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姜切成小块放菊花里作文 双龙 蜡烛 烧伤 倒立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温半夏被说得难堪,她穷,被他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觉得丢人。

就如同钱程浩说的那样,她又丑又没有出息,难怪他会想要踢开自己。

“我是不是又丑又没用?这么大的人了,连父亲的医药费都交不起。”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她语气满是自嘲。

“这世界没要求所有人必须变得有用,况且,你很漂亮啊,谁说你丑了?”顾安爵一本正经的道,眼神坦诚。

温半夏扯唇笑了笑:“别安慰我了,昨天钱程浩来我家,就是这么骂我的。”

“他说的都是狗屁,他想跟你分手,什么话说不出来?我现在有个办法可以解决你的困境,你要不要听听?”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顾安爵凝视着温半夏。

温半夏抬头看向他,眼底带着疑惑。

“跟我结婚。”顾安爵表情特别的严肃的说道,好像是真的在说一件非常有用的办法一样。

“滚!”温半夏想也不想立即怒骂。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你跟我结婚,你父亲所有的医药费我承担。”顾安爵接着道,表情严肃得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你是在逼我知道吗?逼我把自己卖给你!”温半夏蓦地有些生气,语气也有点委屈。

“咱们协议结婚,我刚才就想过了,你当帮我一个忙,我帮你一个忙,我真的很需要你帮我这个忙。”顾安爵眼眸诚恳,表情也很凝重。

他这样子,让温半夏真的觉得,他是真的认真考虑了。

“那你未婚妻……”

“她目前不算我的未婚妻,外界的确传言我即将结婚,但是那消息也是她家人传出来的,我当时为了公司的利益,也没有反驳。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些事情,不能跟她联姻。”顾安爵一口气说很多,可缘由,他还是不敢说出来。

他现在想跟温半夏结婚,一方面是因为避免跟谭莹莹结婚,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彻底查清楚,温半夏就是他继母的女儿。

而温半夏的父亲,实际是对他有恩的。

他想帮她,但是总得要一个理由。

为今之计,两人结婚是双赢。

温半夏思索片刻,摇头道:“不行!我爸爸醒来会接受不了的。”

“我们暂时不说出来可以吗?我会让你爸爸接受我的,你相信我吗?”顾安爵来到她的身边,握着她的双肩,双眸深深的看着温半夏。

他现在不跟温半夏结婚,如果直接取消婚礼,会被业界的人说拿婚事炒作,那样对他们顾家非常的不利。

而谭家也会为了报复,对他们顾家泼脏水。

温半夏还在犹豫,顾安爵已经不管不顾,拉着她转身就走。

“钱程浩说,你还欠他的东西,如果不还,就要来这里闹,你父亲再被刺激,就真的要动手术了,如果我跟你结婚了,他来闹,就没作用了,你爸爸也不会受刺激。”拉着她往电梯走去,顾安爵继续说道,声音多了些着急。

温半夏咬着唇,纠结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顾安爵:“我们去哪里?”

“去民政局。”顾安爵干脆利索的回答。

“可我还没答应你呢。”温半夏挣扎着道。

“温半夏,我想帮你,也希望你能帮我,好吗?”顾安爵扭头看向她,眼眸里情深意重让人不忍拒绝。。

温半夏瞧着他真情实意的眼神,还是不敢轻易答应。

“我会对你好,像现在这样,你相信我吗?”顾安爵继续问,紧紧盯着她双眸的凤眼里焦急慌乱。

温半夏哪里敢轻易相信,她才刚被另一个男人抛弃,而且顾安爵外界又传言纨绔风流,她哪里知道他是不是玩自己的。

可爸爸,也不能没有医药费啊。

咬了咬牙,她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你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顾安爵看她答应,眼眸所有的担忧褪去,眉梢也立即飞扬着笑意道。

温半夏没有回答,只是有点茫然。

两人来到民政局,早早叫人把两人户口本拿来的顾安爵牵着她的手进去。

领了表格,两人坐在一边准备填表。

温半夏本就是这里上班的,所以走流程也比较快,同事优先给了表格她。

写到一半,谭莹莹就浑身戾气的走了进来。

第一眼就看到了温半夏,她来到温半夏的身边,指着她的鼻子痛骂:“在医院里跟我未婚夫装朋友,转眼就跟我的未婚夫来民政局领证,你就这么不要脸吗?!”

她这一嗓子,吼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甚至温半夏的同事们也伸出脑袋,一个个好奇的看着。

见人都看了过来,谭莹莹接着道:“看啊,这个小三!背地里勾搭我的未婚夫,还跑来跟他领证!”

