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真的太大了 没想到傻子那么大那么猛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乔梦瑶的眼里划过一抹讽刺,就只有她一直在念着旧情,念着眼前这些人是她的家人!

谁都在前进,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原地踏步。

“先生,收家具的人来了。”就在此时,静姨来了,还带了两个男人进来。

乔暮年看过去问道:“就这些,你们看看吧。”

说完,指向了前面一堆凌乱的家具。

来的人是做二手家具买卖的,看了一眼家具说道:“五千吧。”

吴秀丽说道:“怎么只有五千?太少了吧?”

“只能这么多,我们给你们收垃圾,还要给你们钱,你们要是不想要的话,那我们就走了。”

对方的样子像是没多少兴趣一样,准备要离开。

乔梦瑶感觉她的心在滴血,她的东西啊,他们还当着她的面,五千给卖了?

也对,她这个人在他们的眼里都不值钱……

可是,她看向乔暮年的时候,眼里莫名涩涩的,好像风吹沙子进去似的。

她很想说五千她出,但是,她的存折拿不到,身上也没有五千块,而且,她要这堆东西也没地方放……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走了,乔暮年突然说道:“四千搬走吧。”

乔梦瑶和吴秀丽都一脸意外的看着乔暮年。

乔梦瑶是意外,他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卖她的东西。

而吴秀丽则是觉得突然就少了一千块,正怨念的看着乔暮年。

然而乔暮年又对着两人说道:“你们要就快点拿走,不要我就换另外一家。”

这个生意就这样做下来了。

吴秀丽看到乔梦瑶那失落的眼神,眼里都是讽刺,嘴上却说道:“梦瑶,现在阿姨可真的帮不了你了。”

乔梦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站着。

眼睁睁的看着搬家公司把东西从她的眼前搬走。

突然,看到被抬起来的梳妆台,她猛的想到一个东西。

她梳妆盒子里有一枚胸针!

看到抬着梳妆台要走的两个男人,乔梦瑶瞬间跑过去。“等等,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的。”

“小姐,这些东西已经卖给我们了,我们的钱已经给了。”

“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我房间里的,我没卖,这个格子里,有一个胸针是我朋友的,请你们还给我,我还要还给人家。”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笑着说道:“小姐,要的话,你就要从我们这里买回去。”

乔梦瑶顿了一下。

“你们要卖多少钱?”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做二手买卖的,进来的货物转出去,至少也要赚一半以上的价格。

“你的东西是哪个?”

两个人放下梳妆台。

乔梦瑶打开了一个小格子,里面的东西用小黑布包着。她一看就知道,之前没人发现,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她伸手拿出来。

“两位大哥,你们就行个方便,这是我朋友放在我这里的,我要还给人家。”

“让我们看一下。”

对方不愿意直接给乔梦瑶,非要看清楚,而且一再强调现在是们的位东西。

乔梦瑶不能失去这个东西,这是她肚子里孩子父亲的唯一信物。

值钱是一定的,但是值多少钱,她自己心里没底。

“是一枚仿制品。”乔梦瑶一边打开布块,一边说道。

黑布打开,一枚经过复古工艺处理的胸针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种就是某宝上的仿制品。”她不知道这是正品还是仿制,总之,对着这样的人,说仿制品肯定不会错。

两人把东西左右看了看。

乔梦瑶看到两人一直在端详着东西,她的心突然一紧。

刚刚回来的时候,她怎么就把这个东西给忘记了。

现在他们要是狮子大开口她怎么办?

吴秀丽一直看他们三个人不知道在做什么,她恨不得乔梦瑶的东西快一点搬出去,于是冷声说道:“你们东西不要了,快点搬走。”

“小姑娘,这样吧,五百块卖给你。”

乔梦瑶怔了一下,生气打开某宝,然后拍照。

一搜,人家的价格才二十六块九。

“你们看,人家全新的才二十多块,你们要我五百块?”

而那一边,静姨接到了吴秀丽的命令,要这两个人赶紧把东西搬走,于是走过来说道:“你们快一点。”

“算了,一百,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

乔梦瑶知道之前看过,外面这一层是金色的,但是,是不是镀金她不清楚。

当时男人是什么样她也没看清楚,不过,不管多少,她现在是肯定要拿下来。

只是……她咬牙,还跟他们讨价,“五十,要不然我就去上面下一个单子,我还能赚一点。”

对方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乔梦瑶一眼,然后说道:“五十就五十。”

乔梦瑶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五十块还给这两个人,东西被她收起来。

只是看着自己曾经用过的东西,就这样被卖了,她的心还是止不住的难受。

乔欣瑶出来的时候,看到乔梦瑶像一朵即将要凋零的花一样,看着实在是可怜,心情好得不得了,她的嘴角一勾,顺道:“姐。”

她说着,扬了扬一本灰蓝色的本子,“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在找这个?”

