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爽?好舒服?快?想要 又大又粗又长我受不了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沈清曦又做了那个噩梦!

“皇后沈清曦,毒杀妃嫔,残害皇子,淫乱后宫!现废皇后之位,打入地牢永不得出!今怀胎八月,祸不及婴儿,开膛剖腹,取她腹中之子,交与柔贵妃抚养,钦此——”

痛!钻心蚀骨的痛!

他的夫君,大齐国皇帝楚綦,拿着一把长刀,亲手剖开她的肚腹,生生将还未足月的骨肉从她肚子里拉扯出来!

时隔两年,沈清曦至今仍然清晰记得自己如同被撕裂成两半的痛感,那一场血淋淋的骨肉分离,更是化作一场噩梦,日日夜夜的折磨着她!

她是大齐丞相沈怀信发妻所出嫡女,生而贵胄,姿容无双,母亲更是出身大齐安定候府,尊贵无匹,本该是天之骄女的她,却因母亲早逝姨娘狠毒,后被弃别庄不闻不问,至十二岁得一场大病,由外祖出面方才得回本家。

本以为回了家中方能安乐顺遂,可没想到,继母慈爱庶妹良善只是假象,而所有的噩梦,都是因为她那个天下第一温柔第一良善的妹妹沈清柔!

“曦儿,雍王的生母出身卑贱,为皇上所不喜,将来,他是要被发配凉州苦寒之地为王的,你妹妹身体娇弱,哪里受得了那般苦楚,你是她的姐姐,这一次出嫁,你替她嫁给雍王吧,我们丞相府上下一定念着你的好……”

彼时楚綦是最不受宠的皇子,他看中了妹妹沈清柔,可沈清柔想要的却是入后宫为妃为后,就这样,她带着整个丞相府的“感激”嫁给了楚綦。

十五岁成婚,她费尽所有心血,用了五年时间,将楚綦这个本来毫无希望争夺帝位的人送上了皇位,又用了四年,一心一意做他的皇后,为他拉拢权臣,为他匡制吏策,终于让毫无背景根基的他坐稳了皇位。

可他坐稳了皇位之后呢?

沈清曦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未央宫所有的宫人皆被斩杀,而怀孕八月的她,被押跪在她夫君和她那个好妹妹的面前,楚綦当着满宫的侍卫太监满眸嘲讽!

“沈清曦!你这个贱人!你害的容妃惨死,害的丽妃小产,如今,竟然连你亲妹妹的孩子也要害,你为后多年却无所出,是柔儿替你诞下了朕的皇长子,你竟然如此歹毒——”

“我没害过任何人!我也没害过沈清柔的儿子——”

“啪”的一记耳光落在沈清曦脸上,楚綦的眼底满是冷酷,“琼儿病重,你竟然让太医换了他的救命之药,你这个贱妇!你分明是嫉妒朕要立琼儿为太子,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沈清曦绝望极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成婚九年的夫君竟然会这般待她!

他亲口说过,她的容貌天下无双,她的心性不输男儿,他说过,他从未爱过沈清柔,当初最先选择沈清柔不过是为了相府支持,她信了他的痴情,她回他呕心沥血的辅佐!

可到头来,她只是个笑话!

沈清曦冷笑连连,“我要眼睁睁看着他死?!那他现在死了吗?我若换药,又岂会留下把柄让你知晓?!你说我为后多年无所出,可你是否忘了,若非建隆二十一年我替你挡剑掉落寒湖,又怎会落下宫寒之病?!你当时说,说绝不会辜负我,说会给我世上最尊贵的位置,给我最无双的宠爱和尊荣,我信了你,可你呢?”

楚綦听着沈清曦之语眼底却无半分波澜,他嫌恶而冷漠的看着沈清曦,“朕封你为后,便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你还奢求朕的宠爱?!你这种狠毒卑贱之人,怎么配?!”

“我狠毒卑贱?我不配?!”沈清曦怒极反笑,“我与你九年夫妻!从大婚之日起,我日日为你筹谋,建隆二十一年,为拉拢左将军支持,我献出身边情同姐妹的两个侍婢,建隆二十二年,明知道晋王夜宴是一场围杀,我却替你赴约,那一夜我身中三剑右手被废,建隆二十三年,你染了时疫,连你的乳娘都不敢近你身,是我一个人不放弃你用一手医术救了你,建隆二十四年,你中了禹王下的毒,是我用自己的心头血入药为你解毒!”

沈清曦语声含泪,字字泣血,“我和你九年夫妻啊!九年的夫妻恩情,不及一个沈清柔的挑拨陷害,楚綦,你得良心被狗吃了!你答应我的一句也没有做到,楚綦!我信错了你!”

“贱人!”楚綦一脚踹在沈清曦胸口,一双眸子满是戾气,“到了此时,你竟然还在污蔑柔儿!柔儿是天底下最良善纯洁的女子,她对我一腔深情,却因为顾念你迟迟不肯成为我的妻子,为后以来,你谋害了多少人的性命!若非柔儿为你求情!朕早就将你处死!便是你和秦王的奸情,也是柔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朕才隐而不发!你有柔儿这样的妹妹是你的造化,可你竟然还要害她的孩子!”