要不是她让女佣留在那,今天他们证领了,她谭家还不知道!

她的话说完,周围人议论纷纷,一个个都一脸鄙视的看着温半夏。

平日里电视跟报纸报道小三太多,他们都很痛恨小三。

“谭莹莹,注意你得措辞。”顾安爵把温半夏护在怀中,皱眉看着谭莹莹语调瞬间冷酷到了零度。

谭莹莹张大嘴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护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不敢置信地尖声道:“顾安爵,我可是你未婚妻,你就这么向着这个狐狸精?!”

顾安爵闻言眉心拧得更紧,被男人半抱在怀里的温半夏甚至觉得他握住自己肩膀的手,温度都在瞬间降低了,随即听到头顶传来男人沉稳冷漠的嗓音斩钉截铁道:“我们没有订过婚,别在这胡搅蛮缠。”

谭家想要跟他顾家联姻的目的不简单,他早就知晓,所以对眼前的女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又怎么会任由对方的话影响到怀中的小女人!

他揽着温半夏转身就要走,转身的瞬间撂下句话:“谭小姐若是继续造谣,准备好收律师函吧。”

冷酷无情,锋芒毕露,在朝着外人时毫不掩饰自己的狠戾手段。

谭莹莹看着顾安爵和温半夏,心有不甘,论姿色论容貌她都觉得自己不比她差,怎么就让这个不起眼的女人抢了自己的男人?何况这是商业联姻,如果搞砸了自家公司肯定会受到损失,到时候家里人肯定会埋怨她。

想到这里,谭莹莹赶紧上前拦住他们,照着温半夏的脸上就是一巴掌,随后说道:都是你这个贱人,破坏别人的感情,如果没有你我和安爵还是好好的!

民政局里的人又重新围了上来,对着温半夏指指点点。

看到温半夏脸上被打出的巴掌印,顾安爵心下一紧,刚想对谭莹莹发怒,就发现身旁的小女人突然挣脱了他的怀抱,直挺挺的站在谭莹莹面前,说来也奇怪,身高168的她站在身高175的谭莹莹面色丝毫不输气势。

只听温半夏不紧不慢的说到:这位小姐难道就这么缺少关爱吗?居然在民政局抢别人的未婚夫,而且还当众打人。

谭莹莹听到温半夏这么说变得更加生气,说话更是口无遮拦:你就是破坏别人的小三,我和安爵马上就要结婚了,他是我的未婚夫!

温半夏面带嘲讽的说道:未婚夫就是未婚,那么他想临时换个老婆也是他的意愿,至于我,你管得着么?

顾安爵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一个浓妆艳抹,张扬跋扈。另一个平凡普通,简简单单,却让他觉得舒服,甚至有时能让他心里产生小小的悸动。

谭莹莹此时已经被气的失去理智,直接向顾安爵和温半夏扑来,想要撕扯温半夏的衣服。顾安爵见状立刻护住温半夏,并命令随性的保镖将谭莹莹丢出去。

被护在怀里的温半夏已经红了脸,抬起头的瞬间看到顾安爵正在看自己,目光温柔得让温半夏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

“半夏,怎么样?”顾安爵开口问到。

“我没事”温半夏赶紧平复自己的心情回答。

“你刚才生气的样子好像小老虎。”顾安爵宠溺的说到

温半夏直接无语,顾安爵夸人的方式好像真的很特别...

看着温半夏好半天也不说话,顾安爵紧张的问道:你还想和我结婚吗?

这个问题不问还好,问完以后温半夏变得更加迷茫。顾安爵看到她的样子也不忍心让她赶紧做决定,只是用温柔的语气让温半夏在民政局等他一小时。

他知道她的迷茫和不安,他愿意给她时间慢慢接受自己。

一旁的温半夏在顾安爵走后心里默默吐槽,果然豪门少爷都不靠谱,折腾大半天最后把自己扔在这里。

温半夏不知道应不应该嫁给顾安爵,可是想想爸爸,她知道自己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一个小时后,顾安爵拿着玫瑰花和戒指出现在民政局,单膝跪地看着温半夏,眼中全是温柔。

“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到今天这样的委屈。”

“婚后我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我会和你一起照顾你的父亲。”

“我会给你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让你成为最美丽最幸福的新娘。”

简简单单的三句话,是顾安爵对温半夏的承诺。

此时温半夏不知道顾安爵的承诺是否真心,也不知道顾安爵是否可以轻易相信,但是这一刻说不感动是假的,想想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想想刚才跋扈的谭莹莹,她接受最终顾安爵的戒指,与顾安爵紧紧相拥。

再次出来两个人手里多出两个小红本,温半夏看着红本上面的照片,轻轻抚摸。想起这几天连续发生的事情,心中五味杂陈,她现在不得不相信真的有缘分这么奇妙的东西。

“喂,想什么呢,嫁给我偷着高兴呢吧”顾安爵痞痞的笑着说到。

温半夏瞪她: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明明是你让我嫁给你的。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谭莹莹再次出现了。她盯着温半夏手里的结婚证,不可思议的问到:你们真的结婚了?怎么可能!

