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一人?上面2人?下描写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温半夏家小区门口,一辆经过改装的出租车等待已久。

“师傅,去医院,麻烦快点。”温半夏跑出小区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怎么办,怎么办。温半夏此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父亲年事已高,如果贸然进行手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以她现在

的经济状况也拿不出那么多手术的钱,她不想再像顾安爵开口。

当年任雅丢下温半夏离家出走,从此以后温半夏就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是温思存这些年一直陪在她身边。温半夏从小就性格倔强,她从来不允许自己想任雅,想那个抛弃她和她爸爸的女人,她也从不在温思存面前提这些,她怕温思存会难过。反而是温思存总是告诉温半夏无论发生什么事任雅都是她的亲生妈妈,温思存不希望温半夏恨任雅。温半夏知道温思存这么多年还爱着任雅,直到现在温思存的钱包里还装着任雅年轻时候的照片。

温半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么多,可能人在无助的时候总能想起自己的亲人吧。

温思存第一次带温半夏参加补习班的时候,第一次参加温半夏家长会的时候,第一次和温半夏面对面谈心的时候...温半夏回忆起她和温思存的一幕幕,才发现原来温思存默默的为她做过这么多。

温半夏只顾着担心父亲,并没有查看周围的情况,也没有发现这辆车子的异样。

这辆出租车是经过改装而来的,温半夏坐在副驾驶上,驾驶座位上的男子带着墨镜看不清楚脸,车的后排没有驾驶座位,如果仔细看可以隐约的从倒车镜里看到后备箱里有一个人!

车子飞快的在公路上行驶,走了好久温半夏才发觉不对劲。她还没来得及询问驾驶座位上的司机是不是走错了路,就感觉到头部一阵头痛,紧接着就昏了过去。

驾驶座位上的人露出狰狞的面容,他摸了摸温半夏的小脸,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到手了,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到时候老地方见。”

...

温半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仓库里的光线昏暗,布满灰尘,周围都是破旧的集装箱。温半夏手脚都被麻绳绑着,动弹不得,嘴里贴着塑料胶布,憋的她要窒息。温半夏左看看右看看,她确定不知道这是哪里,她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大哥,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要不然我们...”温半夏闭着眼睛装睡,偷听绑匪之间的对话。

“不要声张,这个女人值不少钱,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被称作大哥的人说到。

温半夏眯着眼睛观察两个绑匪,两人的身高都在180左右,带着口罩。被称作大哥的男人留着络腮胡子,剃着光头,另一个绑匪左臂纹着青龙,脸上有块长长的伤疤。温半夏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铃铃铃”就在温半夏正在想对策的时候,绑匪的电话铃声想起,温半夏竖着耳朵开始听。

“好,好,放心,我明白。”绑匪说完挂断了电话。

绑匪走到温半夏面前,打开一瓶矿泉水照着她的脸就了泼过去,温半夏知道自己藏不过去,便睁开了眼睛。

“你们想干什么?”温半夏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绑匪笑着看温半夏,只不过笑容里带这些狠毒。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无权无势又不认识你,为什么绑我。”温半夏看着绑匪说。

“简单,我不需要钱和权,我只需要你离开顾安爵,只要你能离开顾安爵,我就放了你。”被称作大哥的绑匪一边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边说。

“为什么?”难道他们绑架她就是为了让她和顾安爵离婚?

“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至于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你最好想清楚,答应和顾安爵离婚,我就保你平安无事。如果你不听依然坚持和顾安爵做夫妻,那我只能把你卖到别的地方让你这辈子也见不到顾安爵。”绑匪恶狠狠的拿刀指着温半夏。

温半夏的思路此刻无比清晰,她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他和顾安爵来的,目的就是要他们离婚。这两个绑匪当然不是主谋,他们背后一定有人指使,而且这个人一定是个大人物。

想到这里温半夏忽然笑起来,她的这个笑容笑的绑匪摸不着头脑。在道上混这么多年,这种事也没少干,抓来的人质不是吵吵闹闹就是哭哭啼啼。像这种还能笑出来的,温半夏好像是第一个。