说着,楚綦蹲下,狠狠捏住沈清曦的脸,“你以为朕对你有多爱重?!你不过是柔儿的替代品,要不是看你能为朕谋夺皇位,你以为朕会忍受你至今?!”

话音落定,楚綦目光下移,一眼看到了沈清曦隆起的肚子,“你造了这么多孽障,又有什么资格养育孩儿?!来人,拿刀来——”

侍卫递上长刀,楚綦接在手中,抬手便朝沈清曦刺来!

“你这样的毒妇,不配养育孩儿,亦不配悬壶济世,朕要取出孩子,斩断你的双臂,让你在地牢里一辈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楚綦狠毒的话在沈清曦耳边回绕,她喘着粗气将自己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地牢,她唇角绽出一丝痛苦到快要疯魔的冷笑。

两年了,她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两年了。

她枯瘦如柴,垂在身侧的袖筒空荡荡的,像一具死尸一般的缩靠在墙角,偶尔,还有几只老鼠从她膝头一窜而过。

她面上皆是污垢,离得极近方才能看清她满脸的刀痕,和右眼处拳头大小的疤。

她毁了脸,还瞎了一只眼,此刻的她人鬼难辨,可谁能想到,就在两年之前,她还是这大齐的皇后,是这天下最为尊贵的女人?!

沈清曦独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喉头发出低低的嘶吼。

就在这时,几道极快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太监执灯快步走到牢门口将门打开,“皇后娘娘,请——”

眼皮一抬,沈清曦看向走入牢中之人。

来人着一袭雪色宫装,妆容精致,衣袂翩飞,进门看到沈清曦,女子忍不住的露出甜美的笑意,“姐姐,妹妹来看你了——”

沈清曦喉咙里发出嗤嗤的响,怒意到了极致。

来人正是沈清柔!

沈清柔,这个丞相府中最温柔懂事的庶妹,这个从前日日唤她姐姐,羞怯良善好事做尽的柔弱小可怜,如今,以一副得胜者的骄傲嘴脸站在她眼前。

沈清曦动了动唇,“你来做什么?”

她的嗓子被沈清柔毒哑,此刻不过二十六岁的年纪,说起话来如同七老八十的老妪,在这阴森森的地牢里,格外有诡谲凄厉之感。

沈清柔笑意越发婉转动听了,“我为何不来?啊,你竟然还能开口说话,看来这几年我还是太对你顾念姐妹之情了。”

“你顾念姐妹之情?!”沈清曦怒笑一声!

“你本只是个庶女,你母亲只是个妾室被扶正的继室,可我何时不尊与她?何时不照顾与你?!我拿你当做至亲,便是你勾.引我的夫君我也不记恨与你,是我!是我让他准许你入宫为妃!可是后来呢!你忘恩负义!居然如此恩将仇报与我!”

沈清柔笑意一变,眼底生出一抹愤恨,“你对我好?!你是丞相府的嫡长女,一个‘长’字,便永远压了我一头!你生的貌美又如何,陛下最开始爱的便是我,一直以来爱的也是我,你蠢不自知,还以为陛下待你是真心?!你活该有今日!你给我看清楚!现在我才是大齐的皇后,而你,只是一只随时都能被我踩死的臭虫!知道我为何留你一只眼睛吗?因为我得让你看看我做这大齐国皇后的样子——”

沈清柔仔细的欣赏自己在沈清曦脸上的刀疤,“啧啧,真该让外面那些人看看,曾经的大齐第一美人,如今竟然变成了这般丑陋的样子,不人不鬼,失了双臂,瞎了眼睛……”

沈清曦冷笑连连,“你以为你害了我,就能高枕无忧了?楚綦能背弃我,又何尝不会背弃你,你捡到了世上最狼心狗肺的男人,却还当捡到了个宝贝!”

沈清曦一只独眼,一错不错的盯着沈清柔,分明她只剩下了一只眼睛,可那眼底的狠厉寒芒,竟然让沈清柔心底一慌,沈清柔眉头一挑,她一拍手,“姐姐,你在地牢两年,有没有想念钰哥儿啊——”

这一问,沈清曦眼底骤然生出一片惊涛骇浪。

钰哥儿,她的钰哥儿,即便是被开膛剖腹,可只要能保住她的孩子,她又有何不愿?

这两年来,她想着钰哥儿不必受她这样的苦,心中只觉宽怀。

“他已经两岁了,长的白白嫩嫩的,虽然有个下贱狠毒的母亲,可是因为我这个母后的疼爱,他这两年来还是活的好好地——”

说着沈清柔回身,“把二皇子带进来。”

话音一落,太监抱着一个两岁的小娃娃进了牢房。

一瞬间,沈清曦眼底立时蹦出一瞬光芒,钰哥儿!她的钰哥儿!

她从未想过,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钰哥儿……

沈清柔接过孩子,笑着,手指在小娃娃的脸颊上滑过,“真是可爱啊,特别是这一双眼睛,真是好看极了,才两岁就聪明的紧,竟然能念诗了,朝中几位老臣知道了,竟然提议让他做太子,这群蠢货,他这样的孩子,怎能做太子呢?!”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