“从今以后半夏就是我的妻子,就是名正言顺的顾太太。”顾安爵面无表情的看着谭莹莹说。

“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安爵你是我的,是我的,你忘了吗你说过的话吗。”谭莹莹情绪激动的拉着顾安爵不让他走。

“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更不要打扰我的妻子,否则你的下场会很难看。”顾安爵对谭莹莹警告。说完就拉着顾半夏离开了。

谭莹莹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有不甘,温半夏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把安爵抢回来,我会让他重新爱上我!

顾安爵和温半夏又重新返回民政局,这里也是温思存工作的地方。

两人刚走到民政局楼上就吸引好多目光。

“这个男人是谁啊,好帅噢!”

“他跟温半夏什么关系啊,温半夏不是要结婚了吗”

“都要结婚了还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

周围的议论声纷纷而来,温半夏也不理会。只是默默的低下头,她知道这些年她本应该学会平淡的面对这些闲言碎语,只是她的自尊还是不允许她轻易的接受别人的指责

顾安爵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样子,突然觉得好心疼,下意识的拉起他的手握紧。

温半夏感受手掌上的温度,心里觉得一暖。

走到相关部门门口,温半夏轻轻叩门,得到允许后和顾安爵一起进去,领导看到顾安爵后立刻起身让座,毕竟这个城市里还没有不知道成峦集团的,自然也就认识成峦集团的“顾总”。

也许是顾安爵早就习以为常。没有动作,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看着温半夏。温半夏显然还没有习惯领导的这种态度,一时间有些尴尬。

几秒以后温半夏说明来意,领导听完后立刻同意马上给温思存办理病退,并嘱咐温半夏好好照顾父亲。

手续办完以后已经是傍晚,顾安爵开车和温半夏一起去医院看望温思存,偷偷给温思存交了医疗费,并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温半夏,告诉她以后如果需要用钱就刷这张卡。

温半夏想拒绝,顾安爵故作轻松的打趣她:怎么,愿意要我的人还不愿意要我的钱。

温半夏听她这么说也轻松不少,随口说到:我还真怕我要多了你给不起呢。

顾安爵看着她坏坏的笑:要多少都给的起,要不然咱俩现在回家试试?

温半夏听出顾安爵话里有话,立刻红了脸,顾安爵看着灯光下的温半夏,心里一阵悸动。

两个人在医院的走廊里坐了好久,温半夏和顾安爵商量后决定还是先不要把他们结婚的事情告诉爸爸。

哭哭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谭建昌在谭家豪宅气得吼道。

他精心策划的计划就这样被打乱,这让他怎么办,让谭家怎么办,让谭氏集团怎么办!

“爸爸,安爵一定是被那个女人迷惑了,一定是那个女人勾引他的!”谭莹莹一边哭着一边说。

“你啊你啊,早就告诉你把顾安爵给我牢牢看住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说怎么办!”谭建昌也被这件事情闹得焦头烂额。

“我要去告诉顾伯母,告诉她有人勾引安爵,顾伯母一直是很喜欢我的,只要顾伯母不同意,那个女人就别想进门!”谭莹莹眼中闪出一抹狠厉。

“不行,绝对不行。”谭建昌马上制止到。

“为什么不行,爸爸,你得帮我,我一定要嫁给安爵。”谭莹莹向谭建昌撒娇说到。

谭建昌何尝不想帮自己的女儿,可是顾安爵是商业里有名的吃软不吃硬,他认准的事就是顾家祖母也不能改变。如果贸然让自己女儿去告状,把顾安爵惹急了,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到时候女儿非但不能嫁进顾家,谭家恐怕也会因此遭难。而且谭家一直想和顾家成为亲家,这么一闹,商界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因此丢光了脸,以后还怎么在商界混下去!

