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擦黑板被老师c了一顿 叶渺渺体育课被c一节课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叶渺渺眼泪扑簌簌扑簌的往下掉,顾安爵虽然有心安慰她,但是面对这么多质疑的声音,他也在思量,如果自己冲动之下,会给叶渺渺带来什么影响。

况且,他不懂他们之间的感情。

老师看她不说话,咄咄逼人的继续道:“怎么,刚才不是很厉害?现在怎么不说了?算了,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周晓,我们走吧。”说罢,便要走人。

叶渺渺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颗真心真是喂给了狗!

猛地哭出声音来,叶渺渺不断的抬手擦着眼泪,委屈得跟个被人丢弃的小孩。

顾安爵终究没忍住,表情冷漠的抬手拦住了老师:“道个歉再走,不然今天别想离开这里!”

周晓有些忌惮的看向气势压人的顾安爵,稍稍离老师远了一些。

老师闻言,冷笑,然后呛声道:“你以为你谁啊?我跟我未婚妻的事情,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来管了?”

“你还知道她是你未婚妻啊,low货?”顾安爵故作稀奇的反问,眉宇间嫌弃之意明显。

“你再说一次?!”老师顿时就爆炸了,态度更是恶劣。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重复说话?你道歉还是不道歉?!”顾安爵好看的凤眼瞬间变得冷厉,视线犹如利刃,让人头皮发麻。

老师有一瞬间的后怕,但是碍着人多,他底气很快回来,高声喊道:“我说你们勾搭上了吧,她穿你的衣服,你维护她,还口口声声的质问我。”

顾安爵放在身侧的拳头咯咯作响,第一次起了揍人的心思,而叶渺渺却适时伸手拉住了他,脸上挂着泪珠,语气嫌恶的道:“老师,你有完没完?”

“你帮着别的男人,还问我有完没完,是你们这一对奸夫淫妇有完没完吧?!”老师一对上叶渺渺,就恶语相向。

“你别吵了……”周晓终于忍不住发言,说着,她看向了顾安爵,语气慌张的解释:“我跟他没什么的……”

“你跟我解释什么?一百万,拿着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顾安爵态度倨傲的打断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

周晓皱着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老师看在眼里,刚想动手打顾安爵,就听见叶渺渺忽然疲惫万分的道:“分手吧。”

老师闻言,立即表情狰狞的厉声道:“为了这个男人,你居然跟我分手?!”

只有现在表现出愤怒一些,才能要回当初给叶渺渺的东西,绝对不便宜这个女人!

说着,扬起手就要打叶渺渺,却被打电话的顾安爵一把推开。

挂断电话,他将叶渺渺护在身后,扬着下巴,语气不善的道:“还想打人是不是?!”

“我打这种还没结婚就出轨的女人,有错吗?!”老师厉声大吼,再凑上来要揍叶渺渺。

叶渺渺吓得后退两步,眼眸满是泪水的看着他,表情伤心欲绝。

她没料到老师居然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污蔑自己,还动手打自己。

顾安爵轻咬后槽牙,一把掀开老师,他表情冷酷。

老师撞到周晓的身上,差点把周晓给撞倒。

怒气冲冲的再要冲上来,却被忽然赶到的医生给制止了:“吵什么,要吵出去吵!”

顾安爵轻蔑的看了一眼一脸不服气盯着自己的老师,然后来到叶渺渺的身边,他语气温和的道:“走吧。”

叶渺渺擦着眼泪点了点头。

老师跟周晓紧随其后,一到外面,老师便对着周晓道:“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周晓看了一眼顾安爵,眼底带着不情愿。

凭什么呀,她追顾安爵那么久,顾安爵还没一天,就对另一个有夫之妇上心了。

叶渺渺看老师这殷勤的模样,想到他当初追自己也是这样的,心下更加难受。

“走吧。”老师催促了一下。

周晓想着,左右钱是拿到了,反正顾安爵也不会喜欢自己,就吊着老师吧。

当即便点了点头,被老师牵着手往停车场走去。

叶渺渺彻底被老师给丢弃,她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早该知道的吧?老师那么喜欢看她直播,肯定早就想办法勾搭上了,不然怎么会对自己那么没耐心,对周晓那么好?

他们才走出两步,顾安爵忽然搂住叶渺渺的肩膀,抬手擦着她的眼泪,声音温柔得溢出水一样的道:“我送你回家,不然等下感冒了。”

老师在前面听见,立即扭头看过来,出言不逊的嘲讽:“果然奸夫淫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

叶渺渺脸色泛白,几乎想都不想就开口狠狠的骂:“老师你能不能别恶心了!”

