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玩弄美艳馊子高潮喷水 大炕上翁熄粗大老扒夜夜春宵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沈清曦绝望的看着太监怀中的小娃娃一点点停止了挣扎,她银牙紧咬,喉咙里发出愤恨到极致的嘶吼声,噗的一声,一丝鲜血溢出了她的唇角。

而沈清柔嘲讽的一哼,“陛下的血脉?!呵呵!秦王的孽种罢了!”

“沈清曦,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将你送上秦王的床榻!设计你怀孕!让陛下误以为你淫乱后宫!再剖腹取子,将你打入地牢!”

看着沈清曦勃然色变,沈清柔娇声笑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孩子?!琼儿需要他的心头血来救命啊!养了两年了,终于把这个孽种养大了!”

沈清曦耳中听着沈清柔之语,眼里看着没了声息的钰哥儿,只恨的独眼血红!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狠毒!

她将全部身心奉给楚綦,恨不能将自己的一腔热血为他耗尽,可他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他为了沈清柔废了她的后位,他明知道她以一手医术为傲,便砍断了她的双臂让她再不能行医,他更知道她最挂怀的是自己的孩子,可如今沈清柔,竟然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孩子掐死!

好狠心的楚綦!好狠毒的沈清柔!

她恨,她好恨!沈清曦咬紧了牙关,一只独目死死的盯着沈清柔,直盯到滴滴血泪自她眼角滑落——

看着沈清曦如此,沈清柔特意将断了气的钰哥儿放在了沈清曦跟前。

“姐姐何必这么看我,其实,姐姐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沈清曦不为所动,沈清柔又道,“秦王举兵谋反,带着十万玄甲军到了永安城外,他今天下午派人入城,说是陛下如果拿姐姐你去交换,他便退兵……”

沈清柔语声忽然暧昧三分,“看来秦王没忘记和姐姐的一夜欢好呢,而姐姐更不知道,当初,皇上正是利用他对姐姐的心思才夺了他的兵权呢。”

沈清曦听着此话,泣血的眸子忽然一亮。

如同绝望濒死之人发现了生机,忽然,她狂肆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天不绝我——”

鲜血从沈清曦唇边溢出,沈清曦的笑音满是凄厉怨毒,“交换?!拿我的尸体去交换吧!我怎么会让秦王退兵……我只会用我的死,让他们攻城屠戮!将你们最在意的一切都夺走!哈哈哈哈,你们逃不掉的,一个也逃不掉的,这一世我错信与人,若有来世,我……我发誓……我绝不会与人为善,绝不会重蹈覆辙——”

沈清曦笑的好似疯魔,血沫自她唇角如泉一般涌了出来。

沈清柔见她这幅惨状面色一变,“沈清曦!你做什么!你不能死!你不能——”

沈清曦听不见沈清柔尖利的急迫之声了,她的笑音凄厉疯狂,如同夺命的诅咒一般在牢房之中回响……

夜凉如水,沈清曦身上烫的如同被火炙烤一般,她神思混混沌沌的,一时不知身处何处,她早已油尽灯枯,眼睁睁看着钰哥儿断气,本就了无生念,沈清柔既然说她的性命可以换她们的平安,她又怎么会让她如愿!

大仇得报,她便是死也了无遗憾!

“金妈妈,求你了,帮小姐请个大夫吧,小姐再这样发热下去一定会死的。”

熟悉的声音让沈清曦微怔,这声音,分明是她奶娘静娘的声音!

静娘是她母亲的陪嫁,之后成为她的乳母,母亲病逝,她被冠以克死母亲的凶煞之名,很快就被送往洛州别庄,而静娘,便如同她亲生母亲一般,随她同往照看她长大,后来随她入宫,两年前,她被废后那夜,当着她的面,静娘被沈清柔一杯毒酒毒死!

静娘死了两年了,她怎会听到她的声音?

“静娘啊,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知道府里的规矩,我不过就是个下人,这两日小少爷也咳得厉害,夫人操心着小少爷,还担心大小姐的病气过到小少爷的身上呢。”

沈清曦心头猛然一震,强自将眸子睁了开。

入目便是一袭烟蓝色的帷帐,帷帐之上百蝶穿花纹繁复秀丽,却因太过陈旧而显得色泽暗淡颓败,沈清曦眨了眨眼,转眸看向这屋子。

五丈见方的屋子十分逼仄,家具摆设亦十分陈旧,而屋子正中,一华服妇人站着,她的乳母静娘则跪在那妇人面前,刹那间,沈清曦一双眸子陡然睁大了。

她认得此处,这里是她在丞相府的闺房,是她十三岁被接回府中之后的住处!

怎会……她明明死了,怎会睡在这里?!

而那华服妇人,不是金妈妈是谁?!

金妈妈是胡氏亲信之一,而胡氏,便是沈清柔的亲娘!

胡氏出身低微,本只是父亲的妾室,却靠着一手狐媚之术得父亲欢心,在自己母亲病逝之后被扶为正妻,自那之后,庶出的沈清柔一跃也成为了丞相府的嫡女。

而自己这个嫡长女则被送到了洛州别庄,等她十三岁岁回府之后,满府上下尽在胡氏之手,谁还记得她才是正经的嫡出长女?!

