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 毛笔夹在里不能掉出来写字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温半夏出来,拉着他就要出去,然而钱程浩吃准了她怕温思存受刺激,当即就把温半夏一把推开。

温半夏整个人撞到桌子上,桌子被她撞得一颤,上面的碗筷都震颤了几下。

温思存见此,赶紧来到温半夏的身边,把她扶起来,对着钱程浩严厉斥责:“你干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

“我不动手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今天是她先分手的,那好,我就把话说清楚,反正她这样又丑又没出息的,我也看不上。我今天来,就是让你们把我之前给你们家的聘礼,聘金还有三金还回来!”钱程浩眼眸满是戾气的看着温思存,语气咄咄逼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的就不是这样的,半夏,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温思存呆愣片刻,扭头看向身边有些狼狈的温半夏,满口怒气的质问。

“爸……他……”

“今天拍婚纱照,她借着救人的目的,跟一个陌生男的水里亲亲我我,最后还被人家送到医院去,穿人家的衣服,跟人家当着我的面勾搭一起,我说她,她还跟我提分手。温叔叔,她这样不仁不义,也别怪我无情了。”钱程浩在温半夏刚想开口,立即打断了她的话。

“你要不要脸?!”温半夏眼眸猩红,声嘶力竭的对着钱程浩骂道。

钱程浩再要开口,温半夏对一脸苍白的温思存急急的道:“爸,你信我还是信这个人?!”

温思存凝视着温半夏,想不想,语气坚定的道:“我当然信我的女儿。”

“其实他早就想跟我分手了,这一年来,他私下总是对我很凶很不耐烦。我是骗了你,爸,但是我是怕你难过。”温半夏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说完之后,她就哭了起来。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如果没有我,你有今天吗?!刚升职就看不上我女儿!”温思存听完温半夏的话,一脸失望的看着钱程浩。

“我不想跟你们废话,反正你女儿我本来就看不上,这么多年了,我也厌恶了!如果你们想好好过日子,那就把我说的还给我,不然我跟你们没完!我会让整个公司都知道你养了个什么女儿!”钱程浩一脸阴鸷的威胁。

“你……你真是禽兽!”温思存气得剧烈的喘息,话才说完,他的身子一软。

桌子被打翻,饭菜全都砸到了地上。

温思存倒在地上,剧烈的抽着气。

钱程浩趁机上前来,抓着温半夏的手腕,眼神充满了凶煞的逼迫:“把东西还给我!”

温半夏反手一巴掌,使出全身的力气,她把钱程浩一巴掌抽得倒退好几步。

“你不得好死!如果我爸出了什么事情,我跟你拼命!”温半夏眼眸满是杀气的瞪着他,说完就将捂着胸口,脸色泛青的温思存从地上拖起来。

钱程浩刚才脑子发热,根本没察觉到,此时被一巴掌打得冷静下来,看到温思存似乎没命了一样,他吓得转身就跑。

如果温思存没命了,他可是要负责的,别到时候东西没要回来,还损失一大笔钱!

走到门口,内心又很不甘,他转身,瞪着温半夏恶狠狠的威胁道:“东西不还回来,我绝对跟你没完!”

说完,匆匆的离开。

温半夏将温思存放在沙发上,立即给120拨打电话。

赶紧给温思存做急救,温半夏急得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掉。

所幸温半夏曾经因为担心他的病突发,学了一段时间心脏病急救法。

给温思存做了急救,温思存也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但是人已经陷入了昏迷中。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温思存被抬上救护车,而温半夏也随着一起去了。

来到医院,温半夏交钱办手续,温思存被送进了急救室。

一个人在外面等着,看着急救室门上的红灯,温半夏一颗心紧紧的揪着,一刻也不敢松懈。

晚上医院的人不多,温半夏又累又饿。

靠在椅子上,她默默的为温思存祈祷。

……

顾安爵开车在几家大医院都问了一下,终于找到了温思存所在的医院。

一路狂奔到急救室,他远远看到孤独的坐在急救室门口的温半夏。

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那,看起来让人心疼。

顾安爵停下来,大口吸气,他在远处望着她片刻,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温半夏终于察觉到有人过来,扭头看向他,她眼眸一瞬间的惊讶。

不过很快就了然了。

“叔叔怎么样?”顾安爵坐在她身边,喘着粗气问。

“我不知道。”温半夏低声说着,声音里带着哭腔跟茫然。

顾安爵就知道可能会出事,赶到她家的时候,隔壁说她爸犯病被送进医院了。

顾安爵拍着她的肩膀,语气满含安抚的道:“叔叔肯定没事的,你不要先哭啊,把运气都哭走了怎么办?”

