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图片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温姝提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来,就看到了一堆人在宿舍门口。

“温姝,我可是听说了,你上午跟外联部谢学长一起去看电影了,那你现在跟陆学长啥情况啊?”

说着说着,对方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后面的少年。

温姝一愣,随即挑眉,唇角轻扯了一抹笑,瞥了眼对方:“呦,消息还挺准的嘛。”

“我这不是想确定一下传闻中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嘛,你当时追陆学长那叫一个轰轰烈烈,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你……这好不容易才搞到手,不会吧,不会这么快分手的吧。”

温姝听了,竟是扬起了一抹笑容,说话的语气都是轻飘飘,“玩腻了不分手,难道还留在过年啊,难道不是下一个更乖?”

不远处,陆圳宴黑眉下的那对眸子异常的森冷血腥,炙热的阳光洒在少年矜贵的脸庞上,平添了好几抹落寞之色。

温姝一抬头,两人视线蓦地相撞……

温姝的呼吸瞬间窒息下来,用了好些劲才恢复正常。

没想到,陆圳宴这朵高岭之花,教授们眼中的天之骄子,竟是破天荒的朝她走去,捏紧她的肩头冷声质问:

“为什么要分手?昨晚,去哪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昨天还耳鬓厮磨的两个人,今天竟是忽然如此绝情。

而温姝却是正眼都不带看面前的少年,只是随便的应付:“还能是什么,我刚才都讲的很清楚,我玩腻了,不要你了,可以吗?”

如此轻松不在乎,跟当初追在陆圳宴屁股后面的模样判若两人。

陆圳宴抓住她的双臂,眼神里透着不甘心,“明明昨天你还说着会跟我在一起一辈子!这就是你说的一辈子?”

他声音沙哑,掌心卯足了力道,看的旁边人都觉得……疼。

可温姝任由对方发泄,没有挣扎。

等他停了下来,她才咬了咬唇瓣,又是笑出了声: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为什么喜欢你?还不是因为你是陆少,有钱有颜?哪怕是要毕业了离开陆少,都有人马上给我几百万呢,我傻呀,有钱不赚?”

她扬起了下巴,继续逼着自己直视着面前的男人。

“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的人至始至终都是谢白,你不过就是我无聊时候消遣和赚钱的工具!”

少年的脸色一白,身体也是蓦地一震。

他知道,他们身份悬殊,所以为了让她安心,他尽其所能,拼了命的对她好,可是现在……他却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少年的面色瞬间死灰,站在原地,待温姝转身那一刻,听到他沙哑带着冰冷的话:“温姝,你,真贱!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说完,他厌恶的女人,漠然离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所有人都朝着温姝指指点点……

却不见她跟看不见周围似的,慢慢的走了进门,似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倒了下来,额角冒出了虚汗阵阵。

眼泪也是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陆圳宴,再见了……”

……

四年后——

天水酒店。

温姝在洗手间捯饬了二十来分钟,她看着镜子里面自己杀马特的发型和人厌鬼弃的浓妆,嘴角微微上扬。

平放在洗漱台边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她看了看,是母亲杨如花发来的微信:

【你给我记住,要不是你妹妹不想去,这种好事也落不到你头上,要是敢黄了这门亲事,我剥了你的皮!你现在就是温绾绾,如果说你表现不好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温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手机。

她的同胞妹妹温绾绾,为了逃避这场可笑的娃娃亲,玩起了离家出走的戏码,可是她却被第一时间拉来,顶替妹妹。

多可笑!

……

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的时候,温姝才故意姗姗来迟。

她大摇大摆的朝着男人坐着的位置走过去,只是越走的越近,她眉头皱的越厉害。

为什么……会是陆圳宴?

四年了,他还是那么俊逸,哪怕就这么坐着,也仿佛会发光一般。

只是,此刻他的黑眉微颦,衬得他更冷峻毕露。

他……比过去更冰冷了。

温姝的脸色一白,还没来得及转头跑,陆圳宴就注意到了她:

“怎么,迟到不说,见了我就跑?”

温姝很快想到自己这身装扮和妆容,松了松,强撑笑意。

他认不出来自己才对。

思及此,她直接拉开陆圳宴面前的位子,姿势野蛮坐了下来:

“你就是那个暴发户?我妈可是说了,只要嫁给你那我就是走上人生巅峰当少奶奶的命,彩礼呢也好说,千八百万意思意思就行了,不过可得提前说好,这彩礼是婚前财产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温姝翘着个二郎腿,很自然地从兜里掏出一枚香烟在手中挥了挥,那浮夸的表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陆圳宴板着脸,深邃的眸光直视着正对面的温姝。

温姝掀起好看的凤眸,有些心虚的瞥开视线。

陆圳宴一直盯着她看干嘛?