“你笑什么?”绑匪忽然对温半夏来了兴趣。

“没什么,我同意你的条件,和顾安爵离婚。”温半夏装作认真的模样,她知道她现在需要时间,她必须努力的拖延时间,这样顾安爵才有可能来救她。

温半夏这么快就同意了,绑匪显然有些怀疑。温半夏看着绑匪脸上的表情,她意识到她必须要让绑匪相信自己说的话。

“我和顾安爵认识没多久,虽说结婚了,但是感情也没有多少,我现在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他,说不怨他是假的,而且我现在在你们手上,我就应该乖乖听你们的话,没有别的选择。男人以后会有很多,但是命要是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这个道理我懂,所以我决定和顾安爵离婚。”温半夏说得一脸真诚,绑匪看着她的样子也彻底相信。反正温半夏一个小姑娘在他们手上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铃铃铃”刺耳的电话铃声再一次的响起。

“喂,谭总...事情已经办妥了,她已经答应我们的条件。”温半夏仔细的听着绑匪与对方的电话,她听不清楚电话那端的人说些什么,但是隐约听到绑匪称呼他“谭总。”

温半夏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谭莹莹,可是谭莹莹不至于让绑匪恭恭敬敬的称作“谭总”。温半夏在脑海中迅速整理思绪,她能想到的“谭总”只有谭莹莹的父亲谭建昌!

温半夏与谭建昌无冤无仇,甚至没有任何的交集。谭建昌也算是城市里的大人物,怎么会对她采取这样的手段,难道真的是因为谭莹莹的事情?

顾安爵早晨心情大好,他决定先去温半夏家接她去吃早饭,然后再送温半夏去上班。

“咚咚咚。”顾安爵敲了半天温半夏家的门都没有人答应。顾安爵以为温半夏睡得太沉。

“这个猪一样的女人!”顾安爵一边在心里想一边拿出手机拨打温半夏的电话。

“嘟嘟嘟。”手机没有人接,顾安爵感到有些不对劲。

顾安爵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人答应。顾安爵把耳朵贴在温半夏家门上听,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声音。

一大清早,家里没人,电话不接。顾安爵意识到温半夏可能出事了!

顾安爵赶紧拿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马上寻找温半夏的下落,半小时之内我要知道她的情况!”顾安爵挂掉电话在温半夏家门口徘徊。

秘书一大早听到顾安爵在电话里对他咆哮,。他跟在顾安爵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顾安爵这么不淡定。

顾安爵站在温半夏门口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这么早温半夏应该不会去医院,也不会去上班,温半夏没有出门买早餐的习惯,所以,温半夏就在12小时内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顾安爵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凝固到一起,他已经无法呼吸。温半夏到底去了哪里,现在和谁在一起?!如果温半夏真的出了什么事,要他怎么办。他要怎么向任雅阿姨和温伯伯交代。顾安爵脑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

半小时后,顾安爵的秘书战战兢兢的把调查结果汇报给他。

顾安爵的手下调查了小区内所有的监控,发现温半夏昨晚11点左右匆匆忙忙的走进一辆出租车,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有没有调查过这辆车?”顾安爵冷冷的问。

“这辆车的车牌号是:沪A001,经过我们的调查这辆车是废旧车辆,车牌应该是假的。”

顾安爵满身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吩咐秘书务必马上找到那辆车所在的位置。

十分钟后,顾安爵带着一帮人马开车朝着郊区废旧仓库驶去,秘书刚才告诉他那辆车已经在郊区的仓库前停了一宿,如果温半夏在仓库里待了一宿...顾安爵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秘书告诉顾安爵他们通过关系查找了温半夏昨天晚上的通话记录,记录中显示昨晚十点五十左右温半夏接到过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个陌生电话号码是新注册的,至于注册的信息他们无法查到,应该是有人故意隐瞒。

好,很好!顾安爵现在就像一头要咆哮的狮子。温半夏被绑架绝对不是巧合,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的。敢动他顾安爵的女人,是活的不耐烦了!

