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被老师做了一节课 叶渺渺体育课被c一节课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叶渺渺气得胸腔起伏不定,从未有过的委屈在心底翻涌。

她的眼圈渐渐泛红,泫然欲泣模样,让老师更加厌烦。

“还拍不拍啊?”不耐的催促,他声音拔高了几分,满含嫌弃。

恋爱这么多年,老师近一年经常发脾气,叶渺渺不是没怀疑过,可让他做什么,他也没有拒绝,就总是态度伤人,让她根本闹不清楚究竟为什么要吵架。

她除了让步,还能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控制情绪,

“算了,你就这样吧。”口气淡淡的说完,叶渺渺扭头看向了摄影师们。

正要说就这样拍,忽然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顾安爵你站住,我真心喜欢你,你凭什么拿钱侮辱我!”

循着声源望去,叶渺渺看到一个穿着红色吊带长裙的女人跟在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身后,步履焦急。

女人长得很好看,叶渺渺觉得似乎有点眼熟。

很快,她就想起来,是现在挺有名的一个网红,叫周晓,她记得老师挺喜欢看她直播的。

被称作顾安爵的男人停下来,扭头看向周晓,他表情倨傲,口气冷淡不带丝毫感情,平铺直叙地问道:“嫌钱不够多?”

叶渺渺看清他的长相,内心稍稍惊叹。

真好看,五官精致隽秀,可漂亮的丹凤眼却让他眸子里多了些风流韵味。

只是那姿态,却多了些高高在上,让人感觉难以亲近。

“多少钱我都不要,想跟你一起而已!”周晓坚贞不屈的说完,便要去抱顾安爵。

周围人唏嘘不已。

老师表情有些阴郁,紧紧盯着两人,他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顾安爵眼眸冰冷,稍稍一偏身,他躲避了周晓的拥抱,轻啧一声,转身就走。

被当场拒绝的周晓脸色涨红,眼泪瞬间倾泻而出,她伤心欲绝的道:“是不是我为你死,你才会相信我是真心的?!”

顾安爵的脚步都没顿一下,完全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当真是漫不经心。

周晓面子上挂不住,哭着一步一步往河边退去,外人看着都生出些怜惜。

叶渺渺有些紧张,眼见她已经退到了河边,就差一步要掉下去了,然而顾安爵却看都没看一眼,绝情冷漠到了极点。

叶渺渺刚想有动作,眼角余光却看到老师似乎反应挺激烈的,都差冲上去了。

扭头看向老师,她眸子里带着些许怀疑。

老师似乎有所察觉,立即恢复正常,口气轻蔑的道:“那男的真渣,都不知道哄一下周晓吗?”

叶渺渺觉得他这话真稀奇,跟他拍婚纱照,全程甩脸,有脸说别人?

刚想完,河边传来“噗通”落水声,叶渺渺的思绪被打断,注意力也被吸引。

不慎落水的周晓在河水里不断的扑着,身体在水里上上下下,她声音恐惧的尖叫:“安爵,救我!”

顾安爵停了下来,但也只是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水里的周晓,完全没有要下河救她的意思。

周晓一边哭,一边求救,在水里不断的扑腾。

叶渺渺心中不好受,女人总是爱得太傻太卑微。

“安爵……救我……救……”哀求的喊道,她语气发抖,下沉的频率也快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人去救。

叶渺渺看不过去了,冲到河边,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冷眼瞪着顾安爵。

顾安爵被她用眼神斥责,勾唇满不在乎的冷笑了一下。

叶渺渺看他这高高在上的态度就不爽,立即跳进水里,她奋力的游到周晓的身边。

拉住不断下沉的周晓,她语气艰难的道:“抱住我,不要松手,我带你上岸。”

紧紧的抱着叶渺渺,周晓语气满是恐惧的抽泣着道:“我不想死,快救我!”

“你不要乱动啊,不要按我的肩膀……”叶渺渺话未说完,被她猛地按进了水里。

水疯狂的涌.入口腔鼻腔,胸口像是被魔爪紧攥,恐惧从心底蔓延,叶渺渺惶恐的挣扎。

真是犯了什么毛病要救这种人,到时候人没救到,还自己落得个英年早逝的结局就让人笑话。

顾安爵看到这一幕,依旧无动于衷,眉眼一派冷漠。

“救命啊!!”按着叶渺渺,周晓厉声嘶吼。

岸上的老师看着叶渺渺被按下去,有那么一瞬间,他阴暗的希望叶渺渺去死。

叶渺渺喝了几口水,胸口被呛得刺痛,她终于抓到周晓的手,奋力的钻出.水面。

狠狠的抓着她的衣领,她咬牙切齿的怒吼:“让你别乱动,想死是不是!”