乔梦瑶一看本子,立即跑了过去,将她手上的本子拿了过来,只是看了一眼立即就愣住了。

她存的十万块,乔欣瑶居然全部都取走了,“你拿了我的钱?你怎么能够拿我的钱?”

“我怎么不能够拿你的钱?你用我的身份去进了历家享福,我用你的身份取一点钱怎么了?这点小钱怎么比得上历家给你的生活费,姐,这张卡给你,以后历家给你发生活费的时候,你要记得把钱存进去,毕竟那些钱原本就是要给我的。”

乔梦瑶看着她,眼里满是不敢置信,怎么能够这样不要脸?

之前骗着她,哄着她代嫁过去。

她也是心软,觉得妹妹遭遇可怜,另一方面,父亲又拿弟弟的病威胁,没想到,乔欣瑶竟然可以这么无耻。

“你太过分了。”乔梦瑶没忍住,把卡往乔欣瑶砸回去。

“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乔欣瑶这么一喊,吴秀丽来了,乔暮年也过来了,把乔梦瑶给骂了一顿,后来听到乔欣瑶说的话,他也觉得有理,历家是什么样子人家?

给点小钱都够老百姓过一辈子了,所以,这样的要求一点也没有错。

乔欣瑶:“爸,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姐代替我嫁进去,有什么好的东西,都是她享受了,让她分我一点点怎么就这么难?”

“你妹妹说的对,你这个做姐姐的要知道爱护她,你给她钱,她也可以替你去照顾志文。”吴秀丽说道。

她们的无耻已经刷出新境界了!

乔梦瑶的脸色很难看:“爸,你怎么不想想历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我替她在里面生活,天天胆战心惊,你们还要我从历家搬钱出来,要是这么好过,你为什么不让她去,非要逼着我代嫁?”

“行了。”乔暮年也生气了。

“你不愿意给欣瑶钱,那就当是孝敬我的,我当你父亲,还不能收你一点点孝敬的钱了?”

“爸,乔欣瑶拿了我存折里十万块,那些钱是我兼职赚的血汗钱,你让她还给我。”

现在还想要钱?

“你说这话丢不丢历家的脸?”乔暮年生气的说道:“乔家的人在乎这一点钱?”

“爸,你明知道,我不是历家的人,是你们逼我进去,历延霆已经死了九个老婆,我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你还想剥削我吗?”

“行了,我让你拿一点点钱,你就说这么多,志文就是一个无底洞,你怎么不想想钱给家里,也是用到他的身上去?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乔梦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历氏的,只知道她又迟到了,这一次,历延霆不知道要扣她多少工资。

她只觉得心很冷,人很委屈。

林立从里面出来,见乔梦瑶又迟到了,刚想问她怎么迟到了,就见她的脸色特别的不好,只好问道:“乔小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乔梦瑶摇头,木纳的朝着自己的位置过去。

林立看她难受的样子,就没再加重人家的心理负担,只交待:“历少要喝茶,你泡杯茶送过去吧。”

乔梦瑶点了下头。

结果,因为心情太不好,她在泡茶的时候,开水淋到手,顿时一疼,碰倒旁边的玻璃壶。

“哐当……”

破碎的声音让历延霆抬头看了一眼。

林立立即问道:“乔小姐你没事吧……”

乔梦瑶摇头说道:“没事,抱歉,把历少的壶打碎了。”说着她蹲下去要捡掉捡玻璃碎片,却被玻璃碎片给扎了一下,手指突然冒出鲜血。

林立赶紧从一边抽出纸巾想要替乔梦瑶擦血。就在他的手刚要伸过去的时候,一声冷酷的声音响起:“别碰她。”

乔梦瑶愣了一下。

林立在看到历延霆冰冷得吓人的目光,也是退后了一步。

历延霆只是不想让林立碰乔梦瑶的手,但是他说出来后,自己就后悔了,为什么要去在意这个女人?