他虽然不信这些,可此时除了这样安慰她,顾安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温半夏听到他的话,更加的控制不住。

眼泪汹涌,她不住的抽泣道:“我就我爸了,如果没有他,我不敢想象我以后怎么办。都怪我,怪我不早点说清楚,隐瞒我爸爸,害我爸爸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我真是该死!”

顾安爵心中不好受,抬手擦着她的泪水,他语调轻柔的哄着道:“不要哭,你爸那么疼你,肯定舍不得丢下你的。”

温半夏哭着连连点头,眼泪还是不住的往下掉。

顾安爵细心的给她擦眼泪,轻轻喟叹。

有人陪着,温半夏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害怕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温思存从急救室里出来,又转到了重症监护室。

情况很不乐观,医生告诉温半夏,可能需要动手术,具体的还要等通知。

想到巨额的手术费,温半夏急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站在走廊外,她大脑一片空白。

顾安爵为她忙前忙后,忙到大半夜,才回来找到了坐在医院走廊发呆的温半夏。

“你爸爸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你也去休息一下吧,要是累垮了,你爸谁照顾?”坐在温半夏的身边,他理智的为她分析。

温半夏点了点头,却在内心计算着每天医院的花费。

她的钱不多,撑不过三天。

这里重症监护室,每天消费一万多。

为了结婚她花费了不少……

顾安爵看她还呆呆愣愣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眉眼满是宠溺的道:“醒来了,还在发呆?”

温半夏扭头看向他,再次呆滞的颔首,她出奇的安静。

顾安爵再要说她两句,温半夏的肚子忽然咕的叫了一声。

脸颊迅速变红,温半夏捂着肚子,头皮发热,她满脸尴尬的道:“今晚没来得及吃饭。”

“那我们先去附近的酒店,你先休息,明天我们再来看你爸爸,行不行?”重症监护室没地方住,医院也没有多余的床位给他们这种没生病的人躺,只能在附近先凑合一晚上。

“好。”温半夏刚答应,顾安爵就拉起她的手,带着她出医院。

夜风凉凉的,温半夏心中愁绪与担心更加的浓郁。

没钱让她毫无胃口也没有睡意,心中只有一块大石压着,让她感觉喘不过气来。

况且,钱程浩的东西还得还,不然他经常来闹也不是办法。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温半夏一筹莫展。

顾安爵开车过来,带着温半夏去了酒店,但是因为两人没有带身份证,被酒店赶出来了。

站在夜色下,顾安爵抬手摸了摸鼻子。

“不如,去附近旅馆问问?”不好意思的说着,顾安爵的面色尴尬。

“现在旅馆都要身份证的,不要身份证的万一黑店,出事怎么办?”温半夏蹙着秀气的眉毛,抓着手臂,她感觉有些冷。

两人在夜色下站了一会儿,顾安爵忽然严肃的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一脸郑重,他凝视着温半夏的眼睛。

温半夏眉头皱得更紧,语气也多了些警惕:“什么办法?”

“我把车开到医院的停车场里,然后咱们在车里凑合一晚上。”顾安爵很小心翼翼的说着,顺带仔细的观察温半夏的反应。

“看来只能这样了,但是你不许对我起坏心思!”温半夏举着拳头,提前警告。

“你家都出这么大的事情了,我要是——”欲言又止,他眼神在她身上转了一圈,接着道:“那我不是跟禽兽没两样?!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温半夏没说话,但内心是相信他的。

有些人,在朋友最困难的时候都纷纷远离。

可她跟顾安爵认识不到一天,他都来帮自己,她打内心认为他是好人。

开车带着温半夏来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他找出备用的毯子丢给她,然后关上车门,对着车里的她道:“你先躺一会儿,如果害怕,就跟我打电话,我陪你说话。”