被恐惧完全支配的周晓不断的推着她,她尖声大叫:“救命——”

岸上漫不经心的顾安爵瞥到叶渺渺被按下去的一幕,心中冷笑,情况都没搞清楚就救人?

待到叶渺渺从水里钻出来,他的视线落在叶渺渺的脸上,这才认真的打量起她来。

只是这一眼认真,却令他诧异不已,脑海里有一张熟悉的脸与之重叠,他想也不想,立即冲到岸边,随即一个漂亮的跳跃,便钻入了水

水花被激起,他身体没入水中,很快又浮起。

周晓看到他下水,心想他还是担心自己的。有了这个认知,她激动万分。

顾安爵却快速的游到叶渺渺的身边,看都没看周晓,伸手抱起叶渺渺的腰.肢。

被无视的周晓有一瞬呆滞,喜悦瞬间被妒恨代替,她眼眸飞快的略过一抹阴郁。

紧抿着唇,未曾看周晓一眼的顾安爵,满是水珠的脸漠然,完全当她不存在一样。

叶渺渺瞪着被水刺得通红的眼睛,不敢相信刚才还冷漠看戏的男人,居然会下水救人,而且还是救得自己这个不相关的人。

“抱紧我!”就在她惊讶万分,紧抱着她的顾安爵忽然开口命令,语气不容拒绝。

叶渺渺立即伸手搂住了他的腰.肢,顺便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周晓。

在水里扑腾的周晓不得不顺从,可却因为顾安爵对她亲近,越发的不爽了。

顾安爵拖着两女人往岸边游去,快到岸边的时候,老师也跳下了水。

游到周晓的身边,他搂住了周晓的腰.肢。

叶渺渺跟周晓同时看向了他,可因为叶渺渺本来就夹在顾安爵跟周晓中间,他只能帮周晓。

老师拉着周晓上岸,叶渺渺在后面推着她的身体。

周晓刚爬上岸,腿上一蹬,借着动作的遮挡,不着痕迹地一脚踹到叶渺渺的胸口。

被一脚踹翻,她“啊”的惊叫起来,身子猛地往后一翻。

“噗通”一声,叶渺渺整个人仰躺进水中。

刚爬上岸的顾安爵连想都没想,转身就跳入了水中。

叶渺渺猝不及防喝了好几口水,她感觉喉咙刺痛,心脏也要爆炸了。

钻入水里的顾安爵隐隐看到叶渺渺,他游了过去。

伸手要抓.住叶渺渺的手,然而叶渺渺太恐惧,手胡乱的挥打,把他的手给打开。

飘起的婚纱裙摆套着她,她嘴里不断的冒出.水泡泡。

顾安爵紧抿着唇靠近,伸手将她捞入怀中,他拖着她往水面游去。

两人破水而出,钻出.水面的叶渺渺得到呼吸,就尖声大叫:“救命!救命!”

“别叫了。”一边抱着她,一边抹着自己脸上的水珠,顾安爵语气微喘。

两人的身体紧贴,他的衬衫半透明,胸前的两点突出。

本能圈着他脖子的叶渺渺立即噤声,大口喘息着,她紧抓着他的后领不自知。

顾安爵垂眸默默看着她,眉宇间尽是打量。

“都没搞清楚情况就下水救人,笨不笨?”收起思绪,他语气温和了些许,眼神转开,落在她圈住自己脖子的手。

叶渺渺在他的眼神下回神,看到自己与他暧昧的姿势,她赶紧松开他的脖子。

顾安爵漂亮的丹凤眼眯起,眼神无意在她胸口流连了一下。

“身材挺好的啊。”玩笑般的道,他态度不正经,犹如纨绔公子一般。

叶渺渺气恼的一把推开他,猝不及防,她的身子又因为没有承重的地方,猛地向后仰去。

这时,顾安爵衣袖被什么拉扯了一下,身子往前倾了一下。

只听见很轻的裂帛声音,他看到叶渺渺的衣服迅速被扯开。

赶紧上前来,将她的腰.肢搂住,他紧紧的贴着她的胸口。

“松开我,流氓!”叶渺渺怒骂,拿手推着他。

“看看自己。”嗓音低沉,他努了努下巴,示意她自己看。

叶渺渺低头看过去,就瞧见自己都要走.光了!

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她脸颊涨红,声音满是羞赧的道:“你别看!衣服好像破了,怎么办?”