就在温姝思绪片刻的功夫,耳边就传来了男人十分冷冽的声音:“温小姐。”

温姝轻捏香烟的手突然伸了出去,动作尽现粗鲁,马上说道:”别介,我还是习惯别人叫我Miss Wen.”

“恐怕陆先生不知道我以前都是F国生活过,还是很开放的好么。”温姝阴阳怪气地说完,旋即垂下眉眼,盯着自己刚做没多久的美甲瞧了起来。

见男人没反应,她又来劲,接着说道:“怎么不讲话了呀陆先生,跟美女聊天压力很有压力么,还是跟我讲话你得回去查新华字典?”

陆圳宴的嘴角直接闪过一抹冷笑:“是在隔壁F国菜市一日游么”

温姝的脸瞬间垮了。

时隔多年,这男人还是这么毒舌。

这样也好,只要陆圳宴讨厌她,这场荒诞的婚事,就不能成功。

陆圳宴微微往前移了移,他双手合十,有劲的手肘此刻撑在餐桌上:“未婚妻?温绾绾?温姝!”

温姝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心绪起伏:“这你都认得出来?!”

“想让我认不出你,除非你化成灰。”

陆圳宴冷到极致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凿过她的心口。

温姝抖了抖,把刚才夸张的表情收了收,瞬间恢复了正常:

“我就说今天天气这么这么好,原来是你跟我给我整无雨了,看别人在你眼前表演好玩么。”

陆圳宴凝眸,盯着她的眼神,好似要把温姝给撕碎:

“没想到四年不见,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贱,知道你妹妹的相亲对象是个有钱人,就又巴巴的贴上来,想搅黄婚事再自己上?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会算计。”

温姝一时间不知道说点什么,脸色还是泛白起来。

想想也是,四年前,陆圳宴早已就对她恨之入骨了吧。

两声“你真贱”忽然重叠了起来,把她拉回了现实。

就在这个时候,身穿职业西装的男人突然出现在陆圳宴旁,弯腰语气恭恭敬敬地说道:“陆总,会面到时间了。”

陆圳宴微点头,张特助走到轮椅后面,双手握住把手开始推动着。

温姝满脸震惊,他的腿……为什么……

紧接着,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温绾绾为了逃婚竟敢选择离家出走,是这个原因!

男人被推了几步,这才又是挥挥手,轮椅转向了她,眸光幽深:“温姝,为什么又是你。”

温姝妆容底下的脸色一片惨白,可她还是塞回了眼泪,故作轻松的开口:“那不是很好?你肯定不会想娶我,我也不会嫁给你。”

男人的眼中,忽然波涛暗涌,他的手指骨死死的的捏着轮椅扶手:

“由不得你选!通知家里,马上准备婚事!”

留下女人定定的留在原地,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颤抖着转身,红了红眼眶。

为什么……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她瘫在椅子上,陆圳宴的话,彻底把她乱了。

忽的,手机铃声响起,温姝接了下,脸色一白。

卸完妆后,她换了一套衣服,立马去了医院。

重症监护室。

一进门,一个巴掌猝不及防的就直接挥上了温姝的脸!

“温姝,你怎么这么坏,躺在ICU里面的可是你爸!他养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就是这么一个白眼狼?治病不需要钱吗?你还在这种事情上作妖搞幺蛾子,要是人家真退婚了怎么办!”

温母的嗓音很大,见温姝无动于衷的样子,她越是暴怒,“我不管,这个时候,你不嫁也得嫁!”

温姝双手插兜,仿佛被打的不是自己:“我爸不止我一个女儿,而且本来也不是我嫁。”

见温姝眼神冷意漫漫,她缓缓低身的动作更是让杨如花本能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为了我爸?你可说的真好听。你除了这种机会,会来医院看一下他么?平时照顾他的又是你么?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为了你的荣华富贵去答应替嫁这种事?”

温姝勾起了嘴唇,冷笑了一下。

明明同是女儿,她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杨如花就是对她有偏见,抛开以前的各种事情不说,现在知道陆家少爷坐轮椅,她就成了替妹妹嫁的第一人选。

这就是她卖女求荣的好妈妈,而温绾绾,才是她的心头宝。

杨如花一听,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温姝的鼻子开始骂道:“你个赔钱货,现在还敢打你妹的主意了,我就把话放在这,别说现在你妹离家出走嫁不了,就算是你妹在,你也得给她嫁给那个瘸子!”

