宴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她不经皱眉:“你不考虑考虑?”

毕竟他要是答应了自己,那那个他喜欢的女人……怎么办。

陆圳宴见她这个态度,马上张嘴,声音结冰似的:

“结婚是爷爷希望的,我们只是做戏而已,人前你是陆太太,我可以给你所有面子,人后也希望温小姐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温姝咬唇,原来刚刚陆圳宴在所有人护他,只是为了在爷爷面前演戏......

陆圳宴一眼就识破了温姝在想什么,薄唇轻启道:“温姝,你该不会还傻傻的认为我对你余情未了吧。四年前你那般羞辱我,现在落到我手里,你觉得,我会让你好过?”

“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如果当年没有分手,陆太太的位子早是你的了,更加犯不着卑躬屈膝的在我面前求我救你父亲!”

陆圳宴气势逼人,那双冷眸就像是没有温度一般。

“我……”温姝使劲的捏着拳头,脸色都白了。

“可惜——你温姝不配!”陆圳宴的语气忽地变得狠厉起来。

这话落下,仿佛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地刺在温姝身上。

温姝不止一刻在想,四年前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病,他们之间的身份悬殊,种种原因加持的话。

他们就不会分手,关系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僵硬。

但现在只要Dom医生肯为爸爸治病,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签字、拍照、领证,速度比温姝想的要快的多得多。

可是,这男人结了婚之后,一晚都没回来,连一点交代都没有。

晚上七点,温姝跟闺蜜秦桑楠约好一起参加亚洲最大的珠宝拍卖会。

温姝偏爱红色,赤色为主的开叉晚礼服让白皙修长的细腿若隐若现,妖艳万分,可惜偏偏此刻的妆容显得她明艳大方。

秦桑楠是妥妥的富家女,两人自小相识。

“小姝,你刚刚说什么……你现在是你那个妹……温绾绾?”

“领证?你跟陆圳宴结婚了?”

秦桑楠停在原地,满脸震惊地看向走在前面的温姝。

跟陆圳宴结婚已经一个月有余,这样的话温姝已经听的起茧子了。

温姝收住脚步,颇为认真的目光让秦桑楠不得不相信起来。

秦桑楠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温姝身后,从小就在豪门生活,接受能力那可不是一般般的强。

走进拍卖会会场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过道,你一言我一语的过程中,迎面走来了一个身影,让温姝刚冒在嘴边的话一下子就缩回去。

端庄的女人同样发现了温姝的存在,目光瞬间锋利起来,多了好几分敌意。

“你怎么在这?”

陆母眉头紧皱。

就算这样,温姝看在对方是自己婆婆的份上,也只能好声好气地说道:“妈。”

陆母此刻的脸色就如同瘟疫沾身,冷冰冰的话毫不客气地泼了出去:“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温绾绾你这种小家子出身的女人要不是使了什么妖术把我儿子迷得团团转,你怎么能进的了我们陆家的门!”

陆母的话刚讲完,站在陆母旁边的薛清然见此,立刻抬手抚顺着陆母的后背。

“陆伯母,你消消气。”

声音很温柔,大家闺秀四个字仿佛为她打造一般,雪白干净的高领毛衣看上去多了好几分无辜感,双眼更是水汪汪的吸睛,就好像是一个天使落入凡间。

温姝看着眼前小家碧玉的薛清然,眼眸微眯,眼前的画面也自动和四年前的那一幕重合。

他们才是注定一个世界的,而且是门当户对吧。

四年不见,薛清然还是那样温婉恬静,就像是当年她实在是太想念陆圳宴,偷偷回国,看到他们两人亲亲蜜蜜的生活的画面。

她形影不离的出现在陆圳宴的生活当中,两个人真应了那句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薛清然顿了顿,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好听的声音继续说道:“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阿宴的妻子,陆伯母,您千万不要冲动,万一传到老爷子的耳朵,就不好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