岸上很多人还在看着,都以为他们是因为遇到了困难。

“好像是后面扯开了,我先用手帮你固定住,先上岸再说。”顾安爵当机立断,手绕到她的身后,将松开的抹胸拉紧。

被他拉着往岸边游去,叶渺渺尤其的不自在,心底也满是紧张。

两人直到上了岸,叶渺渺都不敢离顾安爵太远。

视线很快落在老师的身上,她正要开口,就听见老师语气冷淡的道:“我先送周晓去医院了,你没事就回去换个衣服,今天不拍了,我让摄影师回去了。”

顾安爵趁机会,把自己袖子上的装饰掰下来,然后固定住她破开的衣服,撑回去应该没问题。

“好了,但是你自己注意动作幅度。”轻声在她身后提醒,他说完,低咳一声。

叶渺渺来不及回答老师,他就挤开人群,迅速的离开。

站在原地,叶渺渺望着老师离开的方向,眼眶通红,很快,她便偏过头,抬手抵住自己的鼻尖,皱眉,轻轻的抽了一下。

人都没事了,围观的人也都散去了。

顾安爵绕到她的跟前,看她偏头低声抽噎,没忍住开口道:“你也别委屈了,我送你去医院。”

叶渺渺想,她又不是因为没人送自己去医院,觉得委屈才哭的……

再次偏头不看他,叶渺渺没好气的道:“不去!”

顾安爵挑了挑眉,拧着自己衣服上的水,他接着绕到叶渺渺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嘴角勾着淡笑:“你这都给人制造机会了,不去看看后续发展,不是有点可惜?”

叶渺渺被气得大脑有点缺氧,可胸口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用力的点了点头,她想,去就去!

两人很快上了车,顾安爵坐在驾驶位置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的叶渺渺,开口沉声提醒:“安全带。”

神色有些恍惚,胡思乱想的叶渺渺回神,扭身去扯安全带,她面向顾安爵的时候,半透明的衣服让看着她的顾安爵立即收回视线,他的表情尴尬。

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拿过来,他倾身,结结实实的把她的身体遮住。

两人的脸离的很近,叶渺渺的呼吸都喷在他的脸上。

顾安爵感觉浑身有些躁热起来,赶紧要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哪知因为有点小紧张,一个没坐稳,猛地栽到叶渺渺的身上。

脸埋到柔软的地方,顾安爵心中越发的不自在了,头皮也有点发麻。

“你是故意的吧?!”叶渺渺猛地推开他,她羞恼万分的怒问。

顾安爵撞在车窗上,嘴角轻邪的勾起,语气无辜的道:“没有啊,我是有意的。”

“你……你臭流氓!”叶渺渺被气得半死,扬起拳头就要揍他。

“臭流氓可不是这样的,臭流氓在水里知道你要走.光,肯定不提醒的。”顾安爵眼眸含笑,歪着身子靠在车窗上,他故意调戏叶渺渺。

“还不是你弄的!好意思说!”叶渺渺怒瞪他一眼,便气呼呼的扭头看了一眼窗外。

跟他吵吵闹闹,心中那些郁闷的情绪,似乎并不强烈。

顾安爵的衣服也都湿透了,靠坐在车上,他拿着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身上的潮.湿。

叶渺渺看向他,瞧见他衣衫半透明,线条起伏优美的胸膛到棱角分明的腹肌若隐若现,瞬间脸色涨红。

赶紧收回视线,她看着前方,语气故作平静的道:“今天谢谢你了。”

“那女人是装的,她自己会游泳,以后别见着人就去救,傻。”擦着自己的脸,他说起周晓,语气没由来就冷了好几分,连态度都显得不屑一顾。

叶渺渺愣了愣,再次觉得自己是个大傻.瓜。

把毛巾丢过来,他斜靠在车上,一改冷漠,声音温和而关切的道:“擦一下,免得感冒了。”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脸颊滑到脖子上,再溜进了锁骨。

叶渺渺攥紧毛巾,点头。

坐正身子,他开动引擎,目视着前方,表情严肃而认真。

叶渺渺看着他发丝上的水珠不断的往他身体里滑落,有些不舒服。

车子很快开动,顾安爵抿着唇安静的开车。

叶渺渺犹豫半响,还是解开安全带,然后凑过去,将他的头发擦了一下:“你自己都没擦干,还关心别人呢。”

顾安爵扭头看向她,对上她干净温柔的眼眸。

心中微动,他猛地踩上了刹车。

叶渺渺没坐稳,身子向一边倾斜,她吓得尖叫起来。

顾安爵见此,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把她拉入自己的怀中,他惊魂未定的道:“抱歉……”

“你干嘛忽然刹车!”撞在他怀中的叶渺渺气恼的问。

“因为有女人太过温柔,让我有点把持不住。”顾安爵不正经的沉声笑着回答,笑声磁性而富有魅力。

她温热的脸以及柔软的身体在他怀中,让顾安爵身体有些异样。

“神经,松开我!让你感冒算了!”叶渺渺恼羞成怒的推开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将安全带系好。