谭氏总裁办公室,谭建昌站在窗户旁边像是在思考什么。刚才阿虎打电话来说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谭建昌十分平静。他没有想到温半夏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他提出的条件,看来温半夏和顾安爵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只要温半夏和顾安爵离婚,顾安爵就有可能和谭莹莹在一起,这样晟峦集团早晚会是他的。

谭建昌现在满脑子都是晟峦集团,他努力了这么多年,晟峦集团一定是他的,他可以为了晟峦集团不择手段!听说顾安爵现在已经手忙脚乱了,很好,谭建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好了,谭总,出事了。”秘书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跟了我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学会沉稳,什么事情值得你这副样子!”谭建昌斥责手下。

“顾安爵,他调查到那个女人在哪里了,现在正在往仓库赶呢!”秘书着急的说。

谭建昌听完也有些慌乱,看来老奸巨猾的他选择在顾安爵身边安插眼线是对的。

谭建昌没想到顾安爵会那么快找到温半夏的位置,看来自己真的是低估了这个小子!

谭建昌赶紧联系阿虎,吩咐阿虎他们必须在顾安爵到达仓库之前把温半夏转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喂,阿虎,你赶快把温半夏带走,快!”谭建昌因为着急额头上已经出现汗珠。

阿虎是过来人,谭建昌这么一说他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行啊,小娘们,你老公这么快就找到你了,不过很可惜,太晚了。”绑匪拉起温半夏准备要走。

温半夏知道顾安爵马上就来了,绑匪接到消息以后肯定会提高警惕。如果自己现在跟着绑匪离开,顾安爵找自己就会更加困难!

想到这里,温半夏努力的挣扎,她要努力的拖延时间,她不能就这样被绑匪带走!

温半夏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又被绑匪绑住手脚,根本无法和两个身材高大的绑匪抗衡。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绑匪带走,温半夏着急的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温半夏知道自己这样可能会激怒绑匪,令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可是现在她必须这样,她别无选择!

温半夏这么一喊让两个绑匪变得更加紧张,“妈的,你还喊,你还敢喊!再喊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脸上带着刀疤的绑匪一边说一边用胶带粗鲁的粘住温半夏的嘴。

顾安爵带着一帮人马浩浩荡荡的行驶在去往郊区的公路上,因为心急他连续闯过好几个红灯,马上到达仓库道路口转弯时差点撞到行人。顾安爵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温半夏,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快点找到他。

但是绑匪早已带着温半夏离开,当顾安爵赶到仓库的时候绑匪和温半夏都已经不在,顾安爵心立刻凉了半截。

半夏,你到底去了哪里!顾安爵心中焦急。

顾安爵告诉自己不要冲动慢慢冷静下来,他决定还是给公安局长打电话,让一批特警来帮助他们。毕竟现在时间有限,晚一秒钟温半夏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特警兵分两路。一路调取郊区附近的监控,一路赶到废旧仓库志愿顾安爵。经过警方的努力,终于找到了线索。监控画面显示两名劫匪挟持着温半夏向仓库的东侧移动。

顾安爵听到这个消息后既惊喜又着急,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半夏。顾安爵现在要马上去救温半夏,不知道这一整夜半夏有没有着急害怕。想到这里顾安爵不顾身边警察的阻拦奔着绑匪和温半夏的方向跑了过去。

“站住!”顾安爵大喊,眼看着就要追上绑匪和温半夏。

绑匪回头看见顾安爵,慌张的向前继续跑。温半夏手和脚都被捆着,嘴巴上还贴着胶带。两个绑匪带着她根本跑不快。眼看着顾安爵就要追上来,两个绑匪把温半夏推了过去,温半夏因为重心不稳被狠狠地推在地上。

“半夏。”顾安爵看见温半夏摔倒赶紧将她扶起,并且命令身后的人将两名绑匪抓住。

温半夏此时头发已经凌乱不堪,躲在顾安爵的怀抱泣不成声。

“没事的,没事的。”顾安爵轻轻拍打温半夏的后背安抚她。

顾安爵带着温半夏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医生说温半夏只是手脚被绳子磨破,其余没有大碍,顾安爵听到医生这么说才稍有些放心。