只是现在骑虎难下,他只能狠狠的说了一声:“花样挺多的。”

乔梦瑶脸色苍白了一瞬,蓦然的垂下了眸子,不发一语的将地上的碎片捡了起来,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这才伸手捂住还在流血的手指,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出去。

林立脸上闪过了尴尬说道:“历少。”

“你很闲?”阴凉的眸子朝林立看来。

林立吓得赶紧滚蛋的心都有了。

乔梦瑶将血挤出来一些,但是,刮到的伤口挺深的,一时半会血止不住。

她贴一块OK绷都没用,只能又贴了一块上去,连续贴了两块,才勉强止住血。

不过,指尖却热辣辣的疼。

想到自己打坏了历延霆的水壶,她朝着楼下去。

……

历延霆将眼神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问道:“她在做什么?竟然都不在岗位上了。”

林立看了历延霆一眼,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只能说道:“我看看。”

乔梦瑶从电梯里出来,就遇到历延松。

“大嫂也要出去?”

“嗯。”乔梦瑶点了点头。

“你要去哪?”

“去对面买点东西。”

历延松眼尖,一眼就看到乔梦瑶受伤的手:“大嫂,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刚刚不小心刮到了。”

“那你要注意点,别再伤到了,不要碰水。”

“谢谢,我没事。”

“大嫂要买什么,我陪你去买吧。”

“不用,不用。”乔梦瑶立即摆手拒绝道。

“别动,我看看。”历延松看到乔梦瑶贴着的OK绷都染血了,立即伸手拉她的手过来。

历延霆站在窗边,看着站在外面的人,虽然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但是却看到了此时的场景,深邃的眸里透着冰寒,浓重的冷意毁天灭地。

乔梦瑶赶紧将手收了回来,说道:“没事,我去对面重新买个胶布贴上就好了。”

“要不我陪你过去买吧。”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麻烦,你什么事情赶紧去忙吧,我这里真的没什么事。”乔梦瑶连连拒绝。

历延松这才说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别再伤到自己了。”

历延松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温和却又不耀眼,照的人心暖暖的,乔梦瑶看着他离开,才转身朝着旁边的店走进去。

在店里,特意找了一个和历延霆用的同类型水壶。

只是她的钱,买了这个水壶后,真的剩下一点点了。

乔梦瑶回来的时候,拎着袋子就往历延霆办公室进去,只是人一进去,历延霆高大的身影,立即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只冰凉的手套已经掐住她的脖子。

乔梦瑶真没想到,打破他一个水壶,要用命还给他!

她已经买回来还给他了啊。

“我……”乔梦瑶要解释。

但是历延霆现在不想听乔梦瑶说话,掐着她脖子的手在一点一点的加重力道。

乔梦瑶脸色苍白起来,舌头都要伸出来了。

历延霆:“真没想到,你这种女人,狗改不了吃屎。”

乔梦瑶只感觉到身体一软,水壶……要是掉下去,就又要碎了……

历延霆看她的手还紧紧的抱着东西,像抱着宝贝的样子,深眸银光一闪。

一手打了出去,还踹了一脚。

乔梦瑶瞳仁一缩……眼里是极致的痛苦。

历延霆因为这一眼,这才猛的收回了手。

“咳……”乔梦瑶只剩下咳嗽的声音。

她以为她会死,但是,没有,难受的感觉在一点点的消退,缓缓的抬起了眼皮,她看着历延霆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就因为我打碎了你一个水壶,你就要我的命?”

“你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历延霆冰冷的眸紧紧的盯着她:“你觉得只是一个水壶的问题?”

“那不然呢?是什么?”乔梦瑶问道。

她最后的钱买了一个水壶赔给他,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历延霆:“别忘记你现在是历家的大少夫人,你抱着老二送的东西,跑到我面前炫耀?”

林立站在一边,真的不敢过来。

但是乔梦瑶原本攥在手上的小票掉下去了,他眼尖的看到了。

捡起来,一看是对面商场的小票。

“乔小姐,你这是?”

“我买来赔给历少的水壶,现在是他自己打碎了,以后不要再怪我。咳咳……”

乔梦瑶艰难的咳了起来。

林立吓了跳,赶紧把袋子拿起来,里面有个包装盒,一打开,水壶已经摔坏了,成了一把玻璃渣……

历延霆的脸色古怪的变了一下,后来才说道:“刚刚怎么不说清楚?”

他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吗?

乔梦瑶朝他看来。

历延霆看向林立,冷眸一掀,只能狠狠的盯了他一眼。

怎么报告的?