顾安爵嘴角弧度软了下来,重新发动车子。

跟着老师的车后脚来到医院,叶渺渺被顾安爵推着去做了一下检查,所幸没什么问题。

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叶渺渺的眼神却在巡视着来来往往的人。

没有看到老师跟周晓,这两人跑到哪里去了。

顾安爵带着她来到电梯前,看到那么多人,叶渺渺皱眉道:“算了,走楼梯吧。”

顾安爵微微一颔首,好脾气的听她的安排,往楼梯走去。

医院的人很多,看到穿着婚纱,浑身半湿,甚至有些狼狈的叶渺渺,各个脸上带着好奇跟疑惑。

“我觉得你选男朋友的眼光太差了,不如分手。”顾安爵看到那么多视线在她身上穿来穿去的,忍不住开口打趣道。

“说的轻巧,你又不了解我们,张口就分手,难道你谈女朋友都这样的?一点感情没有?”叶渺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语气不悦的回答。

如果不是为了爸爸,她也想分手,再说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毕竟一起那么多年了。

“呵……”低声浅笑,顾安爵没有回答。

叶渺渺想,像这种被人被女人捧着,甚至还有喜欢到为他寻死的纨绔公子哥,大概是不会了解普通人之间的感情的。

两人刚到楼梯,从上一楼的楼梯口就传来熟悉的女人嬉笑声音:“哎呀,你别摸.我啊,手放腿上一点嘛。”

不是周晓的声音是谁的?

叶渺渺一听这声音,想也不想她说的是谁,脸上有一种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的火辣辣感觉,她浑身僵硬,表情也难堪至极。

楼梯口休息台,很快出现了黏在一起的一对男女。

背着周晓,老师一脸的喜悦跟激动,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跟刚恋爱的年轻小伙子没两样。

然而抬眸看到叶渺渺在楼下,他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恢复了满不在乎的态度。

周晓看到顾安爵,赶紧从他身上滑下,表情略带尴尬,声音轻柔的道:“安爵,你也来这家医院了啊?”

顾安爵没有看周晓,而是一手环胸,一手撑着下巴不动声色的关注着叶渺渺的反应。

“老师,你刚才摸她哪里?你就那么饥渴吗?”叶渺渺直接开门见山的盘问,声音里满含怨怒。

她前一刻还想着对他有不舍的感情,他后一刻就打她脸打了个结实!

“你胡说八道什么?!看都没看见,就在这里乱说!”老师立即变脸,态度凶神恶煞,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暴躁。

“都那种姿势了,还跟我说我乱说?!把自己的女朋友丢下,带着别的女人去医院,你可真让人大开眼界啊!”叶渺渺咬牙切齿,眼中满含讽刺,

所有的理智因为他的态度而被怒气代替,叶渺渺现在满脑子的恨。

“我带着别的女人来医院,那不是因为你在水里跟另一个男人亲.亲我我,还抱上了吗?以为我没看见吗?!”老师反唇相讥,人已经往楼下走来。

“呵。”顾安爵在一旁发出一声短暂的笑声来,看似在看戏一样的态度,但是眼神却满含轻蔑。

这老师真是个奇葩,为了洗白自己,这种脏水都往未婚妻身上泼。

老师被他的笑声吸引,立即开口恶狠狠的警告:“这是我跟她的事情,你这个外人少在这里搀和!”

他本来就看顾安爵不爽,既然他自己撞上来,也别怪自己拿他开刀!

但碍于周晓,他没把话说得太重。

“老师你讲不讲理?!见着人就咬,你疯狗啊!”叶渺渺看他见人就凶,毫不犹豫的帮顾安爵怼回去。

她也觉得是他们两个的事情,害顾安爵被骂,心中过意不去,脑门一热就骂出口了。

“这还没一天呢,就维护上了,还贼喊捉贼,叶渺渺,你是想跟我分手,所以故意跟踪我,然后泼我脏水的吧?”老师阴阳怪气的问,眼底满是鄙夷。

叶渺渺真是第一次看到老师这么丑恶的嘴脸,当即怒怼:“老师你要不要脸了?!自己丢下未婚妻护送别的女人去医院,有脸说我泼你脏水?!”

“我都还没干什么呢,你连别的男人的衣服都穿上了,还在这里说我,你有脸?”老师牙尖嘴利的反击。

顾安爵站在叶渺渺身后,挑眉不语。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医院很多人都围了过来。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叶渺渺被他骂得脸色红白交替,没忍住抽噎出声,终于控制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今天还是她拍婚纱照的日子,他居然对自己说这种话,还做那么多过分的事情。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