沈清曦死死的盯着金妈妈,当年沈清柔入宫,胡氏不放心,将金妈妈送给了沈清柔,后来沈清柔在宫中诸多恶行都是这个女人替沈清柔张罗,当日也是她亲手毒死了静娘!

然而沈清曦很快愣了住,她看到的静娘和金妈妈都是三十上下年纪,静娘因太过操劳远比不上金妈妈显得年轻,可这二人……都比她记忆之中年轻太多了!

这般想着,沈清曦抬了抬手臂。

她垂眸,只见当年因救楚綦在手上留下的伤疤皆不翼而飞,被废的右手亦能活动如常,而更叫沈清曦震惊的是,她这双手细腻白皙,骨节纤柔稚嫩,分明是一双豆蔻少女的手!一转头,沈清曦豁然在不远处的铜镜之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的眼没有瞎,脸也未被毁容,不仅如此,她面若求月眸似寒星,虽然是久病之态,却真真实实的……是她十二三岁时候的模样……

就在这时,静娘又开口了,她几乎哭着道,“金妈妈,小姐已经回来两天了,路上本就一路劳顿颠簸,再加上伤寒,如今已是不行了,若是就此死在了府中,老侯爷回来是一定不会罢休的,好歹给小姐按着先前的方子煎一副药……”

沈清曦心底顿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她当然记得,十三岁那年,她在京都百里之外的洛州别庄病重,由外祖父出面她才得回丞相府中……

而她如今,竟然重生到了自己当初刚回府的时候?!

沈清曦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可很快,她心中抑制不住的生出狂喜来!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

从前的她同所有人为善,尊敬继母疼爱庶妹,对楚綦更是全心全意,她的痴心她的年华,全都毫无保留的献给了他,可他却在登上帝位之后和沈清柔一起害她孩儿断她双手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定是老天看到了她的苦难,所以才给了她再活一次的机会!

这一世一切从头再来,她再不会错信任何一人!

不仅如此,她还要把从前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十倍!百倍奉还!

沈清曦的手颤抖起来,她一颗心跳若擂鼓,几乎要激动流泪,然而一定眸,她看到了屋子里站着的金妈妈,金妈妈面前,静娘正跪着哭求——

为什么跪着的是静娘!该下跪的人是金妈妈才对!

沈清曦猛地闭上眸子,再睁开时,眼底已是一片清冽的利光。

她记得,那是十三岁的夏天,彼时她染了一场风寒久久未愈,后来病的越来越重,洛州别庄的管事冷眼相看根本是要她生生病死,后来无法,静娘托人送信到了外祖家中,又在洛州苦等半月,终于,相府派人将她接了回来。

她以病躯回府,一入府便被扔在了最为偏僻的浮云居中,彼时她只以为胡氏忙于照顾二弟下人疏忽,可那时的胡氏,分明还是想让她被重病拖死!

沈清曦咬了咬牙,一双眸子寒箭一般的望着金妈妈。

金妈妈背脊一凉,下意识回头看来,这一看,却硬是被吓得头皮发麻。

大小姐分明病的昏睡过去了,却怎么醒了?不仅醒了,她那双眼睛黑洞洞的望着她,隐隐有几分叫她如芒在背的恨意在其中……

金妈妈浑身不自在,再细看时,那恨意却又不见了。

只剩下沈清曦奄奄一息满是虚汗的脸。

真是见鬼了!

金妈妈心中咒骂一句,她知道沈清曦病重的要死了,哪里忌惮她,可她却有些害怕静娘口中的侯爷,大小姐的外祖父乃是手握五万西北军的安定候宋虞山,如今西边战事吃紧,宋虞山已在十日之前离开京城,若非如此,这会儿宋虞山已经登门了!

金妈妈眼珠儿一转,打算回去和自家夫人商量一二,于是她扫了一眼沈清曦的妆台,“哎,看你也是个心疼主子的,大小姐如此,我看着也可怜,这样吧,你拿点银子,我想法子给你弄点药来……最近府里事太多了,大小姐的病实在是忌讳……”

静娘喜出望外,连忙起身去妆台上搜罗一番,很快,摸出了一根澄澈通透的碧玉簪子,“金妈妈,拜托您了,拜托您了……”

金妈妈看着簪子两眼发光,那短命的宋氏虽然去的早,嫁妆却是留下了大笔,这么多年洛州那边那般搜刮,却还有这般好东西!

“你等着吧,我去想法子去,真是难办……”

金妈妈转身离开,静娘独站屋内抹着眼泪。

“静——静娘——”

忽然,一声嘶哑的轻唤响起,静娘一愣,连忙转身朝床榻上看去,这一看,眼底大喜,“小姐……我苦命的小姐哟,你终于醒了……”

静娘扑到床前,“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了,静娘还以为小姐活不成了!”

许是真的以为沈清曦就要死了,静娘一把抱住沈清曦,哭的声嘶力竭。

听着静娘的哭声,沈清曦心底也生出一股子悲怆来,她的确死了,死在了皇宫的地牢里,沈清曦闭上眸子,眼角到底还是湿了,她一口气将前世所有的屈辱委屈不甘都发了出来,眼泪无声无息的沾湿了枕头,而很快,沈清曦的眸子重新睁了开。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