“好了,跟这种人吵什么,浪费感情。”顾安爵适时的开口,语气满含柔情的安慰。

“你别跟我说话!”叶渺渺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呵,装什么装?当街都跟人亲热上了,还觉得自己很无辜是不是?”老师嗤笑着道。

“他都说我们奸夫淫妇了,我们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这称号啊,你说是不是?”顾安爵故意黏上她,声音满含无奈的道。

叶渺渺被气得头晕目眩,她才分手,怎么就摊上了这种事情,还有比他更可恶的男人吗?!

老师眼神阴测测的看了叶渺渺一眼,抿着唇拉着周晓就走。

“走啊,我送你回去。”顾安爵轻轻撞了一下叶渺渺,好脾气的催促道。

“你走开,我不要你送!”叶渺渺用力的推开他,秀气的眉毛紧紧的皱着。

能不能关注一下受伤人士的心灵?

“别这样啊,你穿成这样回去,万一路上不小心被人弄开了衣服,那不是便宜了别人?”顾安爵黏上来,勾唇笑道,纨绔恶劣。

“你这人怎么满脑子不好的想法?我自己会搭车。”叶渺渺一脸嫌弃的推开他,往马路走去。

“万一司机是个色狼,把你带到荒郊野外……现在很多新闻都这样的,你没看过?”跟着她继续说,顾安爵摸着下巴,态度一本正经。

“你有完没完啊!”叶渺渺气恼的停下来,转身怒视着他。

“我说的是真的,你这样回去真不合适,还会引来很多人围观,我是为你着想。”顾安爵看着她的眼睛,总算正常了起来。

穿着婚纱,一身狼狈的走在路上,坐车,会引来多少视线,叶渺渺暂时是想不到的。

只有被那些视线洗礼之后,她才会醒悟,继而也会更加难过。

“走吧走吧!”烦躁的说着,她拐弯往停车场走去。

顾安爵轻声一笑,跟上她,他扶着她的肩膀道:“这才乖。”

“你闭嘴没人当你哑巴!”叶渺渺用力的推开他,步伐加快。

顾安爵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嘴角的笑意温柔。

这个女人,跟她一点都不像。

坐上车之后,叶渺渺不发一言,一直看着窗外发呆。

老师一年前就对她不耐烦,那个时候,他刚迷上看直播,后来钱也不给她管了。

是自己的性格不够好,还是哪里做的不够,为什么那么讨人烦?

小心翼翼的在心中想着,叶渺渺内心苦涩。

“喂,女人,还在为那渣男难过啊?”顾安爵开着车,随口询问。

“你闭嘴!”叶渺渺冷冷的回答。

“嘴长在身上也不是专门吃饭的对不对?那种人看清楚分了好,我挽救了你的后半生。”顾安爵煞有其事的接着调侃。

他不是怕叶渺渺一个人闷着胡思乱想,回去想不开就不好了。

“那我真是感谢你啊。”叶渺渺面无表情的回答。

“不用太感动,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多联系,可以增进一下友谊。”顾安爵嘴角勾着纨绔不羁的笑容,活脱脱一个勾搭良家妇女的风流少爷。

“不好意思啊,没兴趣。”叶渺渺继续面无表情的道。

这人到底有没有点良心,她都那么难过了,他还在取笑自己,是嫌自己受的刺激不够大吗?

“别啊,好歹也是生死之交,又被人冠着奸夫淫妇的名号,这不延伸发展一下,有点浪费了。”顾安爵侧头看向叶渺渺,丹凤眼微微弯起,眉宇间飞扬着的笑,有点撩人。

叶渺渺呆愣片刻之后,大吼着道:“你能不能闭嘴了!奸夫淫妇说来说去,有点羞耻心没有?”

“又不是真的,要什么羞耻心?我认真的,给个联系方式。”顾安爵对着她轻挑眉梢,赤果果的撩叶渺渺,微勾的唇角,显示着他愉悦的心情。

“你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猴子吧?怎么那么烦?”叶渺渺皱眉,翻白眼看向窗外。

“哎……”顾安爵看自己说了那么多,她都冷冰冰的,有点受打击。

开着车,他沉默了下来。

车子一路疾驰,叶渺渺一想到回去不知道跟爸爸怎么说,就有点苦闷。

当时脑子一热,分手的话就出来了。

可爸爸还在满心期待着她的婚纱照,怎么办呢?