温半夏察觉到他要离开,心中的确是有些害怕的。

但是听到他的话,她觉得暖暖的。

“我先不开灯,免得有歹人,我去去就来,你先睡一会儿。”顾安爵说完,就摇上了车窗,然后迅速的离开。

温半夏不敢开手机,也不敢发出声音来。

躺在放平的车座上,她迷迷糊糊的还是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一阵香味给刺激得醒来。

睁开眼睛,她看到了坐在前面泡泡面的顾安爵。

听到后面传来声响,顾安爵扭头看过去,瞧见她醒来,他扬起嘴角,笑得随性:“居然把你吵醒了。”

“是我太饿了。”温半夏轻声说着,趴在了前座上。

低着头轻手轻脚的搅动泡面的顾安爵语气带着安抚:“一会儿就好了,再忍忍。”

温半夏点点头,悄悄的抬头看向他的脸。

温暖的橘色灯光下,温半夏看着他认真的眉眼,有那么一瞬间,心有些柔软。

察觉到她看自己,顾安爵也没有当场揭发,而是翘起了唇角。

泡面泡好,温半夏跟顾安爵一人一碗。

“现在24小时便利店只有这个了,我去医院打的水,过了明天,就会好一些了。”一边说,他一边吃得津津有味的。

温半夏从未想到,居然有这么一个大少爷陪自己睡车吃泡面,真是人生如戏啊。

“谢谢你。”温半夏吹着面,灯光下的她,表情郑重得好像在说表白的话语。

顾安爵笑了笑,没有多言。

第二天一大早,温半夏就随着顾安爵一起回到了医院。

问了医生的情况,答案依旧是不乐观。

跟着医生一起出来,主治医生看向温半夏,声音慈祥的道:“我还是建议做手术,就算这次情况有好转,但是以后的生活谁知道会不会受刺激?下次受刺激,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况且,他岁数大了,以后做手术风险更大。”

温半夏点点头,她也想给爸爸做手术,可没有钱啊。

“我言尽于此,如果要动手术,最好这一周内做出决定,尽早筹钱。”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温半夏不断的点头,但是顾安爵看出她眼中的迷茫跟不知所措。

待到医生离开后,顾安爵将温半夏拉到一边,低声道:“医生的话,不能全信,知道吧?我待会儿买了早餐,回去托人帮你问一下。你有什么东西需要带的吗?我去你家帮你拿。”

温半夏想了想,眨着眼睛道:“就帮我把手机,还有我的被子拿过来就行了。”

顾安爵拿着温半夏给她的钥匙,很快离开。

温半夏听到他的话,暂时安心了一些。

温半夏今晚决定还是在这里住。

顾安爵走得很快,来到一楼,他往外面走去,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人在喊自己。

摇了摇头,顾安爵想,自己肯定是睡少了累着出幻觉了。

身影很快消失在医院门口,跟在他身后一个穿着价值不菲的漂亮女人追出来,却找不到他的身影。

站在医院门口的谭莹莹有些生气,用力的甩着手,她噘着嘴道:“他来医院做什么?!喊他都不应我!”

跟着她的女佣闻言,立即恭敬的道:“要不要帮小姐打听一下?”

“你去吧,我先去检查了。”谭莹莹一脸不开心的说着,转身就往医院内走去。

与女佣分道扬镳,她很快走向了妇科那边。

她长得极为的漂亮,而且身材高挑,化着精致的妆,她一路走来,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谭莹莹检查完毕,女佣就回来了。

“顾少爷是陪一个女人来的。”低声说着,她把打听到的事实全都说给了谭莹莹听。

谭莹莹越听,脸色越黑。

什么?!居然陪着另一个女人来医院?!

而且从昨晚到今天,都跟那个女人一起?!

“那个女人在哪个病房?!”蹙眉,她语气不善,带着盛气凌人。

“在重症监护室。”女佣轻声说着,表情带着些许的阴险。

谭莹莹闻言,转身就往重症监护室走去。

她走路很快,扬着下巴,一脸的骄傲。

来到重症监护室,她对身边的女佣示意了一下。

女佣一脚踹开病房的门,坐在温思存病床边的温半夏被吓了一跳,扭头看过去,她一脸的疑惑。

“温半夏?”桃花眼上下打量着温半夏,她语气满是不屑跟轻蔑的问。

温半夏站起来,她表情茫然的道:“是,你是谁,找我什么事情吗?”