温姝面无表情的倚靠着墙壁,一脸冷色,等病房杨如花的声音消停了,她才开口讲话:“说完了吗?说完就到我说了,要嫁你自己去嫁。”

说完,温姝直径往病房门口走去。

谁想杨如花见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马上转变态度,双腿跪地,死死的抓着温姝的裤脚不让她走,泪眼婆娑的开始朝着温姝说道:

“你讨厌我不服从安排,我无话可说,可你爸现在又是这么个情况,我们跟陆家本身就有娃娃亲,本来这是你妹嫁过去的,可你妹关键时候玩失踪,小姝啊,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他们打电话来通知了,只有你马上嫁过去,Dom神医才肯为你爸治病,现在只有你替嫁过去这一条路了,你要知道,爸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耽误了,我们根本找不到Dom神医……”

很快杨如花开始装模做样起来,又是梨花带雨一通:“我知道你恨我,但躺在病房里面的是你的爸爸啊,难道你真的忍心……”

温姝长翘的眼睫颤了颤,目光顺势看向温晓峰躺着的病床,声音也像是被卡住了似的:“你给我记住,就算是我去嫁了,也只是因为我爸爸,而不是你。”

杨如花心里瞬间乐开花,她就知道这套对温姝管用。

温姝却是捏紧了拳头。

不管这个母亲和妹妹怎么对她,可父亲温顺峰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她没有办法选择视而不见。

钱她有的是,可Dom神医可不是有钱就能请得动的。

“那这个请帖,你给我拿好,指定了要你去,陆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你给我上点心!”

温姝抿了抿唇瓣。

代替温绾绾这种搞笑的事情,居然还真的有人这么热衷,虽然她们长得的确七八分像,可是偏偏有人一眼还是能认出来。

她想到了男人的脸,温姝捂住了心口,一丝疼痛掠过。

寿宴当天。

装修奢华的会场,一切都显得富丽堂皇。

温姝墨发及腰,一袭红调张扬的深V鱼尾裙,玲珑有致的身材瞬间被勾勒的完美无缺,长翘的睫毛轻轻地扇动。

不远处,走来了三位穿着高定晚礼服的年轻女孩,温姝一看,明显是气势汹汹朝自己来的。

“温绾绾,谁给你的脸,做了那样的事情,还敢来陆老爷子的大寿!”沈安可双手掐腰,朝着温姝吼道。

宋芝芝立马装模做样的拉扯了一下她的手臂,柔声讲道:“安可,别说了。”

可沈安可根本不会就此罢休:“芝芝你就是太好太善良了,才会被这样的女人蹬鼻子上脸,你忘了网上传的了,都敢直接勾引你男朋友了,不给她点教训指不定她又会做出什么那些坏事出来!”

温姝眉头紧皱,刚到这里,竟然就被劈头盖脸了一堆。

她知道,温绾绾虽然是个恋爱脑,但越界的事情半分都不会做,这几个女人,显然就是来堵她的。

本来还以为他们在酝酿什么新招数,温姝不住皱眉,可没想到,宋芝芝微微低着头,忽然泫然泪泣:

“绾绾,我是真的爱叶暮哥哥的,你能不能放过他,别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你要钱,我都可以给你的……”宋芝芝呜咽道,搞得就像是温姝在欺负她似的。

温姝掀开凤眸,唇角噙着一抹冷笑。

搁这演苦情片呢?

她实在是没眼看宋芝芝这烂到家的演技,只觉得辣眼睛,她双手环臂,一双美眸居高临下的瞥着宋芝芝:“宋芝芝是吧!”

温姝的眸色很冷,就连声音都让人觉得阴涔涔,很快她嘴角勾起了一抹讥笑:“这么喜欢叶暮,我怎么又好意思跟你抢呢 。”

宋芝芝呆住了。

“为……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很喜欢他的吗?”宋芝芝干巴巴的问道。

温姝直接冷笑起来,她抬手把头发理到耳后,微微低头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垃圾只配跟垃圾待在一起,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平日温绾绾偶尔也会在微信跟她抱怨,同在一个剧组宋芝芝不止一次白莲花陷害自己,当时她还是不以为然,今天一见,真是比塑料袋还要能装。

宋芝芝的脸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她咬牙狠狠道:“温绾绾你刚说什么!”

温姝精致好看的眉眼带着丝丝妖娆,可忽然却是拖着下巴,伤感起来:“一直以来我只是觉得你脑子有个那什么大病,现在发现错了,原来不只是脑子有问题,就连耳朵也不好使。”

宋芝芝气得不轻,整个人都颤抖了。

沈安可看不下去,立刻往前凑了凑:“温绾绾你有毛病啊,这样说芝芝有意思吗?不就是羡慕嫉妒恨芝芝是叶暮的女朋友,你就在这处处针对芝芝!”

温姝不生气,却是勾起嘴角:“我倒是好奇是谁传出去,说我勾引叶暮的!”

沈安可有些楞住:“你什么意思。”

网上铺天盖地传播着叶暮跟温绾绾看电影的照片,而众所周知,宋芝芝是叶暮的女朋友。

而温姝当时看到新闻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只不过是叶暮跟宋芝芝想火,利用了温绾绾这个傻缺炒作热点罢了。

宋芝芝闻言,瞬间慌了神。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