“喂,这是我的名片,你拿着,以后有什么事情,打电话找我。”在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时候,旁边的顾安爵伸手戳了戳她。

叶渺渺扭身,看到他手上拿着一张名片。

伸手接过来,她看到“晟峦集团”字样,脸上的表情略有些惊讶。

再发现他是总裁身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顾安爵……顾家那个纨绔风流的少爷?!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顾安爵唇角微勾,单手转着方向盘,他闲适的靠在车座上。

叶渺渺拿着名片看了好一会儿,消化掉这些信息,她收起名片,决定以后跟他不要有任何的来往。

纨绔风流少爷换衣服比换女人还勤快,比老师还渣吧?

在内心想着,她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发呆。

回到家里已经有些晚了,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有些饿了。

刚要下车,顾安爵忽然袭过来,将她门咚在自己的怀中,挑着眉,语气故作暧昧的道:“这就想自己下车了?”

叶渺渺一脸紧张的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结结巴巴的道:“那你想……干,干什么?”

顾安爵看了看她的唇瓣,再看看她的胸口。

叶渺渺立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再挡住自己的胸,一脸警惕的瞪着他。

“你想什么呢?我就想让你请我回去吃顿饭,然后再把衣服还给我啊,放心,我不会对你产生——性趣的。”后面三个字,他咬的很轻,但是却独有一番撩拨人的味道。

叶渺渺脸颊通红,一把推开他,她猛地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狠狠的砸到他的脸上。

顾安爵轻松的接过,柔声笑着道:“你这女人真不温柔。”

叶渺渺愣了一下,想到周晓那柔软的样子,她内心有点自卑。

是自己不够温柔吗?

“好了,快下车吧。”顾安爵说罢,已经打开车门率先下去了。

叶渺渺也跟着下车,才一转身,就看到了提着菜从小区外进来的爸爸温思存。

她记得爸爸没有这么早下班啊……

内心尴尬,她看着满脸惊讶的温思存,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顾安爵不知道温思存是她爸爸,来到她的身边,他自然的扶住她的肩膀,正要带着她回去,却被她猛地打开了手。

“我爸。”叶渺渺低声对顾安爵道,脸上的表情有点慌张。

顾安爵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瞧见站在不远处有些苍老病态的男人,他脸上有一瞬间不自在。

温思存很快走了过来,佝偻着脊背,他看起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爸,今天怎么那么早呢。”叶渺渺故作自然的笑着上前,挽住他的手,一脸好奇的问。

“不是见你去拍婚纱照,想着晚上庆祝一下么?”他说着,视线在陌生的顾安爵身上划了一下。

“这是我朋友,爸,先进屋吧。”叶渺渺语气轻柔说完,便拉着他往屋里走。

顾安爵犹豫片刻,也跟着一起。

叶渺渺走了两步,扭头看了他一眼,分明叫他回去。

顾安爵有心去看看她家怎么样,可叶渺渺都赶人了,他再跟进去,影响不好。

停下来,他指了指地面,意思是在这里等她。

叶渺渺有些恼火,可还是带着温思存先进去了。

上了楼,屋门刚被关上,温思存就看向她,脸上满是怀疑的道:“你怎么回事,那个男人是谁?老师呢?!”

他怀疑女儿是不是做了对不起老师的事情。

“爸,你先冷静一下,我慢慢跟你说好吗?”叶渺渺把他手上的菜接过来,语气满是安抚的道。

温思存闻言,冷着一张脸严肃的道:“你这样叫我怎么冷静?你都快成为人家的老婆了,怎么能跟一个陌生男人一起?而且还穿着这婚纱到处跑。”

叶渺渺把菜送进厨房,刚想开口,温思存就叹息着道:“你先把衣服换一下吧。”

叶渺渺无奈,只得先进房里换衣服。

换完衣服出来,看到在厨房里洗菜的温思存,叶渺渺有一瞬间的心酸。

该怎么跟爸爸解释呢?