林立那个委屈。

宝宝什么都没做!

乔梦瑶没再看历延霆,爬了起来,缓缓的走向自己的位置。

她的位置在总裁室里但是在屏风的外面,她要是坐着不动,基本上不会看到历延霆那张脸。

而林立则是把小票双手递给历延霆,说道:“这个水壶确实是之前用的那个型号。”

历延霆的眸眯了眯。

怎么回事?

竟然误会了?

也不对,刚刚她在楼下确实和……该死!

回头看到林立还站在一边,他的眸光又是一冷:“还不去再买一个?”

“是,是,我现在就去买。”

乔梦瑶再没出现在历延霆的面前,一直混到下班,老宅的司机又来接他们了。

历延霆和乔梦瑶都没说话,但是都默契的上了车,车里的气氛迷之奇怪。

林立开着车子跟在后面。

历延霆做自己的事,乔梦瑶看着窗外的景色。

路上相安无事,不过,晚上历家吃饭的人就比较多,除了老太太,还有小叔公历志坚夫妇和历延松。

乔梦瑶一直安静吃饭,只不过,饭一吃完,历延霆就被历志坚叫走了。

乔梦瑶刚要起身,就被老太太叫住了。

历延松自觉地站起来离开。

餐桌上只剩下两个长辈。

老太太说道:“这两天你一直在延霆身边,适应得怎么样?”

乔梦瑶点头说道:“还好。”

“现在对公司的事熟悉了吗?”

“还在了解之中。”

“嗯,你刚进公司,对公司很多事不熟悉,是正常的,我要和你说的是,最近公司要和天成合作,这个合作一定要顺利拿下来。”

公司的事情?

乔梦瑶微微发愣,老太太什么意思,她不是不管事的吗?

为什么还掺和一脚?

再说了,公司的事跟她说有什么用呢?她在历延霆面前,什么都不是。

看乔梦瑶一点反应也没有,历小叔婆眼皮微微一动:“你奶奶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没有?”

“叔婆,我知道。”乔梦瑶只能点头说道。

老太太的眼神幽深的盯着她。“这一次和天成的合作,不容有失,关系到公司的发展和布局,延霆本身对天辰有抗拒心理,现在,你在他身边,要好好的劝他,务必让这次合作顺利。”

乔梦瑶的心里开始打鼓,面上只能强撑镇静的点头。

像历延霆那种暴躁老虎,能听她这一只小猫的话吗?

老太太深眸一掀说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事,你要认真对待。”

“知道了,奶奶。”乔梦瑶点头。

历小叔婆说道:“你是个通透的孩子,比起延霆以往九个妻子,还要有福分,好好把握。”

乔梦瑶怎么听都觉话中有话。

之前她猜测过历延霆九个妻子的死法,可是怎么样也猜测不到。

感觉历小叔婆这句话,带着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她没敢说出心中的疑惑,历延霆已经从里面出来。

幽寒的眸看了乔梦瑶一眼,往外面出去,乔梦瑶赶紧告辞。

路上乔梦瑶一直垂着眸,想着老太太的话。

她要怎么做?

自从下午之后,她都恨不得离历延霆远远的,怎么敢在历延霆面前提起这个问题。

接下来一天,乔梦瑶和历延霆处在一种非常奇怪的相安无事,历延霆没再找她麻烦,乔梦瑶依旧晚上睡地上,白天上班泡两次茶。

不过她发现桌子上的新水壶和之前的型号一模一样。

她垂眸不语,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历延霆抬眸的时候,就看到乔梦瑶正侧着身子,神情专注的在水杯里倒水。

杯子里,茶叶在慢慢的舒展……

他盯着女人纤细的身影,眸光暗沉了几分。

下午乔梦瑶去了洗手间回来,就听到历延霆和林立的对话。

“别告诉我,这些人越养越饭桶,一个人都找不到?她还能凭空消失?”

林立不敢抬头,这一次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从哪来又从哪消失的,真的毫无踪迹。

山庄的监控也是一早被人动了手脚,真的无从下手,这也就验证了历延霆所说的,他们都是饭桶。

乔梦瑶的眉头微微一皱。

历延霆在找人?找什么人?

察觉到外面有声音,历延霆没再说话,林立也捡了一条狗命,从里面退出来。

他看了乔梦瑶一眼,发现她垂着眸,一脸事不关己。

直到林立送来一份邀请函。

放在桌子上的邀请函,历延霆看也没看。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