谭建昌想了想说:“好女儿,你听话,爸爸会帮你的。”

谭莹莹马上跳起来问谭建昌:“爸爸是有什么好办法吗”

“莹莹,你长得漂亮,身材也不差,怎么就会比不过那个女人呢,顾安爵一定是一时新鲜,日子长了他肯定会厌烦的,你现在赶紧梳洗打扮去陪顾安爵,我相信以你聪明的小脑袋肯定会让顾安爵离不开你得,你一定要把他抢回来!”谭建昌激动的说。

谭莹莹听完也燃起了斗志,不再哭哭啼啼的,“我一定会把安爵抢回来的,我才是安爵唯一的妻子。”谭莹莹坚定说到。

看着女儿的样子,谭建昌也放下了担忧,“女儿一定能成功的!”谭建昌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

没有人比谭建昌更想帮谭莹莹,因为帮谭莹莹就是帮他自己。

医院门口,周晓浓妆艳抹的站在那里,她已经一周没有看见顾安爵了。去公司去别墅都看不见他的身影,打听以后知道他居然每天在医院里陪着温半夏和她的父亲。

她落入水中,顾安爵无动于衷。温半夏落入水中,顾安爵舍命相救。凭什么,凭什么她做那么多努力都白费,温半夏轻轻松松就得到顾安爵的好,她不服!她不能让自己白白受那么多委屈,更不允许顾安爵成为别人的男人。

她要嫁给顾安爵,要成为上流社会的人,成为名副其实的顾太太,到时候她可以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就再也不用在各种社交软件里抛头露面,跟各种男人发嗲卖萌,天知道她是多么不想当这个网红!

周晓正想着,转身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让他激动起来。

”顾安爵,顾安爵,顾安爵。”周晓默念。

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终于在这里再见面,周晓心中大喜。直接上前拦住顾安爵的去路。

顾安爵看到是周晓,先是一愣,深深皱眉,满脸嫌弃:”怎么,钱不够花了是吗?”

周晓看到顾安爵的样子,伤心欲绝:“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贪图富贵的女人吗?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是,你在我眼里,就这么不堪。”顾安爵丝毫不掩饰她对周晓的厌恶。

周晓一听顾安爵这么说,脸憋的通红。而旁边的顾安爵面眸依旧冷漠到极点。

“我不是为了钱来找你的。”周晓语气坚定。

“哦?那你是为了什么?不会说还放不下我吧?”顾安爵脸上的嫌弃更深。

“我就是放不下你,我说过我对你是认真的,我要嫁给你!”

“我很想你。”周晓开始变得语无伦次。

“那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拿了我的钱赶快滚,有多远滚多远!”顾安爵因为生气脸上多了一抹狠厉。

“不,我就要嫁给你,你是我的男人!”周晓一边说一边抱住顾安爵不松手。

顾安爵在周晓抱住他的瞬间脸色差到极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要纠缠他到什么时候!现在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他不松手,他最讨厌别人碰他!

“我警告你,放开我,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顾安爵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我是真的爱你,我很想你。”周晓抽泣,可怜的模样让周围的人都有些动容。

顾安爵完全没理她这套,依旧表情倨傲,语气冷漠,不带丝毫感情:“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顾安爵将周晓推开,周晓也算使出浑身解数,任顾安爵怎么推她她也不松手。其实她没想到顾安爵真的这么无情,毕竟是在医院里,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周晓以为顾安爵会顾着面子,跟她妥协。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

周围人的人以为不过是小情侣之前吵架,大家也都见怪不怪,看了一会儿后纷纷散去。

碰巧,温半夏下楼找顾安爵:“不是说去买早点吗,怎么去这么久,电话也打不通。”

正想着,就看见医院门口正在拉扯的顾安爵和周晓。

看到顾安爵的一瞬间,温半夏很开心。可是看见旁边的周晓。温半夏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在温半夏看见的那个角度,顾安爵和周晓不是在拉扯而是在拥抱,顾安爵微微低头,错位的看脸已经贴在周晓的脸上。

周晓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看见周晓和顾安爵拥抱的时候,她跟难受,心里像有什么东西被堵住了一样。

可是他有什么好难受的呢,他确实是顾安爵法定上的妻子,可是他们之间没有感情,婚姻只不过是相互帮助的筹码,她有什么资格难受呢?顾安爵愿意娶她,愿意帮助爸爸治疗已经够了,她还在奢求什么呢?想到这里,温半夏转头快速离开。

“半夏,半夏!”顾安爵转头看见温半夏离开的背影。

他的小女人怎么会在这里,她刚才看到了什么,她是生气了吗,她会生气吗。

想到这里,顾安爵马上推开周晓向温半夏跑去。周晓被他推得重心不稳,摔在地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