顾安爵把温半夏带回自己家中。“半夏,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吗?”顾安爵小心翼翼的询问。

顾安爵知道温半夏受了很强烈的刺激,这时候不宜再提起这些。可是他必须要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否则温半夏还是会有危险。

温半夏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原委说给顾安爵听,顾安爵从头到尾分析完,觉得绑架温半夏的人一定和自己有关系。

“是谭建昌!,是他指示绑匪绑架我的!”温半夏忽然情绪激动的说。

“你怎么知道是谭建昌?”顾安爵听完温半夏说的话眼睛眯起。

“我听到了他和绑匪的通话,绑匪还和我说只要我们离婚他就放了我。”

谭建昌,好,很好!这个阴险毒辣的老男人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顾安爵现在恨不得把谭建昌撕碎,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哄好受惊吓的温半夏。温半夏的状态很不好,因为惊吓的缘故一直都是呆呆的,有时候还会掉眼泪。

顾安爵把温半夏抱在怀里轻声的哄着,大手抚摸着他的头。顾安爵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他很自责也很内疚。

“半夏,你不要怕。我保证以后会照顾好你,护你周全。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会处理好,我保证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顾安爵向温半夏承诺。

温半夏听到顾安爵的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她很累,累的说不出话。渐渐的温半夏躺在顾安爵怀里睡着了。

顾安爵看着温半夏的睡颜,轻轻的抚摸温半夏的脸,转过身拿起手机给秘书拨打电话。

顾安爵现在觉得只有随时随地知道温半夏的动向,他才能彻底放心,才能不让温半夏发生危险。他吩咐秘书把平时跟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保镖分成两组,一组跟在自己身边,一组背地里保护温半夏。

想起温半夏今天和他说的话。顾安爵眯了眯眼睛,危险的气息在他浑身蔓延。

谭氏集团,谭建昌的电话想起,拿起一看是顾安爵。谭建昌迟疑了一下,接听了电话。

“呦,顾总,您有什么吩咐?”谭建昌抢在顾安爵说话前开口。

“呦,谭总,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有些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顾安爵轻轻挑眉,语气中透露出不屑。

“嗯?发生了什么事情,顾总,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谭建昌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额头上却因为紧张有微微渗出的细汗。

谭建昌知道,自己应该努力的保持正常,这样也许事情还会有些转机。一旦让顾安爵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自己的下场一定会非常惨。

顾安爵不想再和谭建昌浪费口舌,他知道谭建昌一定会装傻到底。

“谭总,有些事情我不想闹得人尽皆知,误会也好,人为也罢,如果温半夏再有下次出现什么状况,我会让你和整个谭氏为他陪葬!还有,谭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已经通过转到我的手里,这次算是给你的一个教训,我不希望再有下次。”顾安爵自顾自的说完,没等谭建昌反应过来就挂断了电话。

谭建昌在电话另一端气的直跺脚,谭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顾安爵说得到就得到,拿他这个谭氏总裁当什么!

顾安爵挂断电话后走进卧室,看见温半夏还在熟睡,轻轻的给她盖了盖被子,然后拿起药水帮她擦拭伤口。顾安爵怕惊醒温半夏,擦的小心翼翼。

照顾好温半夏后顾安爵走下楼,吩咐保姆给温半夏坐些好吃的。折腾这么久,温半夏醒过来肯定会饿。

温半夏是被噩梦惊醒的,她梦见自己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遇见一群陌生的人...

“安爵,安爵!”温半夏迷迷糊糊的喊着顾安爵的名字,枕头已经被汗水打湿。

顾安爵听见温半夏在叫自己,马上冲进房间。“半夏,我在,我在呢。”顾安爵把温半夏抱进怀里。

“安爵,我做了一个很吓人的梦。”温半夏说完低着头哭起来。

“好了,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回家了。”顾安爵把温半夏抚摸温半夏的后背。

顾安爵安慰了温半夏好久,温半夏总算恢复情绪。顾安爵拉着温半夏的手,带着她走下楼。

温半夏刚下楼梯就看见一桌子上丰盛的菜,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温半夏赶紧捂着肚子,脸红起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