“听说你在勾引我未婚夫,你挺能耐的啊,打听过他是谁的人吗?!”谭莹莹踩着高跟鞋进来,目中无人的道,语气猖狂。

“你未婚夫?”温半夏有点懵,但是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顾安爵?”

“看来你清楚啊,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在这个医院吗?”继续说道,她站在温半夏的跟前。

全身香味袭人,她居高临下的瞪着温半夏,表情有点吓人。

“不知道。”温半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声音尽量表现得自然平静。

“我是来做婚检的,我跟他快要结婚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也没兴趣知道,但是我警告你,你再敢跟他勾勾搭搭的,那你爸爸……就不要活了。”说着,她的视线落在温思存的身上,勾人的桃花眼里满是阴狠。

温半夏与她对视,表情逐渐冷漠。

真当她是好欺负的,是个人都能来踩一脚的吗?!

……

打开温半夏的家门,看到家里乱糟糟的,顾安爵难得屈尊降贵,速速打扫了一下,然后去她的房里找被子。

第一次进女人的房间,顾安爵还有点不好意思。

只是温半夏的房间真的很简单,也没什么很特别的东西。

就是……昨晚放在床上的衣服,让他有点尴尬。

将她的衣服整理了一下,他卷起被子,然后拿着手机就准备出门了。

刚关上门,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钱程浩打来的,顾安爵眼底闪过一抹冷光,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他没有立即开口,那边的钱程浩毫无察觉,张口就威胁:“我知道你爸爸在哪个医院,你不把礼金跟聘礼还给我,我就来医院闹,让医院的人都知道你的事情!”

顾安爵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混蛋的。

如果温半夏真的嫁给了这种人,真不敢想她以后是什么日子。

“你敢来医院,我就把你的手脚都剁了,你不信大可试试看!”眯着眼,顾安爵语气满含危险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钱程浩没再打来,兴许没料到接听的人居然是顾安爵。

开车一路到了医院,他提着早餐,抱着棉被进了医院。

来到重症监护室,他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争吵。

“我说了,我跟顾安爵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朋友关系,你爱信不信!”温半夏的声音带着怒火,也很焦躁,甚至不耐烦。

“没关系他能跟你呆一晚上?!你当我是傻子吗?!”谭莹莹咄咄逼人的声音。

顾安爵走了进去,眉头紧紧的皱着,他表情不善。

一进去,他就看见温半夏拦在温思存的病床前,像是一只发怒要咬人的小猫。

“你在这里干什么?”语气冷得冒寒气,他缓步走进去,把被子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也把早餐递给了温半夏。

温半夏没有接,她现在有点生气。

顾安爵有未婚妻应该早点跟她说的,害她被人辱骂。

看他不接,顾安爵有点恼火,继而语气也严厉了几分:“你不饿是不是,赶紧拿去!”

温半夏瞪了他一眼,语气满是暴躁的道:“你有未婚妻都要结婚了,都不跟人家说一声吗?让我被误会你就开心了?!”

顾安爵头痛不已,这女人真是……

“我什么时候要跟你结婚了?”表情冷峻的看向谭莹莹,他语气不悦的质问。

“我今天是来做婚检的!”谭莹莹立即回答,似乎有故意强调的意思。

“那关我们马上要结婚什么事情?既然婚检做完了,就回去,在医院里大吵大闹,看来是家教不够好。”姿态高高在上,他一脸冷傲的说完,便走向了温半夏,把早餐塞进了她的怀中。

谭莹莹心中虽然不服气,可她知道自己吵下去也没意义。

怒瞪温半夏一眼,她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如果她在这里大吵大闹的事情被家里人知晓,家里人肯定会说她的。

本来跟顾家联姻,也是他们谭家巴结着他们顾家的,让他们找到理由挑剔,她到时候不得被骂死?

温半夏因为刚才的事情还在生气,默默的吃着早餐,她也不理会顾安爵。

顾安爵在她旁边转来转去,最后干脆出去打电话。

两人就这样一上午没说话,吃完饭的温半夏整理了一下被子,然后去楼下买洗漱的用品。

买了一个折叠躺椅上来,刚出电梯,就撞见了脸色不大好的顾安爵。

偏头看向别处,她拖着折叠躺椅往爸爸的病房走去。

顾安爵上前来,一把夺走她手上的东西,然后快步的走到前面去,好像也不跟她说话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