站在厨房门口,叶渺渺舔了舔唇,寻思着怎么开口。

“那男人还在楼下等你吧,你把他打发走了,再上来好好的解释。”未等她说话,背对着她的温思存忽然冷声。

“好的,那我先下去了。”叶渺渺轻声说着,转身就离开屋里了。

下楼梯这会儿,叶渺渺已经组织好了语言。

来到楼下,看到站在夜色中的顾安爵,她垂眸看着地面,口气淡漠的道:“你先回去吧,别上去了,我爸会生气的。”

顾安爵想打听点别的,但看她这样,微微一颔首,颇善解人意的轻声道:“那我就先走了。”

叶渺渺转身正要离去,就听见顾安爵忽然急急的道:“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叶渺渺半侧着身子问他。

“你就跟你爸爸两个人么?我想知道你叫什么。”他眼眸略带诚恳的看着她,态度极好。

叶渺渺这才想起,他们都接触那么久了,她还没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叶渺渺,别打听别人家里的事情,很不礼貌。”冷冷清清的说完,她转瞬便上楼了。

顾安爵站在夜色下,低声呢喃:“叶渺渺……果然是你。”

回到家里,叶渺渺双手放在身后,慢慢的走向厨房。

来到温思存的身边,她帮着温思存洗菜。

“爸,是这样的,今天我跟老师一起拍婚纱,但是因为有个女孩子落水了,我跟他一起下水去救,那个女孩子有些严重,抓着他的手又不放,他担心出人命,就送那女孩子去医院了,可怕我感冒,就让他朋友先送我回来,刚才那个就是他朋友。”叶渺渺语速缓慢平稳,尽量把话说清楚。

可低着头的她,脸颊发热,内心特别的愧疚,她不是有意骗爸爸的,实在是没办法。

“是这样的吗,那女孩子现在怎么样,没事吧?”温思存闻言,立即担忧的问。

温思存心地善良,这正是叶渺渺最喜欢的一点。

“没什么事情了,好像是因为情伤,把救她的老师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看着怪可怜的。”叶渺渺故作唏嘘,脸上也带着一抹虚假的同情。

只是今天骗过去了,明天怎么办呢?

在心中想着,叶渺渺感觉头痛。

明天还得去上班呢,一个公司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况且爸爸也在那上班,总会发现的吧?

叶渺渺决定今晚跟老师好好谈谈,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绝不能刺激到父亲。

“老师那小子还不错,虽然刚才那个也挺优秀的,但是你跟他已经有婚约了,别的男人就少接触了,不然他会吃醋,对你不好,不过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温思存语气轻松的说着,又不乏父亲的严厉教诲。

“知道了,爸爸。”叶渺渺声音甜甜的回答。

温思存转身就去炒菜,叶渺渺看着他佝偻的脊背,眼底带着深深的歉意。

跟温思存做好了饭,要吃饭之际,叶渺渺先去房里准备先洗个澡。

看到床上放着的名片,叶渺渺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做得挺不对的。

人家今天好心帮了她那么多,而自己都没让他进屋喝口茶,就把人赶走了。

拿起手机,她坐在床边,把顾安爵的号码输入到手机里,然后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刚才很抱歉,因为不喜欢别人打听我的家事,所以态度有些差劲。但是,真心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多,都没让你进屋喝茶,怠慢了。”

打完之后,手指在屏幕上摩挲很久,她才点击发送。

发送完毕,叶渺渺觉得有点不自在。

赶紧找了睡衣跟毛巾,她正要去洗澡,手机铃声响起。

叶渺渺来到床边,看到是顾安爵打来的,她有些不敢接听。

犹豫了一会儿,叶渺渺到底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顾安爵就在那边声音爽朗的道:“跟我那么客气干什么?有句话说得好,有缘分的人,总会相遇,我们应该是有缘吧。”

顾安爵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忍不住感慨。

茫茫人海,若非有缘,绝对不会有相遇的时刻。

“说得高深莫测的,当个正常人行不行?我主要就是挺感谢你的,感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多。”叶渺渺没话找话,语气颇为僵硬。

顾安爵跟媒体传言的好像不一样,人挺有人情味的。

“呵。”轻声一笑,顾安爵嗓音低沉温柔:“今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你很难过,我呢,主要是想让你开心一些——那个,你爸,身体还好吧?”

叶渺渺闻言,脸上带着疑惑,他怎么知道她爸爸身体不好?

“嗯……你爸,是不是身体方面——”欲言又止,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可他急切的想知道温思存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

直觉告诉叶渺渺,顾安爵可能知道点什么,可正要问点什么,外面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这种老式铁门隔音效果不好,她房间轻易的就能听见。

温思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谁啊。”

说着,他已经去开门了。

门被打开,老师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扯着嗓子大骂:“叶渺渺那个贱人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